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二章 佛跳墙

第六十二章 佛跳墙

  “不是躲着二爷你,就是有什么事情岔开了。”我说话的时候,见到香炉旁边摆放着一把清香。走过去从里面拽出来三根点上,插在了香炉里。随后继续说道:“说不定是狐狸带回来了大烟,那只猫正在过瘾……”
  
  吴老二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带着我们几个人围着佛像走了一圈之后,从佛堂的后门走了出去。后面是另外一座佛堂,里面供奉着弥勒佛。进去之后,佛台上面哈哈大笑的还是猫脸的弥勒佛。而且旁边的韦陀神像也变成了狐狸脸,看了一眼就认出来是那只满嘴牙碜话的火狐狸。
  
  一连穿过了三四个佛堂之后,后面终于看见了一排禅房。吴老二直奔最大的禅房,这次他也不大喊大叫了,直接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禅房里面空空如也,这时候吴老二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他坐在了里面巨大的卧榻上,先是低头沉思了片刻,随后抬头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说道:“之前我也只到过这里,如果那只猫还有其他落脚的地方,那我就没有办法找得到了。”
  
  罗四维打了个哈哈,说道:“二爷,要不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不就是一只猫和几只狐狸嘛。哥们儿我就不信了,它们连家都不要了。”
  
  “等着也不是不行,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吴老二从床榻上站了起来,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还有,外面死尸的事情还没搞清楚。那些当兵的死的时间并不长,看样子不像是猫它们干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动了一下。接着吴老二的话头继续说道:“吴二爷,你的意思是杀了庙外那些士兵的人,又掳走了猫和狐狸?它们可都不白给,你说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掳走猫和狐狸?”
  
  “掳走猫?有那个本事的就只有老佛爷了。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冲着房间里面供着的佛像努了努嘴,随后继续说道:“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人能正面干的过猫。就算它的大烟瘾犯了,也不是人能对付的。”
  
  “二爷,现在谁干架还从正面干?”罗四维跟了一句,见到吴老二没有阻拦的意思,当下他继续说道:“现在这世道,干架都是偷摸下绊子,从脑后来一下子的。你说有没有人偷摸在庙里埋伏好了,等着猫和狐狸回来突然杀出来。打了它们一个措手不及,正好遇到那些倒霉的士兵们,这才杀了他们灭口的。”
  
  “也不像,这里没有动过手的痕迹。”吴老二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那只猫的真本事你还没见过,就算有人打闷棍,也做不到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连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算了,我就当它们爷俩是下山拿烟土过瘾去了,咱们就在这里等着。一两天等不回来的话,再说后面的话。”
  
  吴老二都这么说话了,我们几个自然没有别的意见。当下跟着他又在寺庙里面溜达了一圈,几乎将能藏‘人’的位置都找了一遍,依旧没有发现猫和狐狸的下落。不过在厨房里还是有些发现的,竟然在里面发现了几十只吊在半空当中的金华火腿。
  
  除了这些火腿之外,又在柜子里找到了一麻袋一麻袋的干活海味。有比拳头还大的干鲍鱼,整排整排的鱼翅,四排刺的干海参,还有一些我都叫不上名字的珍贵食材。畜仙就是畜仙,别看装模作样的弄了一座寺庙,可是肚子还是诚实的,知道这些东西比素斋要好吃多了。
  
  “啧啧,看看大老猫的手笔,整个西北可能就这里能找到这么好的海味。”罗四维拿起来一只干鲍鱼,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随后继续说道:都是上等货色,我们罗家过年都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二爷--边吃边等?大老猫不护食吧? ”
  
  “咱们大老远的过来看它,吃它一顿那是应该的。”吴老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只猫估计不大好意思去找母猫,心里那点邪火都撒在这些吃喝上面了。你们再找找,有没有酒?我知道它也好喝两口。”
  
  当下,又是一阵翻腾,结果还是在禅房院子当中发现了一个地窖,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几十坛酒。后来又在已经冻成冰的井里,找到了十几只已经退了毛的白条鸡。
  
  吴老二也没客气,指挥着我们几个人将厨房里面的大锅抬到了佛堂当中。老东西亲手拆了一面墙,砌了个灶台。加上了大号铁锅,点上了炭火之后,将拿过来的食材一股脑的扔进了锅里,大火烧开之后,小火慢慢的咕嘟着。
  
  虽然这么做是有些暴殄天物,不过锅里面毕竟是上等的食材,没过一会佛堂当中便弥漫起来火腿鸡汤的香味来。
  
  在等待食物被煮熟的过程当中,赵连丙有些心虚的看了‘如来佛祖’一眼。随后陪着笑脸对吴老二说道:“二叔,在佛堂里面炖这些荤物,是不是对佛祖有点不敬?”
  
  “你抬头看看佛祖的脸,那张猫脸哪里像佛祖了?”吴老二一边用勺子翻弄着锅里的食材,一边继续说道:“再说了,这么多荤物都是从庙里的厨房找到的。这里的‘和善干’都不怕天打雷劈,你怕个六?沈炼,禅房里面有黄酒你给搬过来,今天我侍候你们哥几个一顿佛跳墙。老四,你再添点木炭。赵连丙,你把火腿捞出来,我要去骨。一会火起来到上黄酒就闷上……”
  
  看了一眼他们几个人忙里忙外的样子,我走出了佛堂,向着禅房那边走去。心里还是有些嘀咕,一会猫回来,见到我们在糟蹋它的食物,说不定还要大闹一场。弄不好吴老二要吃亏,到时候我应该怎么劝两句……我瞎琢磨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后院的禅房。走进了最大的那一间,找到了吴老二所说的黄酒之后,搬起来刚刚要走,突然见到在卧榻之上,坐着一个身穿黄红僧衣的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