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四章 回归

第二十四章 回归

  “这个就是刚刚那外国人没说完的事情了……”吴老二拢了拢头发之后,继续说道:“到了还得我费唾沫,后面是你娘回来学给我听的,他们俩被叫到了后堂谈判。按着后来谈好的条件,你娘和吕万年去了秘境……”

  没等吴老二说完,我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这个条件就是你或者吕万年,其中一个人要接替黄幽涧留在庙里做喇嘛,对吧?”

  “到底是宫三小姐的孩子,这脑筋快的和你娘一摸一样。”吴老二笑了一下,随后在此之前说道:“黄幽涧大喇嘛还有几十年的寿元就要到了,秘境入口不能没有人把守。而我和你师父是做合适的人选了,谁也不知道我们俩还能活多久,总比只有五六十年的普通人要耐活的多……”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这是吕万年打算把我豁出去,不过念着还有那么一点香火情,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这才弄出来一个我和他当中一个人去看守秘境入口的笑话来,我又不是傻子,他这点伎俩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让我去大雪山上当喇嘛,还不如直接弄死我的好。”

  之前听威廉也说过几次秘境,现在又从吴老二的嘴里听到这个词。当下我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说的秘境到底是什么?还有你说好好几次的猫?什么猫?就是抓耗子的猫?”

  “这个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你就当它是一般的猫好了,不过这只猫指定不会抓耗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噗嗤”的笑了一下。见到我好像看傻子一样的看他,这才收敛了笑容。咳嗽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之前你已经知道了一共是七家在练长生,这只猫就是七家当中的一家——别这个表情,我没说错,从头到尾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七家都是人……”

  “拉倒吧,彭祖传下来的手艺,怎么可能传到畜生那里?”我认定了吴老二在胡说八道,当下继续说道:“别的我不知道,不过还是知道人有人道,畜有畜道的。不管它是什么猫,怎么可能会修炼人长生不老的手艺?二爷,你是不是还当我是没经过人事儿的吃奶孩子……”

  “哥们儿,谁又拿你当吃奶孩子了?”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从屋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随着一阵笑声,回北平的罗四维从外面走了进来。

  此时,外面已经刮起了北风,动的罗四维脸色通红。进来之后,冲着我和吴老二说道:“哥们儿我从北平回来了……火车现在还没通车,又坐车从蒙古绕过来的。就半天的道,足足跑了五天……”

  看到了罗四维之后,我也没有心思和吴老二争辩了。当下跟着笑了一下,宠着罗老四说道:“老四,我还以为你怎么也要再过个一年半载才能回来。刚刚打完仗,这到处都是兵匪的,你不用这么着急回来……”

  “这不是着急,哥们儿我是来避难的。”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们罗家的族宅被段祺瑞的人马抄了,我们罗家出了叛徒。把门前的机关都破坏了,一万多北洋军冲进来,我们那点人根本抵挡不住。幸好老祖宗还给后辈孩子们留下了一条密道,这条密道只有罗海山才知道。家里还有俩做过罗海山的爷爷,这才带着我们捡回来一条命。可惜了家里攒了几百年的宝贝都肥了他姓段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现在罗家树倒猢狲散了,担心被姓段的包了饺子,都分散到各地了。我寻思着关外姓段的不敢出来,就来投奔哥们儿你了。还有件事——吴二爷,欠你的金子还要再拖一拖。等着风声过去的,我去挖他们老段家的祖坟。里面的金子都是你的……”

  这个消息让我有吃惊不少,想起来当初半夜去过的罗家大宅,竟然也有被毁掉的一天。当下只能安慰罗四维几句:“老四,拉倒吧……都民国了,现在也不将就厚葬了。你们家传的手艺到你这为止吧,别在淘沙盗墓的。你不是还有个大帅府顾问的差事吗?够你下半辈子的嚼谷了,你欠二爷的一千两金子,我做主就这么算了吧……”

  “别算了啊,凭什么就算了,那是一千两金子,不是一千块大洋——就是大洋,你也不能替我做主,说散就散啊……”见到我这么大方,吴老二急忙摆手拦住了我。随后他冲着罗四维说道:“老四,不是你二爷我小气。实在是一千大洋也不是小数目,这样,欠着,先欠着……你在大帅府一个月不是还有几百大洋吗?我先替你收着……以前到处瞎逛的时候,也遇到过几个大墓。不过我胆子小没敢下去,现在好了,老四你帮我把墓里面清一清,咱们爷俩的帐就怼了……”

  “二爷,哥们儿淘了半辈子的沙,还是第一次听到把墓清一清的。”罗四维苦笑了一声之后,又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哥们儿我刚刚在外面,听你们爷俩在吵什么?哥们儿,这就你的不是了。二爷怎么说也是长辈,他还能活几年?你就怎么不知道让着一点?”

  “老四你看走眼了,你吴二爷且活呢。弄不好咱哥俩都投了几次胎,二爷他还这么硬朗。”说话的时候,我心里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将我母亲的事情,以及自己和吕万年、吴道义的关系对着罗四维说了一遍。

  相比较满嘴跑舌头的吴老二,还是罗四维靠谱许多……

  听了我的话,罗四维惊诧的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沉默了半晌之后,这才对着我说道:“哥们儿,你真是没把我当外人。没啥好说的了,这件事到了我这儿就打住了,就算烂在心里,也不会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