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七章 大伯哥

第二十七章 大伯哥

  赵连丙离开二郎庙之后不久,外面的雪下得越老越大,我心里有些后悔派老赵回奉天了。要是汽车在路上趴窝了,这么大的雪,老赵可是有些风险。不过算着时间,赵连丙已经在半路上了,现在只能求老天爷保佑,老赵能平安的赶回奉天。

  陪着吴老二和罗四维说了会话之后,我的酒劲上来。上坑抽出来一床被褥铺上,趁着火炕还有热乎气准备睡觉。

  吴老二和罗四维是有酒量的,他们俩还坐在下面白乎。罗老四在西屋找到了一个小炭盆点上,将几个砂锅的剩菜折到了一起,放在炭盆上煨着。两个人都喝的满脸通红,一边吃喝一边吹着牛皮……

  “老四,你们盗墓的算个屁……别听他们瞎说,什么你们的老祖儿是曹操……他当年设立了什么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都他么是陈琳给曹操扣的屎盆子。”

  “就是——就是曹操盗的墓……我们家老祖儿都被他抓去了……让我们老祖儿帮忙盗墓,那能干吗……我们老祖儿宁死不屈,最后被老曹一枪毙了……”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眼皮再也睁不开,一闭眼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做了一个怪梦。梦境当中自己还是躺在二郎庙的炕上,耳边突然响起来有人呼唤的声音:“沈炼……沈炼你醒醒……你快点醒过来……”这声音好像有一磁性,将我从床上拉了起来,我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翻了下来。虽然没有睁眼,却好像能看到周围的景物一样,撒着鞋,晃晃悠悠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临出来的时候,还没忘将挂在大门上的大衣取了下来,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从屋子里走出来之后,刚才那呼唤我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听着声音的主人我好像认识,却想不起来是谁了。反正这是梦,也不用在乎那么多,当下,我闭着眼睛摇摇晃晃的出了二郎庙。

  走出来之后不久,一阵凉风吹过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这一下子条件反射的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回头看,我竟然走出了二郎庙二三百米远——这不是梦……

  就在我诧异的同时,面前出现了两个人影。今天恰逢满月,月光照耀在雪地上映出来的光芒照射在二人脸上。将二人原本的白化病皮肤照得格外惨白,还真是俩熟人——我的弟媳妇雷隐娘和她弟弟雷鹏……

  看到了两个人之后,我下意识的去掏枪,却想起来睡着之前,将手枪塞在了枕头底下。虽然手里没有家伙,不过气势不能少。当下,我将右手伸进了大衣里,看起来好像是握住了枪柄的样子。

  虽然大雪已经停了,不过这寒冷还是让我格外的清醒。知道眼前绝对不是梦境,当下冷笑了一声,对着雷隐娘说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不去洞房来找我这个大伯子,传出去像什么话?你公公原本就怀疑我和你的关系,你这是真打算把屎盆子扣在我的脑袋上?”

  “放屁!姓沈的你嘴巴干净一点!”雷鹏的眼睛瞪了起来,不过看他们姐弟俩的意思,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虽然表情凶很,却没有真的过来找麻烦。

  “姓沈的?你姐姐现在也是姓沈的,对吗?沈雷氏……”我说话的时候,故意的高了几个调门,想让二郎庙里的人听见。只要惊动了吴老二,那我就不用担心了。

  “别费心思了,我做了手脚,我们的话是传不到吴道义耳朵里的。”雷隐娘微微一笑之后,向前走了几步,边走边继续说道:“别担心,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我肚子里有了你弟弟的骨肉……”

  “别客气,这孩子是谁的还说不一定。有本事就在这里干掉我……”没等雷隐娘说完,我冷笑了一声之后,转头向着二郎庙的位置走去。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拖底,一旦这姐弟俩头脑一热,真对我下手那就有点冤了。当下边走边说道:“你屈尊下嫁给沈中平什么意思,我也不是不知道。我死了,你们姐弟俩的算盘也打不成了……”

  “你想错了……”雷隐娘也不阻拦,在后面慢悠悠的继续说道:“我们俩今天来,就是来告知哥哥一件事情的。明天中平要带着我回娘家省亲,我弟弟和我们一起回去。出来好些天了,这次带着夫婿回去,家里的长辈还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子……”

  听到了这两句话,我顿时停下了脚步。第一个反应是那只狐狸也去找过他们姐俩,不过狐狸眼里只有吕万年和吴老二,不会对他们俩感兴趣的。既然不是狐狸泄露出来的,那这姐俩是怎么知道我们明天要去贺兰山的?赵连丙……

  想到了这个名字之后,我回头对着雷家姐弟俩说道:“你们把赵连丙怎么样了?他少一根指头,我都要从你们俩身上找补回来。要是老赵不在人世了,别怪我不顾沈中平那么丁点的情分……”

  “到底是我的大伯哥,两句话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雷隐娘微微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们姐弟俩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动张大帅的人。赵连丙没事,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奉天城了。刚才他回去取酒菜的时候,我弟弟使了点手段,从赵连丙的嘴里探出来你们明天要去贺兰山的喇嘛庙。去见那只猫……”

  说到猫的时候,雷隐娘的脸色变得有些紧张。她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什么畜仙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哥哥,我们姐弟也想去见那只猫。还请看在我腹中沈家骨肉的份上,哥哥……”

  “别那么客气叫哥哥,你高寿或许都比我奶奶大……”我打断了她的话之后,一个想法出现在了心里。之前向吴老二打听过猫的事情,只是那个老东西插科打诨混了过去,现在还有知道底细的俩人,我为什么不从他们俩的嘴里探听出来这只猫的底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