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十一章 杨琏真迦

第五十一章 杨琏真迦

  “我可没有那个本事,是我们家老祖宗干的。”韩三鑫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自打我记事的时候,就知道家里看的墓分两半了。也问过家里的老人,不过他们什么都不说,估计也说不清楚……”
  
  “你见过那只猫吗?”没等韩三鑫说完,我已经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此时我对猫的好奇心已经爆棚了,这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猫,能让吴老二这么忌讳。那只狐狸明明管我叫爸爸,可是一听猫出了事,才知道谁是亲的。
  
  “听过声音,没见过本尊。”韩三鑫回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这几天坟墓里面多了个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时不时的就出来吓唬我一下。原本我是在里面的连环套里面设的局,没办法才挪到这里的。”
  
  这时候,罗四维也跟着开了口,说出来他关心的事情:“我受累也打听件事情,韩三爷,劳驾,您这祖祖辈辈的都在这里守坟。那这坟墓里面卖的是谁?是您的哪位先祖,还是替什么人守坟?”
  
  听到罗老四说到这里,韩三鑫脸上的表情复杂了起来。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瘾说不出来一样,随后他的眼皮不自觉的眨了起来。韩三鑫现在这样子,像极了我在北平大学考试作弊被老师抓到的样子。趁着他还没有想到怎么编出来瞎话,我将短铳举了起来,对着韩三鑫的脑袋顶上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枪响,铅丸贴着韩三鑫的头皮射了过去,吓得他猛的哆嗦了一下。看着我手里冒烟的枪口,说道:“你什么意思?想要杀人灭口吗……”
  
  “怎么就杀人灭口了?你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我手里,还要灭你的口……”说话的时候,我将罗四维从他身上搜出来的火药和铅丸找了出来。小时候见过伪装成猎户的赵老駕巴怎么装填火药,当下当着韩三鑫的面,开始将火药和铅丸都灌进到了枪膛当中。
  
  之所以这么麻烦不用我自己的手枪,就是想给韩三鑫一点震慑。不过正在用通条压实火药的时候,心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他为什么要说杀人灭口……这个念头刚刚出现,那边韩三鑫已经吓的说出了实话:“我也没想过要瞒你们,不用这样,我说,我都说--这墓里面扣着唐兀妖僧杨琏真迦的尸体,这个杨琏真迦是谁,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杨琏真迦……他不是中了尸毒而死的吗?
  
  后来忽必烈担心死尸引起瘟疫,下旨将他的尸体烧了,骨灰入瓮深埋地下……”罗四维是知道这个什么杨琏真迦的,不过他知道的明显和韩三鑫说的不是一回事。而且罗老四提到这个人的时候,说话咬牙切齿,好像就算杨琏真迦还活在世上,也要亲手弄死他一样。
  
  我在旁边听的莫名其妙,当下忍不住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这个杨琏真迦什么人?不是忽必烈时期的和尚吗?怎么你气的咬牙切齿?”
  
  罗四维重重的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这是元世祖忽必烈时期的喇嘛,就是他在世的时候,开始大规模的在江南盗墓。那时候我们罗家还是修建墓园的世家,为了我们收藏的墓图,他带兵差一点将罗家绝了根。这个是私仇,还有公愤--杨琏真迦曾经盗了宋理宗的坟墓,将理宗的头骨制成了喝酒的酒碗,献给了忽必烈。
  
  这个妖僧坏事做绝,后来在盗宋高宗陵寝的时候中了尸毒。忽必烈下旨将他活活烧死……韩三鑫,我们说的杨琏真迦是一个人吗?”
  
  “是,这里扣着的就是你口中的妖僧杨琏真迦……”事到如今,韩三鑫也没没有什么好瞒的了,他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年被烧死的是他的弟子胡番,杨琏真迦自己逃了,却被南宋遗臣抓到。想要将他干刀万剧给理宗报仇,不过没有想到这个妖僧懂得邪术,几乎都被刷成了一幅骨头架子还是死不了。
  
  而且杨琏真迦提前服下了瘟蛊,只要他一死,便会引起一场大瘟疫。最后那些南宋遗臣们也是没有办法了,请了文华道人诸清风下山,用了扣阵之法将杨琏真迦困在了这个空坟当中。一是不让杨琏真迦就这么简单的死了,把他关在棺材里不能动,尝尝活死人的滋味。二是避免将瘟疫传出去,当初的南宋遗臣都留在了这里看守坟墓,可惜他们都人丁不旺。过了这么多年,都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继续看守这里……“扣阵,这算是自损八百的阵法了,想不到还真有人会用。诸清风真不是个东西……”听了韩三鑫的话,吴老二点了点头,随后看着面前这个穿着清朝武官打扮模样的人继续说道:“有件事情只能问你了,老三啊,你的那些祖宗们基本上都是短寿,很少有活到五十的。而且都是得了心疾离世的吧?大都是夏天七八月份走的,临死之前一两个月脸色和白纸一样,死后尸体快速腐烂,根本就撑不到头七,一般三两天就烂光了,是不是?而且家里生育艰难,四五户才能出一子……”
  
  韩三鑫愣了一下,他有些恍惚的看了看吴老二之后,说道:“是,我记忆当中,家中的长辈都是六七月份亡故的,死前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族中很难出子嗣,要不然也不会只剩下我自己……大师,您这是看出来什么了吗?我心口疼的毛病十多年了,有治吗?”
  
  “你们是中了扣阵的外射之毒了,所以我才说它是自损八百的阵法。”吴老二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说白了,就是摄取了你们这些守墓人的阳寿,来震慑主墓里面的活死人。
  
  当年看这个诸清风不是个东西……老三啊,我不瞒你,你还有不到一年的阳寿。这个是油尽灯枯,大罗金仙来了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