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八章 吴老二的苦恼

第二十八章 吴老二的苦恼

  就在我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身后二郎庙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现在四外静悄悄的,脚印踩在雪上发出来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来。雷家姐弟俩的目光正对着二郎庙,顺着脚步声的位置看过去,二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等到我回头的时候,见到满脸通红的吴老二晃晃悠悠走了出来。他身上披着一件大衣,酒劲还没醒,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走了出来。

  走到了庙外的一棵大松树旁,吴老二解开了裤腰带,当着雷隐娘的面开始撒起尿来。我那弟媳妇虽然是个狠角色,不过也看不得这个。当下原本苍白的一张脸上出现了红晕,她急忙回头冲着地面啐了一口。

  雷鹏虽然也不敢招惹吴老二,不过他把股火都撒到了我的身上:“沈炼,吴道义占你弟媳妇的便宜!你就这么看着吗?”

  “客气了,她还是你亲姐姐,你们俩同胞姐弟都不管,我一个外人凑什么热闹。”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明白过来,想要从这姐弟俩的嘴里探听出来那只猫的下落,也是不可能的了。

  这时候,吴老二虽然站在树下半天,却不见他撒出尿来。只是保持着小解的姿势,嘴里哼哼唧唧的没完:“嘘……嘘……老了,不中用了……这么干站着就是撒不出来尿,这不完了嘛……嘘……多少出来一点啊,憋着难受——唉,尿鞋上了……”

  他好像没有听到我和雷鹏的对话一样,站在大树旁边,自言自语说个没完。这时候,又是一阵凉风吹了过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这一哆嗦竟然也有了尿意,只是雷隐娘就在身边,我可不是他吴道义,实在是不好意思就地解决。

  好好的事情又被吴老二搅了,知道没戏之后,我也懒得和雷家姐弟客气了。转身向着二郎庙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明天一早你们就过来,赵连丙一回来我们就出发……别把沈中平牵扯进来,你们姐弟俩想要去见那只猫,就看自己的缘分了。”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吴老二的身后。恨他搅了我向雷家姐弟询问那只猫的底细,故意的撞了一下吴道义。他这才回头,醉眼惺忪的看了我一眼,傻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小子……你也出来撒尿啊,那边、你去对面,别尿到我裤子上……”

  我回嘴说道:“二爷,你都站在这儿半个小时了,我还以为你把浑河尿出来了。结果滴滴答答的就这么几滴。”

  “小子,再过几十年你也一样……”说话的时候,吴老二也打了个哆嗦。随后重新题好了裤子,眯缝着眼睛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尿完了就回去接茬睡觉,这黑灯瞎火的没事别出来。想撒尿院里有茅楼,你非要跑这么老远。再遇到个什么对手,我这鞭长莫及的……”

  这老小子什么都知道……进了二郎庙之后,我借着关门的机会向着庙门外看了一眼。刚才雷家姐弟俩所在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来。

  回到了二郎庙的院里,我先去了茅厕小解。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见不到吴老二的影子。等到我回到屋内的时候,看到他和罗四维趴在桌子上继续呼呼大睡,怎么也看不出来刚刚这老小子还出去溜达了一趟。

  既然都看见了,也不能让他们俩这样继续趴着睡。当下,我费力将这二人拖到了炕上。随后各自给他们盖上了一层被子,折腾完之后,我算是彻底的清醒,向着接下来的贺兰山之行,怎么也再睡不着。

  一直折腾到了天亮,我才有了一些困意。这边刚刚要眯瞪一会,外面响起来了沈连城的声音:“都起来了吗?开开门,我给你们送饺子来了……来个人开门呐……”

  这时,睡在对面西屋的警察走了出去,给沈连城等人开了庙门。我也甭睡了,趁着这个时候,再次穿好了衣裤,披上了大衣走出了房门。正好看着沈连城带着管家,将几盖裢冻饺子带了进来。

  “叔儿,这一大早上的,还下了一晚上的大雪,你出来干什么?”我过去接过了沈连城手里的饺子,继续说道:“打发俩伙计送来就好了,沈中平他们借了你的房子结婚。按理早上还要给你行礼问安……”

  “我可不指望那个,你爹和中平他妈在呢,我凑什么热闹。”沈连城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饺子是昨晚上包的,院子里冻了一宿。一会让他们下饺子,三鲜馅的……里面兑了海参和虾仁。托你的福,还是昨天晚傍晌县长托人送来的。昨晚上包好下了一盘子,我尝了俩——真鲜……”

  相比较起来,沈连城更像是我的亲爹。这时候,吴老二和罗四维也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几个人忙忙呼呼的准备下饺子。

  就在饺子刚刚下锅的时候,庙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声音。片刻之后,风尘仆仆的赵连丙从外面走了进来。只是这次不止是他一个人回来,除了他那辆小汽车之外,庙门口竟然停了一辆大卡车,上面是十几个换了便装的帅府侍卫。这些人我都认得,多数和我的关系不错。

  赵连丙已经换上了便装,进来之后将我拉到了一边,低声说道:“厅长,帅爷让您放心干……怕咱们人手不够,还派了这些兄弟来打下手。不过贺兰山周围是冯玉祥的地盘,冯大个子不好惹,咱们还是尽量别跟他们发生冲突。”

  “我们有不是去打仗的,那有那么多冲突?”我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赵连丙继续说道:“老赵,把兄弟们都叫进来吃饺子。你们的运气好,饺子刚刚下锅。不知道来了这么多人,不能让你们放开吃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庙门外又是一阵喧哗,那些侍卫不知道和谁吵了起来……

  “别在这儿晒脸啊,知道我们家大哥谁吗?奉天警察厅长沈炼!我是来投奔我大哥的,凭什么不让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