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章 送信

第二十章 送信

  赵连丙听说了吴老二是有本事的半仙,他说二郎庙出事了,那十有八九是真出事了。老赵一下子有些紧张了起来,现在就他一个人保护我,一旦我有个三长两短的,他在张大帅的面前吃不了兜着走……
  
  “老赵,这不是你逞能的时候。”说话的时候,我也将手枪掏了出来。随后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是你先发现的二郎庙不对,那还是你先请吧?西洋镜已经拆穿了,咱们也不用再假装吴老大了……”
  
  “好小子,还是把我豁出去了。行,这个和你妈一摸一样。”吴老二笑了一下,背着手向二郎庙的位置走了过去。他边走边说道:“当初我们仨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宫三小姐也是你这样,二哥,你先走,我和大哥在后面护着你……”
  
  看着这个老东西走在前面,赵连丙有些纠结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厅长,让您叔叔走在前面,这个不合适吧?还是我来开路的好。”
  
  “老赵,看在你哥哥的份上,我也不能让你冒险。”我拍了拍他的肩头,继续说道:“吴二爷是天上下来的神仙,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是他老人家的对手……老赵,一会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在外面乱说……”
  
  回二郎庙的路上,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雪。当下我们三个人加快了脚步,回到了二郎庙的大门口。此时,原本应该在门口站岗的两个警察已经不见了踪影。庙门打开,里面飘出来一股淡淡的香火味道。
  
  看着自己俩手下没了影,赵连丙看着我,低声说道:“要不我喊几声?这俩人可能去偷懒了。刚刚沈连城老爷过来的时候,手底下人带着酒菜,就放在了西屋,他们俩可能是去偷酒喝了……”
  
  “连丙,没那个好事,你那俩兄弟不在人世了。”没等赵连丙说完,吴老二打断了他的话。随后他对着赵连丙说道:“把你的自来火给我,我给你们俩小子变个戏法。”自来火是当时的一种打火机,打开之后,绒心上面沾着鳞粉。用手晃两下便可以点着火,赵连丙抽烟,身上除了火柴之外,还带着这么一个玩意儿。
  
  当下没老赵将自己的自来火递给了吴老二,就见这个老东西打着火之后,将自来火扔在了面前院子里的雪地上。就在自来火接触到了雪地的一瞬间,洁白无瑕的雪地竟然好像汽油一样的着了起来。随后火势迅速的向里面蔓延开…….
  
  “着火了……”看到了大火起来之后,赵连丙吓了一跳,随后指着西屋的方向说道:“我那俩兄弟可能就在里面,您老人家灭灭火,让我进去救人……”
  
  “你的人没事……”吴老二的眼睛盯着院子里面的火,突然怪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你还不现身吗?真的要留在这里被业火炙烤?”
  
  “吴老二……你知道我在这里,还敢放火……x你妈!”这时候,院子里面的大火突然熄灭,火灭的烟雾飘散起来,变成一个雾蒙蒙的人脸。这雾气人脸对着吴老二继续大声咒骂:“我刨了你爹的祖坟,还是睡了你妈?你敢用火烧我,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下雨天打雷劈死你!晚上点灯着火烧死你……你睡寡妇沾上一身的脏病,从里烂到外……”
  
  原本吴老二一直笑眯眯的听着,就算骂得再狠他也不走心。只是到了睡寡妇的时候,他突然翻了脸,冲到了院子里,对着烟雾人脸大声对骂道:“骚狐狸!我是扒了你爹妈的皮做围脖了?还是用你崽子炖汤了?你骂我什么都行,凭什么咒我睡寡妇得病?我吴道义怎么你了……你出来!我扒了你的皮……”
  
  当下,吴老二和雾中人脸对骂了起来,什么脏他们俩骂什么。赵连丙原本被雾中人脸吓了一跳,不过陪着我听了一阵对骂之后,他忍不住对我说道:“要不您老去劝劝?这骂的太牙碜了。您听听……站街的暗娼都不敢怎么骂人。”
  
  我还没等说话,吴老二已经败下站来。他被雾中人脸骂得接不上话,张口结舌的退了回来:“你就骂!老子就当没听见……骂吧,等你耽误了正事,回去让那只猫剥了你的皮,做成狐狸围脖……”
  
  这句话打动了雾中人脸,原本它骂得正在兴头上。这一下子没了话,随后雾气迅速的散去。从院子下面的地里钻出来了一个火红色的狐狸脑袋,看到没有危险之后,这才彻底的从地洞里面窜了出来。
  
  这是一只火红色的狐狸,看到了它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刚才雾中哪是什么人脸,分明就是这张狐狸的相貌。它比一般的狐狸要高大不少,要是学人站立的话,差不多也有一米三四。
  
  狐狸出现的同时,原本的鹅毛大雪也一起停了下来。它三窜两窜的到了吴老二的面前,冲着地面啐了一口之后,用刚才雾中‘人’脸的声音说道:“吴老二你别给脸不要啊……我是来替我们老大传话的,那什么,那个喇嘛黄幽涧已经死了。按着当年和你们的约定,你和吕万年二人当中一人去接替黄幽涧的位置,给我们老大看家护院。话说到了,姓吴的你看着办……有本事你就别去,看看我们老大会不会弄死你个驴x的……”
  
  “黄幽涧大喇嘛圆寂了……”吴老二没理会狐狸的叫骂,他还没有从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嘴里喃喃的说道:“不对,我和吕万年都看过他的面相,还有三十多面的寿元,不应该是现在圆寂啊……老狐,你透露一点,黄幽涧是怎么圆寂的?”
  
  “你谁啊?刚才你怎么骂我的,忘了?”狐狸冲着吴老二的脸吐了口浓痰,随后继续说道:“你爹我就是来传话了,现在话传到了,你他么爱去不去。最好别去……唉,谁去谁他么是我养的……”
  
  这真是一只嘴碎的贱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