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三章 夜半狐声

第四十三章 夜半狐声

  就在我要继续打听那半个古墓的时候,客栈老板的儿子上来叫我们这些人去吃饭。这家乡村客栈比不上北平、奉天的大旅社,我们这几个人,加上老板一家子围坐在一张圆桌周围。
  
  看在刚才我给的一把大洋份上,老板没动那些陈年的风鸡和腊肉,他亲自杀了一只羊炖了锅肉。现在正值隆冬也没有什么菜,大盆里面除了羊肉之外,就是一堆酥烂的萝卜。主食是当地人常吃的筱面,搓成了一卷一卷放在蒸笼里蒸熟,浇上热气腾腾的羊肉汤这么一拌,吃起来也是别有风味。吃了两口羊肉之后再吃萝卜,发现吸饱了肉汤的萝卜竟然比羊肉还要好吃。
  
  看着我吃的畅快,客栈老板哈哈一笑,说道:“客人你喜欢吃这一口,那么我天天给你杀只羊炖上。就怕你天天吃,早晚吃烦咧……”
  
  “这又不是山珍海味,哪那么容易吃烦?”
  
  我将碗里的羊肉汤喝下去之后,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皮,随后对老板说道:“这个筱面也好,老板你帮着我们准备一些,明天我们上山的时候带上当干粮。”
  
  听到我说要上山,老板的神情有些紧张,他将啃了一半的羊骨头放下,对着我说道:“这二阴山一天能走几个来回,要什么干粮?你们中午回来吃,我再宰只羊等着你们。算是店里请客了……”
  
  这时候,罗四维的眼珠转了一下,随后指着对面正在吃肉的威廉,对着客栈老板说道:“老板你这是怕我们给不起饭钱啊,别怕……看见了那个外国哥们儿了没有?他是我们的老板,十几年前也来过你们这里。见过没有?”
  
  听了罗四维的话,客栈老板再次看了威廉—眼,随后和自己家人咬了咬耳朵,这才开口说道:“没见过……我们这里从来没有来过外国人,要是真来过这样的洋人,那是一定忘不了的,狗蛋蛋他娘,你听说过村里来过洋人吗?”
  
  “莫有……”虽然是开客栈的人家,不过女人还是有些怯场。她低着头说道:“从来莫有听说过有外国人来过……县里的王老爷是见过洋人的,他老人家说、说外国人都是红头发、绿眼睛的,腿脚不会打弯,用棍子一勾就倒……”
  
  说话的时候,女人偷眼看了看威廉,这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洋人,怎么是黄头发、蓝眼珠?而且坐在椅子上,怎么看都不像是用棍子—勾就倒的。
  
  这时候,威廉自己解释道:“当年我们是天还没亮就上山了,并没有遇到过村民。然后穿过了地下墓道,直接从贺兰山脚下钻出来的。
  
  就是担心我这相貌会惊动乡民,才没有露面。
  
  他们自然没有见过我……”
  
  “也是,哥们儿你这一脑门的黄头发,没见过的还真能吓一跳。”罗四维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话说回来,你真的来过这里吗?还就是听谁说到过这里,实在没路去贺兰山,这才把这里想起来了?打算硬着头皮来碰碰运气,反正天塌下来有我们吴二爷顶着,里外你都吃不了亏……”
  
  听到罗四维说到了自己,吴老二也将盛着羊肉汤的大碗放下,笑眯眯的看着威廉说道:“不能吧……我那点本事能顶得住什么?要是来俩小寡妇,或许我还能顶顶。其他的就算了,我那点小把戏糊弄糊弄寡妇还行。真有什么大事,可千万别指望我能干什么。”
  
  听到罗四维口气当中有不相信自己的意思,威廉苦笑了一声,歪着脑袋思索了片刻之后,对着客栈老板连说带比划的说道:“老板,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做韩三鑫的人?就是他……就是韩三鑫带着我上的二银山。”
  
  “倒是有个叫做韩三鑫的,当年在山上采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发财了。”老板想起来了这个人,随后继续说道:“有一段时间,他倒是带过几个外乡人来过这里。也带着他们上山过,不过七八年都没有这个韩三鑫的消息了。都说他死在外地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威廉还想找个人给自己作证,不过这次他想了半天也没有再想到第二个人。看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客栈老板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想起来了,韩三鑫好像是说过,他有个外国朋友。还带着人家来过咱们村子,不过谁也没看见,都在当他胡说也没当真。这年头太久了,要不是洋大人说了一句,我都快不记得这件事了。”
  
  “行了,管他是谁带的威廉上山,反正他是上去过。”见到吴老二和罗四维也没有什么好问的,当下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着客栈老板客气了几句之后,对着其他人说道:“吃好了就赶紧回去睡觉,明天一早还要上山去。没什么事早点回去歇着……”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回身向着房间走去。
  
  这客栈只有一个单独的客房,让给了雷家姐弟和沈中平。剩下我们这些人只能挤在了大通铺里,之前那一把大洋算是把客栈包了下来,我们这些人挤一挤也不怎么难受。
  
  回到了大通铺之后不久,剩下的那几个人陆陆续续都回来。最近一段日子吃住都在卡车里,难得有机会睡在床上,没有多久我们这些人都睡了过去。
  
  就在我做梦回到了沈家堡,去看我亲爹,却被他后老伴赶出来。当下从梦中醒了过来,就在我自嘲怎么做梦都摆脱不了这夫妻俩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只大狐狸到了炕上。
  
  这只狐狸轮流在我们几个人身上走来走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开始还以为是管我叫爸爸的那只狐狸,不过两只眼睛习惯了黑暗之后再看过去,这狐狸一身黄色的皮毛,没有我‘儿子’那么扎眼……这时候,放在炕下的皮箱子打开,我那只火红色的狐狸从里面窜了出来。它好像一道红色闪电一般,窜过来将自己的同类扑倒。冲着它一阵嘶叫之后,开口说了人话:“X你妈的老九,你几个意思?不是让你守着老大吗?你他么下山什么意思?这还没开春,你就熬不住想配种了?”
  
  此时,黄色的狐狸也明白了过来,它嘴巴一咧,哭着说道:“六哥,你咋才回来……出大事了……老大没影了,山上都乱成马蜂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