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十六章 商议

第三十六章 商议

  正如马志忠说的一样,他在帅府当差不是一年两年了。没有一个侍卫怀疑他,等到发现不对再想要抓住马志忠的时候,这人已经不在车上了。我急忙冲到了碎掉的车窗旁边,抬头向外看去,就见马志忠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一瘸一拐的向着身边的密林当中跑了下去……
  
  “停车,我下去追!”现在几乎已经做实了就是马志忠动的手,赵连丙就要下车去追。
  
  “不能停车,老赵,到下一个站口,你派人下车,给帅府发电报,把这件事向大帅禀告。”我叫住了赵连丙之后,叫过来了威廉,对着这个外国人继续说道:“我猜一下,你之前见过这个马志忠对吧?从他手里买了不少帅府的情报,对吧?刚才他是撇清和你的关系……”
  
  威廉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并不是张元帅的情报,我是通过他的帮忙,在奉天境内调查吕万年先生的事情。当初他突然消失了,我猜想一定有什么隐情。这才请了马志忠帮忙查找,太可怕了,想不到他竟然会起了杀人灭口的念头……”
  
  看着威廉一脸冷汗的样子,我转头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打听个事,这个寸冰是个什么暗器?是一般人能使的?”
  
  “寸冰不是暗器,算起来是一种术术。”说话的时候,吴老二走到了雷鹏的身边,看了一眼他的伤口之后,继续说道:“是施法结成寸许的冰片,然后用这块冰去伤人。这快冰片伤人之后会立即蒸发掉,连个水渍都不会留下来。”
  
  听了吴老二的话,我有些意想不到。原本这个寸冰就是个暗器,怎么也没想到是法术。这个马志忠会懂法术?
  
  这时,赵连丙过来从我手里接过了他的驳壳枪,一边将枪收好,一边对着我说道:“厅长,我们回去说吧。让他们把这里收拾出来……何照生,你去车头说一下,下一站停车,你下去向帅府打电话。记住了,如实禀告,不要添油加醋。”
  
  吩咐完手下之后,他让人将雷鹏抬到了里面的车厢里。随后将侍卫们召集起来,让他们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封口,不允许私下谈论。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赵连丙这才回到了最后一节车厢里。直接对着我们几个人说道:“马志忠祖传三代都是奉天有名的道士,不过他们这一支和其他的道士不一样,不禁荤酒和女色。听说当初他的爷爷在关内得罪了什么人,这才到关外避难的。大帅就是看中了他神神叨叨的本事,才把马志忠招到麾下的。说他会法术,那是十有八九了。之前老马被大帅打发到了北平去刺探情报,刚回来不久。”
  
  “大帅身边还有这样的人……”我看了一眼吴老二之后,对着威廉继续说道:“你向马志忠买了什么情报?就是一个吕万年的话,也不至于杀你灭口……”
  
  威廉支支吾吾的还想要混过去,不过看着我说话的声音越老越凌厉,他顶不住压力,这才说到了关键的地方:“他想要杀我灭口,是因为我在北平的时候,无意当中发现了他在接触西北军冯玉祥的人。我想马志忠应该是个双面间谍,在收集北平情报的同时,还将奉天的情报卖给了冯玉祥……”
  
  “难怪了,这次听说要去冯大个子的地盘,马志忠主动向大帅请缨。”赵连丙哼了一声之后,犹豫了一下,对着我继续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现在可能冯大个子那边已经有了准备。厅长,下个车站里面有电话,您还是亲自向大帅爷请示的好。”
  
  犹豫了一下之后,我对着赵连丙说道:“还是你去说吧,老赵,后面应该怎么衔接,你听的比我明白。还有件事,马志忠可能还有同党,你也要想办法提防。”
  
  “是,刚才我也想到了,稍后我会把这些侍卫们分成几组,让他们相互之间监督。”说到这里,赵连丙站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我先去安排一下,稍后火车进站之后,我会向大帅请示……雷鹏要不要先下车,我让人把他送回奉天调养?”
  
  我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正在照顾弟弟的雷隐娘。这时候,沈中平终于有机会开口:“家里的,小舅子的性命要紧。这里有咱们家大哥呢……这样,咱们先带着舅子回奉天。找个西洋医院好好……”
  
  “不用,我们还是要去贺兰山,这个计划不会变的。”这句话雷隐娘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看起来这姐弟俩对那只猫的好奇心大到已经可以忽视自己的性命了……
  
  “那随你便吧,老赵,你去安排吧。”见到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吩咐赵连丙去准备联系张作霖的事宜。看着他离开了这个车厢之后,我对着那只狐狸说道:“后面的路程可能有变化,你还是跟着我们一起走吗?”
  
  “爸爸,看你这话说的,有道是在家靠朋友,出门靠父母。我不跟着你走,靠着这个傀儡回贺兰山更麻烦。”狐狸拢了拢自己头上被燎出一道沟的毛发之后,继续说道:“刚才我还以为你能让我出去弄死那个姓马的,只要爸爸你一句话,整个车上的人都弄死,也没有问题。”
  
  “哥们儿,要不你亲家舅子能支撑住的话,咱们进关之后就换成汽车去往贺兰山。”这时候,罗四维也跟着开了口。他从赵连丙的行李当中翻出来一张地图,找到了贺兰山的位置之后,继续说道:“不瞒你,贺兰山上我淘过沙,不走铁路还能绕过西北军的卡子。现在马志忠应该已经报告了,这列火车瞒不住人了。”
  
  这时候,吴老二也表示同时罗四维的意见,总之这列火车已经暴露,要通过其他的门路去贺兰山,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从小到大,我少有这么被重视。不过想了一下之后,我还是说道:“等着帅府那边的说法吧,或许张大帅还有更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