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五章 唯一的办法

第六十五章 唯一的办法

  “老四你就瞎白活吧,当年我跟着吕万年的时候也学过问卦。哪有什么乾坤卦?”我有些心虚的看了罗四维一眼之后,指着地面上的一堆子弹头继续说道:“一般问卦都是用方孔铜钱,能卜三钱的入门,卜六钱有小成,卜九钱那就是一代宗师了。先不说地上的是弹头不是铜钱了,你数数地上的只九个吗?一、二、三……这都十二个弹头了,哪有卜十二钱的卦?还乾卦二十四像……”
  
  说话的时候,我心里也在颤。刚刚吴老二也是亲口说出来乾卦二十四像的,不过他嘴里从来就没有过实话,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或许是在门口听到了我和喇嘛的对话,顺着黄幽涧话头说的……原本还指望着能从吴老二嘴里打听出来什么,可是这老东西看到了地上一堆子弹头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脸色变得发苦,他没理会我和罗四维的对话,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黄幽涧说道:“这是寺庙,你是喇嘛用道家的卜卦之法占卜,当然不能算数。自己吓唬自己……沈炼,走了,这破地方不待了,什么猫、狐狸的也不见了。”
  
  “吴道义,我是道士还是喇嘛,你最清楚了。”喇嘛看了吴老二一眼之后,走到了我刚刚打破酒坛的位置。看了一眼破碎的酒坛,随后将我动过的碎片返回到原本的位置,这才对着吴道义继续说道:“这是你小朋友自己打破的,已经复位了……我什么都不说,你自己看吧。”
  
  吴老二走过来,低头盯着一地的酒坛子看了半晌。随后抬头指着一地的碎喳子对着我说道:“这是你打碎的?亲手打碎的?”
  
  我也听出来吴老二的话音有些发颤,顿时我也跟着紧张的起来。对着吴道义说道:“是,这喇嘛吓了我一跳,失手把酒坛子打碎的。二爷,一个酒坛子几个子弹头能出什么大事……”
  
  “出不了什么大事,有我。”吴老二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黄幽涧说道:“喇嘛,商量个事——反正你也差不多该圆寂了。你是有道的高僧,他们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反正这卦象也带上你了,你再辛苦一点,那啥,你自己担得了。明年周年的时候,我和这孩子给你建个庙。咱们也学学那只猫,如来佛祖就用你的脸。就叫黄喇嘛庙……”
  
  “吴道义你闭嘴,不要亵渎我佛。”黄幽涧闭着眼摇了摇头之后,睁眼对着吴老二继续说道:“我哪有那个本事,如果和小朋友一起陷在卦象里面的是猫。它的神通或许能做到,我不行。”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幽涧的声音低沉了几分,继续说道:“先找到那只猫,除了它之外谁也救不了你们家这小朋友。吴道义,卦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显出来。真到了显卦之时什么都晚了。”
  
  “那你还不赶紧把猫叫出来?”吴老二表情古怪的看着喇嘛,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和猫的事情,我姓吴的管不着。不过要是这小子有个一差二错的,我加上吕万年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伸腿将地面上的碎酒坛喳子踢乱。随后转头又走到了一地子弹头的位置,又将它们踢乱。随后对着黄幽涧说道:“什么乾卦二十四像,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沈炼,走、我们回去吃佛跳墙去……”
  
  随后,他不由分说的抓住了我的胳膊,拉着我一起向着前院佛堂的方向走去。我有些心虚的对他说道:“二爷,吃最后一顿好的?要不再和喇嘛商量商量?兴许我还有救……”
  
  “只要我在,你小子且活呢。”吴老二看也不看喇嘛,拉着我的胳膊一直走到了佛堂里。
  
  这时候,一大锅的山珍海味已经煮好。老东西拉着我坐下之后,亲自盛了一碗汤,递过来说道:“别想那么多,把这碗汤喝了。里面的干海物一时半会煮不烂,先喝碗稀的暖和暖和,—会再捞点干的。”
  
  “二爷,你怎么能看出来我心那么大的?”
  
  我没接吴老二递过来的热汤,对着他继续说道:“那边说我中了什么乾卦二十四像,这边还有心思又吃又喝的。你现在给我整个满汉全席,我也没胃口—一咱们唠点干的,我真活不了多久吗?”
  
  “活不了多久的是我……”没等吴老二回答,喇嘛黄幽涧抱着个大酒坛子走了过来。他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对面,用大勺子捞了几块没有煮透的海味。随后继续对着我说道:“我刚刚想到的,吴道义有办法救你。乾卦二十四像应不到你的身上,小朋友,你的运气真是好。”
  
  说话的时候,喇嘛拍碎了酒坛上面的泥封,将里面的黄酒对着大锅倒了半坛。被柴火烧热之后,满佛堂都是混合着酒香的香气。如果不是有堵心的事情,我或许真会盛一碗来尝尝咸淡。
  
  “当年我没进来做喇嘛的时候,是吃过佛跳墙的。原本就是用黄酒炖煮出来的美味,这下子有七八分的相似了。”喇嘛探头闻了闻香气之后,看着我继续说道:“原本乾卦二十四像是十六无解之卦的首位,不过那是对别人,一般人可没有你这么好的运气。对你们就不好说了。老吴,你会在乎一个就要圆寂的喇嘛吗?”
  
  “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把嘴闭上就行……”
  
  吴老二说话的时候,眼睛还是盯着我的。顿了一下之后,对着我继续说道:“沈炼,现在或许有点早了。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顾不上许多了。现在要教授你我们这一支长生不老的法门。只要按着我话做,保管你能挨过这一劫……”
  
  那边罗四维和赵连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罗四维早就知道吴老二的底细。
  
  不过现在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倍感意外。不过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对着吴道义说了一句:“二爷,我罗四维懂规矩。我哥们儿就麻烦你了,老赵,陪我外面抽根烟去,喇嘛,你也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