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二章 夺舍

第七十二章 夺舍

  看着已经认定了我这身体属于他的喇嘛,我的心有点慌了。当下向着吴老二那边靠了靠,说道:“二爷,你就这么干看着吗?要是我妈还活着,她能看着自己儿子的身体便宜别人?”
  
  “你娘生的是你身子,可不是魂魄。”吴老二两只手掖在了袖子里,看了喇嘛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不是就要沈炼的皮囊吗?拿走……又不是我吴老二的身体。再说了,你也知道我的大限快到了,你拿去也没用。”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故意和我拉开了距离。也不理会我冲他翻白眼,老东西再次说道:“那就这样吧,人给你留下了。身子别弄坏了,每年清明和中元让他去一趟沈家堡。我带他去给他娘上个坟,沈炼‘人’在,其他的都好说。就这么定下了,你忙吧,我们三个就不跟着添乱了。喇嘛你把咒解了,我现在就走……”
  
  “还是再等一下,等到我女人夺舍换了皮囊之后,你们再走也不迟。”喇嘛看了一眼吴老二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恐怕也走不成了,她夺舍之后我马上就要圆寂了。到时候吴道义你还要接我的班,留在这里做住庙喇嘛——你到了?为什么不进来……”
  
  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喇嘛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也不理会我们几个人,他快步的向着后门的位置走了过去。
  
  看着黄幽涧远去的背影,我冲着吴老二的脸上淬了一口,说道:“吴老二你就缺德吧,现在不是在奉天城里,求着我带你吃香喝辣的那时候了?等着,一会我下去见着我妈,就和她说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几个设的套,就为了夺我这皮囊。”
  
  “傻小子,你现在说这话,真不怕我灭了你口,让你的魂魄形神俱灭?”吴老二说话的时候,冲着我摊开了手掌。就见他的掌心已经是血淋淋的一片,看着里面横七竖八的伤口。对着我继续说道:“十三次……”
  
  不用明说,我也知道吴老二这是暗地里十三次想要破了喇嘛的缚地咒,可惜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我最为依仗的吴道义都不行了,看起来今天我的身体还真要便宜黄幽涧的女人了。
  
  不过天底下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趁着黄幽涧没有注意到这里,我暗中将赵连丙的手枪接了过来。一会要是身体真保不住的话,我宁可给自己一颗枪子儿。自我了断也不会便宜那个喇嘛的。
  
  就在这个时候,喇嘛搀扶着一个清瘦的女人走了过来。这女人瘦的脱了相,看着眉目鼻眼应该是个极为漂亮的,只是不知道得病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现在瘦的没了人样。
  
  黄幽涧搀扶着女人走了过来之后,没有要给我们相互介绍的意思。只是指着我说道:“就是他了,可怜你以后就要用男人的身子继续活下去了。男人的身体总比化为乌有要强,习惯就好了。”
  
  女人好像之前已经认识吴老二了,冲着他点头示意之后,有些羞涩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冲着我摆了个老礼。万福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占了您的皮囊。幽涧答应我了,他会好好安置你的魂魄。说不定您的来世,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到那个时候再叩谢您的大恩……”
  
  “不客气,谢你男人吧。我惹不起他,不过总可以带着这身子走……”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掏出了手枪,枪口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看着面前这一对男女,手指头搭在扳机上,对着有些错愕的女人继续说道:“看起来你要受累再找个皮囊了,我用这身子二十年了,实在不舍得别人……”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手里面突然发空。刚才还紧握的手枪竟然消失,随后出现在了喇嘛的手里。他将枪口顶在了我的脑门上,说道:“我说过的,现在你们的性命都在我的手里。我没有发话之前,你想死都死不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喇嘛竟然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枪响,我已经感觉到了枪口炙热的温度。不过到这里便已经结束了,虽然被吓了一跳,不过反应过来之后,我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一一并没有在这里开了个洞。
  
  这时,喇嘛冲着我摊开了另外一只手掌,在掌心当中是一枚小小的子弹头。将弹头塞在了我的手里之后,喇嘛说道:“只要你还在咒里,生死都不是自己能掌握的。”
  
  见到想死都死不成,我的心沉到了谷底。
  
  不过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对着喇嘛说道:“你也是想她长命百岁嘛,干脆把你女人也拖进什么缚地咒里面。在这里你就是活神仙,总有办法保着他的。这样的话,你也不用担心她要换男人的身体了。两口子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
  
  “我要圆寂了,这个不是在说笑。”喇嘛看了一眼自己的女人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为了维持她的身体,猫用我的身体做作引,定住了他的性命。原本我还可以多活几年的,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
  
  仗着自己缚地咒,喇嘛对我也没有什么防备之心。加上心里认定了我的皮囊马上就是女人的,心里多少有些愧意,对我问的话都是尽量回答。连这么机密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喇嘛又看了一眼吴老二,继续说道:“吴道义你不用试探了,加上刚才的五次,你试了十八次想要破了我的缚地咒。不用多想了,这个咒就连吕万年也出不去。唯一能破咒的猫赶不及回来。你死了心吧。”
  
  吴老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满是鲜血的手,随后对着黄幽涧说道:“喇嘛,猫的大烟瘾就是你给它挑起来的,对吧?说吧,现在我们几个人都在你手里,你不用顾及什么。”
  
  喇嘛犹豫了一下之后,在女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看着女人点了点头之后,他这才继续对着吴道义说道:“人这一辈子,总要有点嗜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