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一章 等价交换

第十一章 等价交换

  我笑着摆了摆手,对着赵连丙说道:“老赵,辛苦你和弟兄们一下。你带着他们俩去庙门口。沈中平的婚礼差不多了,算着时间沈连城应该过来我了,你代我去迎迎。”
  
  “是,我就在大门口,您老有事喊一嗓子,我就回来……”说完之后,赵连丙带着俩警察对着我敬了个礼,随后三个人一起离开了屋子。
  
  看着屋子里没有了外人,我这才再次对着威廉说道:“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为什么不在奉天的时候明着说?你是个洋人,又有你们大英帝国总领馆的势力。就算是去找我们家大帅,也容易的很。”
  
  “沈先生,恕我直言,这件事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请原谅——我需要一点药草来提神,刚才真把我冻僵了。”说话的时候,外国人从地上捡起来自己的香烟和打火机来,自顾自点上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我来到奉天的第一天起,就感受到了来自你们最高领导层的压力。我找到了和琼斯尸体有过接触的军人,不过他们都以现在正在和北平政府打仗为借口,拒绝了我的询问……”
  
  说到这里的时候,外国人顿了一下。吐出来一个漂亮的烟圈之后,继续说道:“接下来我每一步都不顺利,你们的奉天督军张作霖元帅派人接见了我。将琼斯先生的验尸报告给了我,这报告是奉天医院的德国医生开具的。上面写着琼斯先生是被烈性炸药炸碎的,发现尸体的位置是在一处古墓旁。根据推测他是在组织一场考古发现的时候,被自己的炸药炸死的。
  
  当然,用另外一个说法就是盗墓。因为事情牵扯到了中国的法律,为了保存大英帝国的颜面,这才将他的尸体火化处理。不过我个人并不能认同这个说法,最后想尽了办法,用了一千块大洋终于买到了一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你,几天前的沈秘书,现在的沈副厅长参与过琼斯先生死亡的事情。想要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只有你知道了……”
  
  威廉的话,我并不感到如何意外。不过总算是个好消息,没把沈连城牵扯进来。
  
  “早这么说的话,不早明白了吗?你何苦再惹这些麻烦……”我看了他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老琼斯被炸死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我也是那次为一生还的人,你想知道的,这天底下只有我一个人能告诉你。不过威廉教授你知道的,这世上做什么事情都需要等价交换……”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厅长先生你说个数字,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可以满足你。”说话的时候,威廉看了吴老二一眼。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琼斯先生是大英博物馆的雇员,大英博物馆的人已经到了北平。他们愿意出一万英镑的悬赏,来得到琼斯先生的死因,以及他的生前遗物……”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威廉故意拉了一下重音。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北平的汇价算,一万英镑等于十一万块大洋左右。不管在哪里都是一笔巨款,沈厅长,这个数字你满意吗?”
  
  “威廉教授,你想多了。谁说等价交换就一定要用钱买?”一万英镑的确是笔不得了的巨款,如果放在我还没有从北平回来之前,那就算是天大的秘密也要拿出来换钱了。可是这几个月动不动就看见数不清的金子,早就不把这一万英镑放在眼里了。罗四维动不动就千八百两黄金拿出来送人,之前我的一千两金子还存在他那里。一千两金子,怎么也比一万英镑值钱吧……
  
  看着威廉的表情有些错愕,当下我继续说道:“我要交换的是情报,琼斯生前也说过让我将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燕京大学的威廉教授。不过他也没敢说让我白白的说出来,说可以等价的交换情报——还不明白?你先把凤凰岭托天梁的孙殿臣,以及吕万年的事情说清楚。然后我再给你等价的消息……”
  
  “厅长先生,孙殿臣先生只是我之前游历奉天的时候,认识的一位朋友。听到他对中国文化有自己的见解,这才推荐给琼斯先生认识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威廉无意当中看了吴老二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至于吕万年先生,我便没有什么接触。他是你的师父,吕先生的事情,不应该问我吧?”
  
  “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威廉先生,你的消息不足以我用那次的生死见闻来交换。”说话的时候,我将地上的东西都捡了起来,塞进了他的背包里,随后继续说道:“你说的对,我现在是政府官员。大帅又下了封口令,实在不好对你说什么。威廉教授,我年纪大了需要休息,就不留你住宿了……”
  
  说到年纪大了的时候,身后的吴老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到我看他,吴道义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年纪大了是要早点休息,你快过二十大寿了,可不能出什么意外。一旦你哪天不小心崴了脚脖子,那可不得了……”
  
  我没理会吴老二胡说八道,当下回头对着脸色有些发苦的威廉继续说道:“那么提醒你一下,琼斯老先生身亡之前,说过你和孙殿臣在一起打连连。还说有关吕万年的事情,你也都知道。这个才是值得我交出来琼斯遗物的条件,你考虑一下……”
  
  “看来琼斯先生告诉你的事情不少……”威廉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使劲抽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好吧,希望沈厅长听完了我的诉说之后,可以交换出来等价的情报……
  
  相信你已经知道一些了,吕万年先生——是一位活了很久,几乎不会死亡的异士。除了他之外,还有剩下六家,这是我二十二年前因为风暴困在贺兰山上的一座喇嘛庙里,听到一位大喇嘛说的。和我在一起躲避风雪的,还有你的师父吕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