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四章 诈赌

第十四章 诈赌

  大喇嘛说话的时候,走到了佛堂门口。伸手推开了佛堂大门,看着外面的风雪,笑了一下之后,突然回头冲着吕万年和女人的方向说道:“还没到子时,吕施主有没有胆量加注?”

  听到了大喇嘛的话,吕万年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之后,说道:“活佛,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出家人小赌怡情也就得了,咋还想一步到位直接成佛祖?三百两银子可以了……”

  大喇嘛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之后,这才摆了摆手,再次说道:“果然外面说的没错,吕万年会过日子……你别担心,就是三百两一个大子都不加。我们加注另外一个——我输了的话,除了亲自带你们去秘境之外,还会告诉你那只猫的下落……”

  “我就知道!”没等大喇嘛说完,吕万年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喇嘛的鼻子继续说道:“我就知道活佛你一定知道那只猫的下落,加注!我再加三——二百两银子!给你凑个整。”

  “我都说了,这次加注与银钱无关。”大喇嘛笑着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我加注了那只猫的下落,吕施主也应该出一个差不多的加码。这样,你打开蛤蟆嘴,让我喇嘛进去看一眼如何?”

  “活佛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听到大喇嘛说到了蛤蟆嘴,吕万年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消失。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蛤蟆嘴里面是什么你知道,一定要看的话,那就是和我翻脸了。大家一项井水不犯河水的,为了这个翻脸,活佛你真准备好了?”

  吕万年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的女人也跟着一起站了起来。女人看了一眼大喇嘛,说道:“黄幽涧,要不干脆你们俩也别煞风景赌雪了。这样,咱们打一场吧。我和吕师兄一国,姓黄的你随便找帮手。贺兰山上精怪众多,只要你有本事,请下百万天兵也使的……”

  “你怎么不说把吴道义也请来?你们同门三个人一起联手,足够断了我贺兰山的根基。”大喇嘛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加注就不加注,何苦这么吓喇嘛我?既然你们俩不愿加注,拿我们还是按着之前的价码来。”

  看见这三个人完全不把自己二人放在眼里,威廉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在孙殿臣耳边低声说道:“听到了吗?这些都是什么人?孙你是异士,一定知道他们的来历。”

  “你真是太看得起我这个‘异士’了……”孙殿臣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东家,和面前这三位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是了。别的不说,那个大喇嘛有操控地精山灵的本事。我见到个狐仙都要客气说好话,人家直接当下人用。我这个‘异士’连他的下人都不如……”

  在威廉的眼里,孙殿臣就是极有本事的术士了。现在听到他怎么评价这几个人,威廉自己原本心心念念的佛祖舍利也不放在心上了。他现在指望多探听出来一点这几个人的消息,留到日后或许还能发现更大的秘密。

  这时候,佛殿外面刮起一阵阴风,听起来好像是有女人在哭泣一般。听到了风声,大喇嘛叹了口气,站在门口对着外面的风雪说道:“这里是佛门胜地,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今天我有贵客招待,明天……明天再说……”

  没有想到大喇嘛说完之后,外面的风雪之声反而越发的大了起来。风声变得越来越凄厉,好像一个发了疯的女人在咆哮个不停……

  威廉听到风声,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风雪之声当中好像有一只小手,再挠着他的心肝一样。不止是威廉,有点道行的孙殿臣已经跪在了地上。黄豆大小的汗珠滴滴答答滴落到了地上,随着风声的节奏,他竟然开始手舞足蹈了起来。

  “孽障!你们还不收手,真以为喇嘛我不敢超度你们吗……”大喇嘛皱了皱眉头,随后回头对着吕万年和女人说道:“见笑了,今晚原本是给这些畜生们放焰口的日子。耽误了一会,又不是不给它们——你们不要乱叫了,明晚喇嘛双倍给你们,这总可以了吧……”

  “呸!喇嘛你真以为我们兄妹是瞎子吗?”吕万年还没说话,女人突然瞪起来眼睛。指着门外的风雪说道:“这马上就到子时了,现在这是算雪停了,还是你养的山精地灵闹腾出来的风雪?”

  “外面有风有雪的,那自然就是风雪没有停嘛……”大喇嘛看了一眼风雪当中的夜空之后,继续说道:“我佛慈悲,我是个出家人,怎么会做出来作弊那样的事情呢?佛祖知道会不高兴的,我命中是九世的僧人。怎么敢触佛祖的霉头?这样的事情别说做了,想想都是罪孽——我佛慈悲……女施主你怎么可以这样揣度喇嘛……”

  “喇嘛你够了!还敢耽误时间……”这时候,吕万年已经冲到了喇嘛的身边,从腰间抽出来一柄细长的软剑。迎风一抖,响起来一阵尖利之器破风的声音来。这声音响起来的同时,原本门外的大风大雪突然停下。片刻之后,连个小雪片都看不到了。

  见到雪停之后,吕万年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对着大喇嘛说道:“现在风雪都停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喇嘛我已经赢了,那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大喇嘛跟着笑了几声,随后指着天空中挂着的满月,继续说道:“你自己看,现在是什么时辰……”

  吕万年自然看得出来,刚刚过了子时。气的他也不客气喊什么活佛了,直接开口骂道:“死贼秃!你九世的僧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呸!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贼秃,我就说一晚上的风雪声怎么变了,敢情都是你在作弊,借来假风假雪来糊弄我……”

  “现在是不是过了子时吧?”大喇嘛一脸‘无辜’的看着吕万年,随后继续说道:“认赌服输,不要输了就倒打一耙,佛祖都会生气的。你要是心疼三百两银子的话,可以别的代替嘛……我也不要去蛤蟆嘴了,你们七家人都有长生不老的本事,也可以透露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