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七章 代替

第六十七章 代替

  吴老二身子一侧歪,连着我也跟着差一点摔倒在地。我们俩虽然只是贴着手腕,不过好像有一只看不到的绳子将我和吴老二的手捆在了一起。要不是罗四维手急眼快的扶住了我,这时我恐怕已经和吴道义对面跪着了。
  
  “二爷,你这是怎么个意思?血都流我身上了,自己不够使了?”我的位置使不上劲,看着赵连丙将吴道义搀扶起来之后,我继续说道:“差不多就行了,我也不用长生不老。能熬过什么乾卦二十四就——二爷,你没事吧?看看我……”
  
  说话的时候,我看到被扶起来的吴老二眼神有些发散。嘴巴微张,口水顺着嘴角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看他的样子,和沈家堡发烧烧坏脑子的沈二狗有一拼。刚才他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变成了这样?现在吴老二是我们几个人的靠山,他出事的话那还了得……当下,懂一点中医的罗四维扒开了吴道义的眼皮。我趁机看过去,就见吴老二的眼珠开始往上翻,身子止不住的向下出溜。罗老四看不出来吴道义这是怎么了,只能不停的在他耳边呼唤:“二爷,您能听见我说的话吗……您能认出来我是谁——尿我鞋上了……”
  
  罗四维抱着吴老二说话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脚面湿了。低头一看,吴道义竟然尿了裤子。尿液顺着他的袍子,滴滴答答落在了自己的鞋上。
  
  “把吴道义放地上,让他平躺着……”这时候,喇嘛黄幽涧走了过来,看着罗四维和赵连丙将吴老二放在了地上之后,蹲在地上号了号他的脉。随后看着手腕还和吴老二连在一起的我,说道:“吴道义最近受过伤?”
  
  “没有……”我回忆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最紧半个月指定没受过伤,他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他的脉相上面能看出来最近受了伤,你不知道而已……”说话的时候,喇嘛从自己的怀里掏出来一枚丹药。用旁边的高汤将药丸化开,随后亲手将药汁灌进了吴道义的嘴里。在最后一口药汁灌进去的同时,原本紧紧粘着我手腕的那只手终于撒开,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我现在还没当这个喇嘛是好人,看到他灌药汁进了吴老二的肚子,急忙问道:“你给他喝的什么?”
  
  “这是给他补血亏的藏药,原本是给女人吃的,便宜他了……”喇嘛也不生气,看着药汁都灌进了吴老二的肚子之后,继续说道:“他刚才用自己的鲜血给你冲血脉,对你们俩都是一件十分凶险的事情。吴道义之前受过重伤,血脉支持不下来。他自己一直强撑,才有了这个结果……”
  
  这几个月以来,吴老二一直都跟着我,除了在倒九仙当中被毒蛇咬过之外,其他再没有受过伤害。不过这喇嘛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尤其是那一碗药汁下肚之后,吴老二的脸色的确缓和了一些,由不得我不信这个喇嘛的话。
  
  “他都这样了,何苦还要给我冲什么血脉……”我叹了 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有脸去见我师父吕万年。”
  
  “他在把你身上的卦象,引到自己身上了。
  
  ”喇嘛看了还是昏迷不醒的吴老二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刚才我就应该想到的,长生不老之法哪有那么简单。随随便便换个血,就能变成那样的身体……你根本不是想要冲这孩子的血脉,他想要换了你的血,替你生受这乾卦二十四像。”
  
  “你说吴二爷是为了救我?”这个让我有些接受不了,自从认识这个老家伙以来。他都是不怎么着调,除了寡妇就认识金子。之前也有几次救我,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他宁可把那乾卦二十四引到自己身上生受,也要救我的性命。
  
  “我也想不到吴道义会这么做……”喇嘛看了一眼还昏迷不行的吴老二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如果是他的话,兴许还真能扛过乾卦二十四像去。他和吕万年的身体,就是那只猫也连连夸奖个不停。”
  
  听到吴老二舍身救我,我的心里面发苦,当下也没心思去接喇嘛的话。这时罗四维看到我的状态不对,当下开口岔开了这个话题:“大喇嘛,我听说黄教的僧人不戒荤酒,不过还是戒女色的。那么你这给女人吃的药丸是从哪里来的?怎么现在喇嘛还可以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岀家的吗?”
  
  “这个的确是给我女人用的……”喇嘛一点避讳的意思都没有,直截了当的继续说道:“当初也是因为她,我才会待在这里做喇嘛的。一个多月之前她油尽灯枯先走了一步,既然她不在了,那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这才和猫商量要圆寂,让它去找下一位住庙喇嘛。或许是狐狸没有说清楚,你们都以为我已经圆寂了——是吧?”
  
  听了黄幽涧的话,我这才明白了过来是怎么回事。之前也听狐狸和吴老二说过几句喇嘛的事情,看起来这喇嘛也是个情种。
  
  这时候,吴老二的嘴巴长长的出了口气。
  
  随后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有些迷惘的看着面前这几个人。
  
  看着吴道义醒了过来,我们几个人急忙围了过去。不过他好像认不岀人一样,看了我们一眼之后,便将目光对准了天棚,痴痴呆呆的看着那里。嘴里一张一合却没有发出声音来,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好像痴呆了一样的吴老二,伸手在自己的长袍上面撕下来一块布,开始一点一点的将布料撕扯成小片,随后扔到了地上。
  
  “有点起色了……”喇嘛看着吴老二的样子,说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我说道:“起码来说他成了,乾卦二十四像转到吴道义身上了。托你的福,我也解脱了……”
  
  喇嘛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被吴道义撕成碎片的布条。这一片片落在了地上,形成的图案真是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