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五章 尘封

第十五章 尘封

  威廉说到这里的时候,再次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之后,继续对着我说道:“我这一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光怪陆离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以控制天气变化,我们的神话都不敢这样写……”

  威廉说话的时候,我正在盯着吴老二。自从刚刚这个外国人说到大喇嘛嘴里提到吴道义的时候,我已经将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听你和吕万年说起来过?”

  “你不想听听后面的事情吗?”吴老二指着在我身边抽烟的威廉,继续说道:“后面又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场赌谁赢……”

  “吴道义,那个女人是谁?”看着吴老二还想要插科打诨的混过去,我回身几步走到了他的面前。盯着有些尴尬的吴道义继续说道:“当年吕万年为什么会收我做弟子?这边我去过蛤蟆嘴之后,那边你就出现了。这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又来——”

  我的话说到了一般,吴道义突然一翻白眼,当着我的面倒在了地上。随后一边吐着白沫一边抽搐了起来,自打吴道仁出现以来,有一阵子没看见这老东西抽风了。想不到今天他又把自己豁出去了……

  这次不能这样就算完了,我冲着门外大声吼道:“赵连丙!找木头架上个火堆。你吴二叔过去了,一会送他羽化成仙!”

  我的这一嗓子刚刚喊出去,便听到了门外传来了老赵的声音:“厅长,沈老爷来看你了。老爷子您留神脚下的台阶……”说话的时候,赵连丙亲自搀扶着沈连城走了进来。他知道我和沈老爷的关系,也没通报直接将他带了进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沈连城进到了房间之后,先是看到了一个外国人站在门口。又看到吴老二倒在地上抽风,我一脸怒气的瞪着他。看到了吴道义倒地之后,沈老爷急忙走了过来,拉我到了角落里,继续说道:“好机会啊……大侄子你听我的,西屋的柜子里面有耗子药。一会你把它找出来,喂给吴老二吃下去。然后趁着天黑挖个坑一埋,这就是老天爷的意思啊。我出三千大洋,三位长官一人一千……”

  之前沈连城几次想要弄死吴老二,我都是拦着的。不过现在倒是要看看吴道义有没有胆子吃下去耗子药……

  看见我默认了,沈连城好像年轻了二十岁一样。怕我后悔,他自己跑着去了西屋拿耗子药了。赵连丙有些不托底,当下在我耳边说道:“厅长,这个不合适吧?还有个外国人呢……他出去一乱说,大帅那边也很被动。要不先把这个外国人指走?”

  看了有些错愕的威廉,我开口对他说道:“一会我们吴二爷要升天,你肯保守秘密的话。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还有,琼斯先生死之前,还留着一个笔记本。我也可以一起交给你……”

  威廉犹豫了一下之后,再次点上一根香烟,对着我说道:“我的汉语不是很好,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对了,我有点东西遗失在外面了,出去找一下,一个小时之后回来。一个小时足够了吧……”

  “我还等着你回来把后面的事情说完,一个小时之后见......”我的话说完,威廉转身离开了屋子。随后沈连城手里捧着一个荷叶包走了进来……

  “还是大侄子你知道疼人,连外国人都打发走了。好,这就是沈家的老爷们。”说话的时候,脸色有些涨红的沈连城来到了吴老二的身边。想要用手扒开他的嘴,把耗子药灌下去。

  这边刚刚扒开吴老二的嘴巴,一口白沫子便喷到了沈连城的脸上:“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大侄子你赶紧帮我擦擦,吴老二这一身暗病,可千万别传染到我身上。眼睛里面也有,帮我找点清水洗洗……”

  看着吴老二一动不动的样子,我心又有些软了。一边帮沈连城擦拭脸上的白沫子,一边继续说道:“叔儿,你放着一会我来……你和打听个事。你还记得我妈吗?小时候我去她份上拜过几次,这么些年了,别说坟地了,我连她长什么样子,她的名字都忘了……她是姓宫,不是咱们沈家堡的人,对吧……”

  “这个时候,你这么想起来这个了?”沈连城看着我的样子有些落寞,当下叹了口气,继续说道:“那就一会在收拾吴老二……大侄子,这个也不怪你。你生下来不久你娘沈宫氏就走了,一个吃奶的孩子能记住什么?能记得你娘姓宫那就不错了,她是关内来逃荒的。到了咱们沈家堡的时候,爹娘亲人都死了。也找不到什么亲戚,最后也是没有办法了,就把自己嫁了。结果让你爹占了个大便宜……”

  说到这一段,沈连城的眼神有些放光。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一开始你娘身上那个埋汰啊,一脸的油泥不说,身上的老棉袄可能上身就没洗过。一身酸臭的味儿,去谁家谁也不要。最后你爹看你娘可怜,就把她收下了。

  你爹那个人不大方,加上你爷爷奶奶走的早,也没人管他。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也没请请屯子里的老少爷们儿,当天下了顿面条,就当是喜面吃了。结果第二天新媳妇洗干净了之后,在这么一看,方圆百里都找不到这么一个大美人……你是不知道,屯子里那些老爷们那个后悔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沈连城叹了口气,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可惜你娘福薄,没熬过生你的那一关。要是当年再挺挺,现在看你做了大官,她心里还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这事我第一次听,我二叔都没说过……”这时候,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再次对着沈连城说道:“叔儿,你还记得我娘和二郎毛的吕万年、吴老二是一起到的沈家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