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九章 大雪纷飞

第五十九章 大雪纷飞

  “还有别人在猫的眼皮子底下抽大烟?”我有些不信吴老二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二爷你说笑吧?谁烟瘾那么……”
  
  我原本想说那么大的,不过大字还没有岀口,吴老二已经反着将烟枪递了过来。借着手里电筒的光亮,能看到烟嘴的位置印着几圈没有规则的牙印。上面的牙印又细又密,怎么看都不像是两米半大猫嘴里的牙。
  
  “猫嘴里左右各有一颗犬牙,烟枪上面看不到。”吴老二见我看清了烟嘴的牙印之后,将烟枪放下,随后又捡起来那团没有怎么烧过的烟泡。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之后,继续说道:“冤枉狐狸了,这就不是它置办的。有人想要用瓦土来勾岀猫,这次差点看走眼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从赵连丙手里接过了手电。开始仔仔细细围着祭坛转了一圈,等到他走到了靠左侧的墙壁旁边,终于发现了他要找的东西。一枚钉在石壁当中细长的钢针。
  
  这钢针几乎全部都钉在石壁当中,只是露出来半寸左右的针尾。难为吴老二竟然能在昏暗的手电光亮之下,找到这么小的针屁股。
  
  吴老二伸出两根手指好像钳子一样,紧紧的钳住了针尾。随着他手指发力,将这枚钢针从石壁当中抽离了出来。
  
  这是雷鹏用的钢针,这个我不会认错,当初他差点用这样的家什刺瞎了我的眼睛。只是现在雷鹏还在昏迷当中,老蔫巴假冒威廉明里照顾他,暗地里施展了手段让雷鹏醒不过来。
  
  钢针是雷鹏的,他人却不在这里。那就只有一个说法了……“雷隐娘……她遇到了那个抽大烟的……”说出来了女人的名字之后,我继续说道:“那个人想要用瓦土引出猫来,却没有想到遇到了单独过来的雷隐娘。现在看的话,他们俩应该动过手,雷隐娘把那个人打跑了。”
  
  “动手是一定的,不过占上风的未必是你弟媳。”吴老二说话的时候,又在墙壁上拔出来两枚钢针。随后继续说道:“如果是我在这里引来猫的话,突然出现一个外人,也会吓我一跳。我怕打斗的声音再把猫引过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外人引出去解决掉。沈炼啊,差不多该回去和你弟弟商量一下续弦的事情了,年纪轻轻的就死老婆,好福气啊……”
  
  “二爷你别乱说,雷隐娘肚子里还有我们沈家的孩子……”我和这女人没什么感情,可是对沈中平就不一样了。昌图之行这小子舍身救过我。现在看他有点兄弟的样子了,我可不能眼睁睁看他的骨肉还没出生就夭折了。
  
  看我有些着急,赵连丙急忙过来劝我:“厅长,兴许没有二叔说的那么糟。这里抽大烟的可能就是赵年,他忌讳你们的身份,不敢对雷姑娘怎么样的。”
  
  “老赵,你糊涂了?”我有些无奈的看了赵连丙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蔫巴和我们前后脚走的,他还瞎了一只眼,这时候找地方止血才是真的,哪有闲工夫……”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好像瞬间闪过一道雷电。让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当下也顾不得赵连丙了,急忙转头对着吴老二说道:“是赵老蔫巴来找的人!老蔫巴去贺兰山喇嘛庙,就是去找他的。他和那个人一直暗中有联系,这次就是要找到他办什么事情。只是猫下了贺兰山,打乱了那个人的计划,他这才想办法要找到猫。结果被雷隐娘误打误撞的遇到了……”
  
  吴老二点了点头,随后表情古怪的看着我说道:“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我说你弟弟该商量一下续弦的事情了?”
  
  “那个人一定会杀了雷隐娘灭口……”我有些苦涩的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眼前似乎已经出现了沈中平抱着雷隐娘的尸体,哭的死去活来的样子。当下对刚才放走了赵老蔫巴的事情后悔莫及,要是现在有这个人在手里,起码还能想办法换回雷隐娘的性命。
  
  “走吧,见到了那只猫,就能明白是什么人和赵年勾搭了,起码还能给你弟媳妇报仇。”吴老二拍了拍我的肩头,拉着我向着出口的位置走去。
  
  顺着出口出来之后,面前又出现了一条甬路。我还想在上面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可是走了百十来米,连个脚印都看不到。当下只能做最坏的打算,想想回去之后怎么和沈中平解释吧。比起来老婆孩子不在世了。说雷隐娘跟别人跑了怎么样……接下来是一段长的离谱的甬路,一直往前走了好几个小时,走的我筋疲力尽的时候,面前终于出现了光亮。顺着发出光亮的位置继续前行,走了十几分钟之后,光亮的位置变成了—个出口,从那边不停的传来一阵阵刮风“呜呜……”之声。看到了出口之后,我们几个人越走越快,没用多久便到了出口附近。
  
  “外面就是贺兰山了吧?下雪了,这大雪下得跟不要钱似的……”罗四维将身上的衣服扣子都扣好之后,继续说道:“二爷,你说大老猫是不是已经回到喇嘛庙里了?也不说派俩狐狸精出来迎迎,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雪,早知道的话,我就带上棉袍了……”
  
  “这里不止一条路,它们抄近道早就回去了。现在猫应该已经过了烟瘾,守在喇嘛庙里等着我们呢。”吴老二说话的时候,将自己身上的长袍脱了下来。递给了我,继续说道:“你披上吧,这袍子还是你娘当年给我做的。就当是存在我这,今儿换你了。”
  
  我没伸手去接,看着吴老二说道:“这袍子是你在奉天瑞德祥定的,一共定了六件一摸样的,还是我结的帐……二爷,心领了。这袍子招寡妇,还是你穿着吧。”
  
  说话的时候,我抢先一步走出了出口。就在这一步跨出去的同时,眼前的鹅毛大雪瞬间停了下来。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看上去说不出来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