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章 缚地咒

第七十章 缚地咒

  刚才罗四维介绍自己寡妇嫂子的时候,吴老二瞬间的反应已经让我们几个感觉到不对劲了。后来背着他从佛堂里面冲出来的时候,吴道义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喇嘛搞鬼,一会把他扔秘境里。外面没有人引的话他岀不来……”
  
  自从在禅房里被黄幽涧折腾了一下之后,我心里一直对这个喇嘛没什么好感。心里一直有种感觉,黄幽涧原本就是想要咒杀我的,后来因为某种原因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就算那个什么乾卦二十四像也有可能是假的,这孙子连雷电都能引的改变方向,糊弄我们用子弹头摆个卦象简直就是玩闹一样。只是我不了解这个人,不明白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原本想着找机会和吴老二聊聊,可惜没等我开口,喇嘛已经跟了过来。后来吴道义成了‘傻子’,这话更不知道找谁去说了。
  
  直到吴道义在我耳边开口之后,我才明白过来这老东西早已经清醒了过来(或者压根就没糊涂)。当下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跑到了秘境入口之后,趁着黄幽涧开锁的时候,向罗四维和赵连丙使了眼色,他们俩都是聪明人,不需要开口已经明白了我的意图。
  
  当下一起合力将喇嘛关进了秘境当中……看着还在揉脸的吴老二,我开口说道:“那也是二爷你演的太逼真了,和我们沈家堡的沈二傻子一模一样。要不是老四提到寡妇的时候,眼神出卖了你。我还以为你真把什么狗屁乾卦引到自己身上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老人家是真着道了,自己提前醒过来。还是压根就没事儿? ”
  
  听了我的话,吴老二古怪的笑了一下,说道:“看见了喇嘛的时候,我就明白了猫和狐狸是被他拘起来了。黄幽涧守在猫身边这么多年,知道一点它身上的破绽也没什么。趁着猫大烟瘾犯了,凭着喇嘛的手段,突然动手制住了它和那几只狐狸也不是做不到。”
  
  “二爷,那他是图什么许的?花了这么大的心思,一旦有个失手的话,连性命都没有了。”
  
  罗四维听了半晌之后,忍不住开口继续说道:“之前是二爷您说的,还是那只狐狸说的来着?
  
  这个喇嘛也是求到了狐狸,不得已这才来这里住庙的。”
  
  “黄幽涧原本就不是喇嘛,是道士……”吴老二检查了一下红禅房的门锁,确定了没人能从里面走出来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说起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和你们慢慢说。先找那只猫和狐狸,喇嘛的事情得它自己处理才行。这事儿还要赶在吕万年来之前……”
  
  “等等,二爷你说我师父要来?”听了吴老二的话,我吓了一跳。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继续说道:“这是你们订好的吗?那你之前抓到老蔫巴干嘛还要放他走?留着给我师父发落不就完了吗? ”
  
  “凭什么我要给你师父出力?”吴老二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狐狸当初替猫带话,说的就是要我和吕万年回去接喇嘛庙这一摊子。狐狸对猫什么样子你们也看到了,不可能只找我一个回来。应该是它提前联络到了吕万年,只是赵年不在你师父的身边,不知道还有这件事。要不然的话,就是借赵年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冒充威廉跟着我们。吕万年的家法大,这事够要命的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道义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明白喇嘛想要干什么了……他想要用我们的性命和吕万年做交易,黄幽涧也知道那个老东西要来。他想要我们这一支长生不老的法门……”
  
  “那也不对啊,这个还用等我师父?这不是有二爷你吗?他真不把你当干粮?”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吴老二,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咱们这一支的法门不是血统吗?他又不是咱们这一支的人。就算知道了法门也没用……”
  
  “黄幽涧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他的女人。
  
  ”吴道义说到这里的时候,轻声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他不是我们这一支,他的女人是……论起来都是你我的远方亲戚,很远很远的那一种……”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错愕了一下。他猛地闭上了嘴巴,快速的原地转了一圈,随后伸长了脖子,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你在找我吗?”吴老二四下张望的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应该还被关在禅房秘境当中的喇嘛声音。这声音响起来的同时,我们几个人的面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竟然瞬间‘回’到了佛堂当中。
  
  我们几个人围坐在正在咕嘟咕嘟冒泡的大锅旁边。锅里面还是那些山珍海味。喇嘛黄幽涧抱着个大酒坛子走了过来,坐在了我的面前,伸手从锅里面捞出来一块火腿。咬了一口之后,对着极度惊恐的我们几个人,说道:“是不是想不明白?我明明被你们关在秘境当中了,怎么出来的……”
  
  “咒杀……这是你的缚地咒,喇嘛你辛苦了,既做鹤蚌又做渔翁的。”吴老二苦笑了一声之后,转头对着还没想明白的我和罗四维三个人继续说道:“刚才他跟着我们进来的时候,我们几个已经都着了他的道。可笑你们刚才还笑话人家,怎么样,被人家笑话了吧?我就说被猫选中做了住庙喇嘛的人,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被制住了。”
  
  “到底是吴道义,别人都想的是诅咒之杀。
  
  只有你能看明白是缚地咒,了不起。”喇嘛说话的时候,再次坐到了之前的位置。伸手在锅里面捞出来一块海参,在嘴里吃了起来。边吃边对着我说道:“现在明白了?在这里也好,在刚才的禅房里也好。你们只要进了局,生死便都被我按在手心里。吴道义,你也一样,,生死暂时寄存在我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