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七章 真相

第十七章 真相

  吕万年……对亲爹说出来这个名字,我并不感到意外。之前听到威廉说到在喇嘛庙里遇到吕万年和一个女人的时候,已经猜到了那个女人与我有关。当初我被吕万年收作了弟子,后来又被吴老二缠上。心里一直都怀疑这二人是图谋什么,只不过我一个乡下孩子,没权没势的还能有什么……
  
  直到威廉说到吕万年身边还有一个女人之后,我这才猛的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和我有关。吕万年、吴老二也是为了这个女人,这才照顾我的。
  
  看着我没有言语,我亲爹继续说道:“当时我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白白捡了这么一个大美人当老婆。你娘是关内来逃难的,你姥姥、姥爷都死在逃荒路上了。看她孤身一个人挨家挨户的卖自己,给口粮食就给人做老婆……”
  
  说到这里的时候,亲爹想起来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时咱们堡子也是刚刚受了灾,口粮自己吃都不够。谁也拿不出来多余的分给个大活人吃,加上你娘的衣服几个月没换,脸也没洗。都以为是个丑八怪,谁也不舍得拿点口粮换个人。
  
  我就看着你娘从村东头转悠到了村西头,又从西头回到了东头。实在看着可怜,我就偷偷摸摸的给了她十斤棒子面。也不要这个人,就是不想看着她饿死。没想到你娘讹上我了,说是拿了我家的粮食,就是我家的人了。当天晚上就住在咱家了,没想到啊……
  
  换了衣服,洗干净了身子的你娘就是个大美人。你爹我长了这么大,再没见过一个人比你娘还漂亮的。别说十斤棒子面了,就是五百斤细粮都值……等着我们结婚之后,我带着你娘出了咱家大门,沈家堡的老少爷们有一个算一个。都看直了眼,不过说什么都晚了,你娘是咱家的人了,改名沈宫氏了……”
  
  我听着入了神,趁着我亲爹换气的功夫,急忙说道:“继续说她……我没见过我妈的样子,小时候你也不说……”
  
  “我带你去给你娘上过坟的,不过后来怕你后妈知道。就再也没去过……”我亲爹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每年的清明和中元,我还是自己去给你娘上坟的。儿啊……我对你娘没说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亲爹再次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生你的时候,你娘是大出血走的。她让我好好照顾你,说完就咽了气……”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亲爹有些闪烁其词。好像是有什么话到了嘴边,不过又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换成了其他的话。这个动作在我的眼里,没等亲爹把话说完,我已经开了口:
  
  “是不是时间久了,你自己都忘了我妈临走之后是怎么说的了?”我再次将手枪拿了起来,当着亲爹面,再次对着房梁开了一枪。已经摸清了我的规律,外面的赵连丙也没有开口询问。
  
  枪声响起来的一刻,亲爹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趁着他惊魂未定,我趁机再次说道:“我妈昨晚给我托梦了,她了临走之前主妇你的话。可不是让你照顾好我这么简单,二叔,你照直说吧。看你说的和我妈告诉我的一样不一样……”
  
  见到我看出来了破绽,亲爹叹了口气,低着头继续说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也不瞒着了……你娘对不起我,她、她临死之前让我把你托付给吕万年,让我不要管你,吕万年自然会代替我照顾你的……你说!你娘和吕万年不清不楚的,我能不生气嘛——我都怀疑你不是我亲生……”
  
  “沈连仲你放屁!”这时候,吴老二恰到好处的醒了过来,他从地面上跳了起来之后,继续指着我亲爹的鼻子破口大骂道:“这世上还有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呸!难得她把自己托付给了你,还给你生了个儿子……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吗?”
  
  见到吴老二跳起来,亲爹急忙跑到了我的身后,哭丧着脸对吴老二说道:“这也不能怪我……吴老二你媳妇临终之前,把你们家孩子托付给了隔壁邻居。你是我的话会怎么想?”
  
  这有什么好想的?你老婆是你邻居的侄女!”吴老二大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明白了吗?你老婆、你妈是吕万年的侄女……”
  
  “你说我妈和吕万年是亲戚?”我忍不住打断了吴老二的话,如果吕万年真是我妈叔叔的话,那和你吴二爷也不会太远,对吧?”
  
  “那个自然就是同门师兄弟了……”感觉自己的话有点多了,吴老二有些犹豫的叹了口气。不过话已经出口,当下他只能继续说道:“不瞒着了,我出现的确是为了你。当时我还在天津准备去见小寡妇,口袋里面突然多了一个纸条,说你最近可能有危险,让我看着你。字迹是你师父的,他有事情不能过来,让我看着你别出危险……”
  
  等一下!你说沈炼他妈和吕万年是亲戚?那也不对啊……”亲爹还是找到了一个破绽,对着吴老二继续说道:“他们俩一个姓吕一个宫,姓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是叔侄?”
  
  “一个姓宫,一个姓吕又怎么样?这里不是还有一个姓吴的吗?”我看了一眼吴老二之后,继续说道:“二爷你又开玩笑了,你们三个人的姓里都有个口字,分明就是排好的姓氏……你和吕万年、我妈都是亲戚。什么同门师兄弟,以为我还会信吗?说吧,倒地是怎么回事……”
  
  “就知道你小子长大了,不好糊弄……”吴老二走到了饭桌前,给自己倒了杯酒,仰脖喝下去之后,继续说道:“我们三个人都是亲戚,吕万年最大,我第二,你娘老三。原本你娘还可以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的,不过她突然得了一场病,最多只有两年的寿命。你娘想要在大限到来之前,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