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八章 夺舍

第五十八章 夺舍

  听了吴老二的话,我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没等开口,身边的罗四维抢先说道:“二爷,你说刚才那只大老猫是人?哥们儿我虽说不是你们那一路的,不过淘沙久了,也知道一点夺舍的事情。人、畜不同种,怎么可能人夺畜身?街边说封神榜的说书先生都不敢这么说……”
  
  “这也是机缘巧合了,一是夺舍是畜仙当中顶尖的‘人物’。二是这一派夺舍的手段也是登峰造极,几股劲加在了一起,便成就了现在这只猫。”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左右看了一眼,确定了身边没有其他的‘外人’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原本看到夺了一只猫身,那老哥也是毛了。当下就想要再找人夺舍,没有想到他夺了猫身之后,竟然再没办法对人施展夺舍之法。
  
  这老哥直接就疯掉了,不过疯了两三天冷静下来之后,它发现了这猫身竟然是畜仙,还是一只顶了尖的畜仙。
  
  它可以操控猫身来施展法术,幻化人形出人形行走于集市之中。还收服了不少其他的畜仙为其所用,最后这位老哥彻底的适应了畜仙的身体。不过它幻化成人身的事情,却被有修为的道士发现了。道士单挑了猫一次,却被猫打得半死。
  
  最后道士联络了十几个朋友,大家伙一起去找猫的麻烦。这只猫不想惹麻烦,才带着它的妖子妖孙们去了漠北避难。后来在漠北待得腻烦了,才来的贺兰山定居了下来。”
  
  吴老二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夺舍了猫身,那老哥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现在它倒是几乎活的长久了,还可以操控畜仙的法力。可是毕竟不能算是人了……”
  
  吴道义感慨的时候,我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当下见缝插针的说道:“二爷,你刚才说的什么道士,不会是我师父吕万年吧?”
  
  “他也配!”吴老二一脸嫌弃的冲着地面淬了一口,随后对着我说道:“别以为天底下就一个吕万年,比他有能耐的人有得是。就姓吕的那两下子,和如来佛祖怎么比!”这话说的一股醋味,而且从当中还能听出来他对吕万年的不满。当年这老哥俩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提起来吕万年,吴道义还是这么咬牙切齿。
  
  看着吴老二恨恨的样子,罗四维岔开了话题:“吴二爷,刚才哥们儿我可是听见大老猫说它四岁的时候见过崇祯,这和你说的也对不上。到底是您老人家记错了,还是大老猫在胡说八道?”
  
  “我没记错,猫也没胡说。”吴老二抓了抓头皮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事说起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和你们说。现在要赶紧去喇嘛庙找到那只猫,别等到它过足了烟瘾,那就不好糊弄了。猫平时可不是你们刚才看到的样子……”
  
  说话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已经从岔路当中走了出来。按着韩三鑫活着时候指的路,继续向前走去。前面是一条甬路,穿过去之后来到了一个好像祭坛一样的所在。走到这里的时候,还能看到祭台上供奉的三牲。虽然时间久了,不过这里极干燥又通风,猪头、整鸡已经风干,却没有腐败。
  
  走到这里之后,我闻到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发酵的恶臭气味。好像是少年时的春天,闻到过沤肥的气味一样,甚至要比沤肥的味道还要难闻一些。
  
  当下,我捂住了口鼻,举着手电筒四下看了一眼,说道:“哪有烂透了的死尸吗?怎么这么臭……”
  
  “不是什么死尸的味道,这是烧烟泡的气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吴老二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那只狐狸被人骗了,它弄到的是最难闻的瓦土。纯烟土不能直接吸食,一般在熬制的过程当中要参杂其他的东西。瓦土掺的是猪粪猪尿,味道差点却上劲……”
  
  吴老二说话的同时,眼尖的罗四维从祭台下面摸出来一杆烟枪。在我们面前比划了一下,说道:“烟枪杆还是温乎的,二爷,咱们来晚了,大老猫刚刚过了瘾。”
  
  “四哥,这口烟它未必抽完了。”说话的是赵连丙,他从罗四维的手里接过了烟枪。随后轻轻的拍打了几下,一个小拇指大小的烟泡从里面掉落了下来。老赵捡起来烟泡,对着吴老二继续说道:“二爷您看烟泡没怎么抽。一两口就扔了。估计那位猫爷受不了这臭味,瓦土这玩意儿太上头,不是大烟鬼受不了这个。”
  
  我受不了这个味道,捂着鼻子说道:“那赶紧往前走吧……也是服了那些大烟鬼了,这么臭的东西还能往嘴里吸。”
  
  “那个真上瘾了,我还见过往烟膏里面兑死孩子的。抽大烟的上了劲之后已经不是人了,只要能上劲就抽,管他里面掺了什么……”赵连丙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前几年有人在辽阳那疙瘩种大烟,熬烟膏。我跟着帅府的冯瘸子奉命带人去缴,看见那些挨干刀的用死孩子运毒。当时天刚热,有的死孩子存不住,直接就扔烟膏里一起熬了。当时带队的冯瘸子刚刚当爹,气的他直接就把几个当头的毙了,我吐了整整一天……”
  
  “老赵,别说这些没屁眼的大烟贩子了,怪恶心的……”赵连丙说的我一直嗓子眼发紧,差一点将在山下客栈里吃的东西吐了出来。吴老二和罗四维似乎也知道一些这样的事情,他们俩倒是没什么异样。看着我憋的难受,吴老二主动向出口的位置走了过去。
  
  不过他走了没有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
  
  回头走到了祭坛旁边,将赵连丙扔在台子上面的烟枪拿了起来。看了看枪嘴之后,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冤枉猫了,这里还来了其他的人……这烟枪不是猫嘴里出来的。牙印对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