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六章 三个时辰

第六十六章 三个时辰

  “坐那,老四你看着火,别一会再把这一锅的好东西糟蹋了。”吴老二叫住了罗四维,看了—眼旁边给自己盛了一碗热汤,正在吸溜吸溜喝汤的喇嘛之后,继续说道:“我这长生不老的法门不背人,有本事的话学会了更好……”
  
  罗四维没有想到吴老二传授长生不老的法门竟然不背人,当下他有些吃惊的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坐在了我的对面。小心翼翼的看着吴道义,陪着笑脸说道:“那我就厚脸皮了,不过二爷您放心,我罗四维的嘴巴最紧。今天的事情根本不过脑子,晚上差不多就忘光了。”
  
  “我说过的,有本事你就把我这一门的本事学去,我说的是真心话。”吴老二说完这句话之后,转头对着我说道:“轮到我们了,原本我打算过几年,等着你娶妻生子之后,再把这个教授给你。现在看起来是来不及了……”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用手指甲划破了他自己的手腕。这一下看着力道不浅,不过却只是露出来一道皮肉外翻的伤口,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出来。划破了自己的手腕之后,他抓过了我的左手,随后说道:“忍着一下,这个有点疼,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说话的同时,吴老二如法炮制抓过了我的手腕,用另外一只手的指甲,划破了我手腕上的血管。和他不一样,鲜血瞬间便从我的伤口处流淌了出来。吴道义见状,急忙用他受伤的手腕贴在了我手腕的伤口处。
  
  手腕被割破的一瞬间,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不过就在两个手腕贴在一起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痛从手腕的伤口处传了过来。好像整个手臂断掉了一样,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条件反射想要从吴老二手腕上抽离出去的时候,才发现两只手的手臂好像顺着伤口的位置长在了一起似的。我使了吃奶的气力,都无法将自己的手臂抽离回来。
  
  “我说的没错吧?有点疼,不过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吴老二没事人一样的看着我,不过我还是能够看到他那只和我粘在一起的手臂,肌肉已经没有规律的抽搐起来。看起来吴道义遭受的疼痛,并不比我要轻多少。
  
  “不怎么疼……你说的对……咬咬牙就挺过去了……”我‘咬着牙’回了一句,虽然看不到,不过还是可以感觉到脑门上的冷汗珠已经一串一串的滑落了下来。倒吸了口凉气之后,我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这个什么时候算完?
  
  后面还要我干什么……”
  
  “你咬牙切齿的样子,和我当年一模一样。
  
  ”吴老二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当年是吕万年给我开的蒙,用他的血唤醒了我血脉当中的灵根……我们这一支修炼长生不老讲究的是血脉传承,依靠前辈的血唤醒血脉。然后再开始修炼下去,直到长生不老为止。其中第一步唤醒血脉最重要,如果你我不是同一血脉的,就算资质再好也是没用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顿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将汤碗放下的喇嘛,和瞪大了眼睛听话的罗四维。以及手脚不知道放在哪里的赵连丙,这才继续说道:“知道为什么吕万年那么重视你吗?因为按着他的计算,你的血脉是我们这些人当中,最接近长生不老的人……”
  
  “吴二爷,您老等一下……”没等我说话,实在忍不住的罗四维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他有些失望的继续说道:“您话里的意思,您这一门长生不老的法门,也只有我哥们儿沈炼才能修炼。别人就算有通天的资质也修炼不了,是这个意思吧? ”
  
  “你这么说也对,总之,当初彭祖一门修炼长生不老的七家,只剩下我们这一支还是祖庭的血脉,其他的六家早就大换血了。他们就算掌握了这个法门,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吴老二看了满脸都写着失望二字的罗四维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让你们进来观看,如果老四你可以融会变通,变成你自己长生不老的法门,我也是求之不得。”
  
  “那我还偷看个什么劲?二爷您也别惊慌。
  
  哥们儿我想学的话,估计得下辈子了……”罗四维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吴老二继续说道:“不过现在来得及吗?乾卦二十四像。您这先开始修炼长生不老,我哥们儿熬的过去吗?”
  
  吴老二古怪的笑了一下,说道:“只要沈炼的血脉觉醒了,那命格便已经超脱了天下卦象。就是这乾卦二十四像也奈何他不得……”
  
  吴老二说话的时候,我的手臂已经失去了直觉。整个手臂都肿了起来开始发青发紫,看上去就好像是被毒蛇咬中了一样。虽然整条手臂都失去了知觉,不过疼痛的感觉却顺着手臂,蔓延到了全身。
  
  此时疼的我脑中一片空白,看着吴道义和罗四维说个没完,我忍不住开口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差不多了吧?你不是说要唤醒我的血脉吗……现在是不……差不多了?要是差不多……劳驾您说一声,我尿急还等着赶紧上茅房……”
  
  “别急嘛,当时你师父给我觉醒血脉的时候,我是熬了三个时辰才算熬过去的。”吴老二说话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脸色也有些苍白。虽然头上没有见汗,不过呼吸明显的有些急促了起来。
  
  “三个时辰,六个小时……”我默默的念了一下这几个字,此时半个身子都没有了知觉。还有直觉的部位也好不了多少,疼的我浑身上下都开始抽搐了起来。顺着七窍不停有鲜血流淌了出来。
  
  “六个小时,不长不短。”吴老二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佛堂外面的天空。大约估算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六个小时和你以后的日子比起来,不算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的脚一软,竟然跪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