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三章 咒

第六十三章 咒

  这个喇嘛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床榻上面还是空着的,怎么搬个酒坛子的功夫,出现了一个人。我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如果不是眼角余光扫到,恐怕我抱着酒坛子走出去,也不会发现这个喇嘛的……突然之间的惊慌,我一个没拿稳,抱在怀里的酒坛子直接掉在了地上。酒坛被摔的粉碎,里面琥珀一样的酒浆流淌的到处都是。
  
  “真是可惜了,你砸了的这坛是雍正二年的女儿红。”喇嘛冲着我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转过年就两百年了,这样的酒喝一口少一口。
  
  你竟然还把它砸了……”
  
  这喇嘛看着也就三十来岁的年纪,下巴下面有点短髯,身上穿着喇嘛的僧袍,不过脸型和肤色却是标准的汉人相貌。虽然看着他似乎没有什么恶意,不过自打看见喇嘛第一眼的时候,我的心便开始狂跳起来。
  
  看着我不做声,喇嘛继续说道:“算了,砸了就砸了吧。就当这坛酒已经喝了,你再去拿左边数第三坛。那是乾隆二十三年的加饭,年头虽然差点,可是口感没有一点……”
  
  “你是黄幽涧,有人说你已经死了……”没等喇嘛说完,我的脑海当中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名。当初是在狐狸嘴里听到这个人名的,就是以为说他已经死了,才要吕万年、吴老二其中一人来接替这里喇嘛的位置。如果他真是黄幽涧的话,应该已经死了的啊……“是,我是黄幽涧。”喇嘛冲着我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当中有些误会,我要过一阵子才能圆寂。恐怕你们要再等几天,我圆寂之后,恐怕要从你们几人当中挑选一人,代替我做这里的住庙喇嘛。”
  
  原本我还以为他要狡辩一番的,想不到这喇嘛直接承认了。当下我反而被动了,沉默了片刻之后,我对着他继续说道:“那外面那些当兵的,都是死在你手里的?”
  
  “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这里的地图,上来之后就要闯进来。我受人所托看守这里,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进来亵渎佛祖吧?索性便送这些人去了西方极乐世界。他们这一世做了兵卒,早晚也要死在战场上。倒不如现在轮回转世,说不定来世还能有个好前程。”喇嘛说的轻描淡写,好像他杀的不是人,只是十几只牛羊而已。
  
  “你这话怎么刚才不对着我们吴二爷说?
  
  现在突然出来吓唬我,是什么用意?”我说话的时候,手里面伸进了衣服里,抓到了手枪枪柄之后,胆气也壮了许多,对着喇嘛继续说道:“既然你已经现身了,那正好去前面和吴老二说几句。吴老二——吴道义,你们俩应该是老相识了……”
  
  我说到吴老二的时候,喇嘛脸上一脸的迷惘。直到听见了吴道义的大号之后,这才笑了一下,点头说道:“吴道义师兄啊,老相识了。
  
  刚才我去庙外办事,没有遇到他。想不到吴师兄带你们来的。他是来接替我的吧?这样也好,再过几日,我走的时候也安心,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听了他的话,我点了点头,说道:“他就在前面的大殿,我带你过去。这些日子吴老二爷在叨咕你,说你们老哥俩多少年没见了。说你还有几十年的阳寿,怎么说走就走……”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握着手枪的手已经扣动了扳机:“啪!”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喇嘛的胸膛上,我和他的距离太近,子弹直接打穿了喇嘛的胸膛,当即他直接倒在了血泊当中。
  
  见到一枪得手之后,我将手枪掏了出来,对着倒地的喇嘛连连扣动扳机,将弹匣里面的子弹都打在了他的身上。这一年多见到子弹打不死的人太多,我可不敢想象一颗子弹就能了断这个喇嘛。只希望这几枪能暂时阻挡一下他,瞬间让吴老二他们听到枪声,赶紧赶过来。
  
  一梭子子弹打完,我一边后退,一边更换弹夹。弹匣换好的同时,人已经退到了门口。
  
  就在我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门外响起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沈炼!你打的枪吗?没事吧……”
  
  是吴老二的声音,当下我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回过身子,果然看到吴老二站在门口,有些紧张的看着我,继续说道:“你遇到什么了?人没事吧。”
  
  “是黄幽涧,他没死……”我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你进去看看吧,里面趴着你的老相好。他刚才说漏了嘴,说出庙办事了。我记得你说过,做了住庙喇嘛的话,就不能离开……”
  
  说话的时候,我回头指向喇嘛倒地的位置。这时候才发现,原本倒在这里的黄幽涧已经不见了踪影。就连那一地的鲜血都跟着一起消失,如果不是看到了地面上还留着几颗子弹壳,我自己都会以为刚才出现了幻觉。
  
  “二爷,喇嘛跑……”我回头向着吴老二说话的时候,突然发现身后已经变了个人。吴老二变成了喇嘛黄幽涧,正在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原本是这句话漏了破绽,这个倒是怪我了。原本还想留你一条活命,替我挡挡吴道义的。现在看起来有点风险,还是算了吧……”
  
  虽然心里无比的震惊,不过我还是咬着牙,再次抬起枪口,对着喇嘛的胸口扣动了扳机。飞快的打光了枪里的子弹,也不顾面前的喇嘛是死是活,我将手枪对着他的脸砸了下去。
  
  随后转身向着窗户的位置窜了过去……就在我要顺着窗户跳下去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一阵陶器被摔碎的声音。随后眼前的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已经不在窗口,身体瞬间到了那些酒坛旁边,做出来捧着酒坛,不小心砸在地上砸碎了的动作。脚下是那个之前被我砸碎的酒坛碎片,耳边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来:“真是可惜了,你砸了的这坛是雍正二年的女儿红……是不是脑袋不够用了?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和外面那些当兵的一样,都中了我的咒……”
  
  这句话响起来的同时,我感觉到全身上下的热气开始向着心脏的位置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