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九章 火车

第二十九章 火车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一行人坐上了前往奉天火车站的汽车。我把这些人分成了两队,我、吴老二和沈中平两口子乘坐赵连丙的小汽车。剩下所有的人都上了卡车,一路向着火车站进发。

  我和沈中平两口子坐在后排,刚才在二郎庙对他的火气还没散,心里也懒得搭理这夫妇俩。不过沈中平没话找话的对着我说道:“老大,挨打的又不是你,你这么哭丧着脸干什么?我知道刚才又给你惹祸了,可你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大嘴巴抽我啊。还当着你弟妹和你没出世的侄子面……”

  “你不该打吗?”说话的时候,我却看着正在开车的赵连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以为那些都是什么人?都是大帅府的侍卫,为什么大帅把他们派到我这里来?你得罪了这些侍卫们,他们可是天天都守在大帅身边的。趁着不注意给我上点眼药,我、还有你爹、你妈,包括沈家堡的男女老少都没有好果子吃。沈中平,前一阵子还以为你是个人了,怎么还这么四五六不懂?都成家立业的人了……”

  刚才沈中平在庙门口和侍卫们发生了争执,还差一点动了手。张作霖让这些人到我身边来,出了保护就是监视了。得罪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当下我冲出去直接给了这小子俩嘴巴,这才平息了局面。火气上来之后,也不吃什么三鲜馅的饺子了,直接向着贺兰山出发。

  昨晚赵连丙将他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学给了张作霖听,知道这次贺兰山之行牵扯到了长生不老,大帅极为重视。专门抽调了一列火车在火车站等着我们……

  “我也没说什么啊,你是大哥,打两下就打两下。”看见我的火气还没消,沈中平陪了个笑脸,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这次老大你也给面子,我和你弟妹回她娘家省亲。你这个奉天张大帅的大红人去给我撑场面,够意思,这样一来隐娘娘家人谁也不能瞧不起我了。不过话说回来,哥你都是警察厅长了,给我也在警察厅谋个差事呗?我还年轻,不用太大的官,咱们从小做起,给个辖区警察局来个副局长就可以了。”

  “还是那我送你回黑龙江继续当兵吧,兴许你干个七八十年,也能混个大帅当当。”奚落了沈中平几句之后,我看了最后另外一边的雷隐娘一眼,说道:“弟媳妇,你真是一个字都没和你男人说吗?”

  “回家省亲,这有什么好说的。”女人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是哥哥你有话要和我们夫妻交代吗?有什么直接说就好,大家都是一家人。”

  我心里明白了:这女人什么都没和沈中平说……

  听了雷隐娘的话,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吴老二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了一几声之后,他看着后视镜里面的雷隐娘说道:“隐娘啊,你说真到了贺兰山,你娘家关上了门,不让你们进去这么办?听说你娘家养了一只大猫,那只猫咬人的话,小心你们几个受不起……”

  “一只猫能怎么样?还能比得上自己的孩子?”沈中平冲着吴老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就是欺负我们奉天人不吃猫肉,惹急了我把他们家猫剁成……”

  “不要乱说!”没等沈中平说完,雷隐娘的脸色大变。她一把拉住了沈中平,随后继续说道:“你儿子踢我,你劝劝你儿子,别管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你们家少爷做胎了吗?就学会踢人了。”吴老二回头看了他们两口子一眼之后,笑着对我继续说道:“小子,这次贺兰山之行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看着沈中平小心翼翼和雷隐娘的肚子沟通,心里也懒得去搭理吴老二和这两口子了。当下抱着肩膀,坐在位置上眯瞪了起来。

  睡了好一阵子之后,感觉汽车停下,我这才睁开了眼睛,见到已经到了奉天火车站。此时,帅府的秘书主任何玮昌带着站长正在等着迎候我们这些人。见到我们的汽车停下,何玮昌急忙迎了过去。替我拉开了车门,笑着对我说道:“兄弟,老哥哥我都眼红啊,又被大帅委以重任,看起来回来之后还要高升。前途不可限量啊……”

  何玮昌说话的时候,威廉那些人也从卡车车厢里跳了下来。何主任好像不认识这个外国人似的,连看都不看他。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过来。之所以何玮昌会卖给威廉情报,那就是张作霖默许的。看起来大帅也是在利用威廉,去查找长生不老的事情。

  “就是个苦差事,比不上何主任你自在。”我正在与何主任客气的时候,站在旁边的火车站站长突然开了口:“两位长官,火车早就停靠在车站了。还是先上车吧,一会有满铁的火车要途径奉天站。大帅有令要在满铁火车到来之前,安排您的火车务必离开。”

  “是,我临出门的时候,帅爷也是怎么嘱咐的。”当下,何玮昌也来不及客气了。直接把我们这些人送上了火车……

  这是一列挂了七八个车厢的火车,就我们这几个人,也不至于挂这么多的车厢。有个两三节也就足够了,上车之后,才发现其中两个车厢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看他们的样子,虽然穿着便宜也还是能看出来这些人都是士兵。

  看到了我有些诧异,赵连丙凑到我的耳边,解释道:“大帅说了,咱们要去的地方是冯玉祥的地盘。带上点人马以防万一,你现在可是帅爷的宝贝疙瘩。他老人家亲自下的命令,如果这次贺兰山之行有什么意外。要全力保证您和吴二叔的性命……”

  说话的时候,我们这些人走到了最后几节车厢,这些侍卫们单独一个车厢,最后一个车厢是留给我们几个人的。只是进到最后一节车厢的时候,这里已经有了一个人。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座位上,看着我们几个人走进了车厢之后,他绕过我们几个人,直接对着吴道义说道:“吴老二,你死哪去了?刚去火化场子烧了你妈是吧?来晚了——不认识你爸爸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