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八章 我叫吕万年

第八章 我叫吕万年

  是老琼斯死之前,曾经说过一个叫做威廉.路易斯的燕京大学教授。还说这个叫做威廉的知道吕万年的事情,让我去找他,把蛤蟆嘴发生的时候告诉这位威廉教授。天底下重名重姓的人多了,此威廉未必就是毕威廉。

  不过我还是让老赵把那个外国人叫了进来,片刻之后,一个头戴旅行帽金色头发,满脸大胡子的外国男人走了进来。

  见到了面前一桌子酒菜之后,他先是咽了口口水。这才摘下了帽子,认出来我是这里的主人,对着我微微的欠了欠身,说道:“尊敬的先生,请允许我自己介绍一下——我叫做威廉.路易斯,来自英国,现在是燕京大学历史学的教授。”这几句中国话说的虽然流利,不过还是能听出来不是本国人所说。

  说话的时候,他走到了我的身边,主动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手。随后继续说道:“我是来缅怀一位老朋友的,这位朋友几个月之前去世了,我想重走他人生最后一段时光所走的道路。不过似乎有些准备不足,当地政府给我的地图有偏差。找不到后面要走的路线,而且我的食物也吃光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购买一些食物……如果您可以再卖给我一些中国酒的话,我将感激不尽……”

  还真是那个威廉.路易斯……当初去北平的时候,有过去见他的想法,只是后来被倒九仙的事情耽误了。想不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最后还是见到了。不过我可不信他是迷路了才找到这里的说法,按着老琼斯的说法,这个威廉.路易斯是知道吕万年的,那怎么可能不知道吕老道出家的二郎庙?

  既然你装作不知道,那我陪着你装。当下我起身笑了一下,指着一桌子的菜肴说道:“加双筷子的事,提钱就远了。老赵,把沈连城送的一坛子闷倒驴打开。请这位外国朋友喝两盅,今天敞开了喝。算是补上了白天那顿喜酒,吴二爷你坐过来一点,给外国朋友让个座。”

  说话的时候,趁着威廉不注意,我冲着吴老二使了个眼色。吴道义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后坐到了我的身边,笑嘻嘻的说道:“我就喜欢和外国朋友喝酒,上次在天津的时候,和个比利时的小寡妇喝过。喝完就后悔,外国寡妇的劲儿太大。上头……”

  “太感谢了,尊敬的先生,您是我见过最慷慨的绅士。”外国人没有注意吴老二说什么,坐下来之后,他冲着我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请您告诉我您的名字。日后您去北平的话,请务必来燕京大学找我。我请您吃最正宗的涮羊肉……”

  还以为这外国哥们会说请我吃西餐,没想到他竟然拐到了涮羊肉上。当下我哈哈大笑了几声,随后夹了一筷子炖肉放在了威廉的碗里。说道:“咱别客气了,先吃。吃饱喝足之后再唠……”

  原本以为这个威廉说没有东西吃,不过就是个说词。没有想到他提起来筷子就不放下了,一整桌的酒席他自己吃了一半。这狼吐虎咽的样子,没有一两天不吃饭可装不出来。

  “我也见过几个老外,可真没有你这样的。”吴老二说话的时候,端起来酒壶给威廉倒了一杯酒,随后继续说道:“尝尝这个,这个叫做茅台。就是前两年得了巴拉马金奖的那个茅台,你多喝几杯诓诓菜……”

  威廉之前已经喝了几杯,听了吴老二的话之后,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朋友,虽然这也是好久,可是它并不是茅台。茅台酒我是喝过的,完全就是两个味道。当然,我并没有轻视这种酒的意思,这也是我在中国喝过最好的白酒之一。”

  “敢情这个不是茅台啊,让他们骗了我几十年。今天要不是你说,估计我到死,都以为这个是茅台。”吴老二说话的时候,看了我一眼,随后给自己也倒上一杯酒。主动和威廉碰了一下,说道:“感谢这位外国朋友解惑,没啥说的,我敬你三个……我先打个样……”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连喝了三杯,随后对着赵连丙手下的小警察说道:“这酒太凉了……眼看着就要下雪了,咱们守着凉炕喝凉酒哪行?那个谁?烧壶开水把酒温上。身后就是炕,喝大了就上炕睡觉……”

  旁边的火炕炉子上,就做着现成的开水。按着吴老二的吩咐,小警察到了一盆开水,将水盆做在了炉子上。随后将几个酒壶都在水里温着。

  闷倒驴加热之后,酒劲能大一倍。几年前沈家堡就有过按着冷酒的量,喝了热过的闷倒驴喝死的。见到酒温的差不多了之后,吴老二亲自端过来酒壶,给威廉倒了三杯酒。随后看着这个外国人喝了下去。

  这三杯酒喝完之后,在一边看明白了的赵连丙站起身来。给威廉的空酒杯倒上了热酒,随后笑着说道:“轮到我了,外国朋友陪着吴二叔喝了三杯。我这个做小辈的怎么也不能差了,我这三杯酒你也得喝了。看见没有?我是奉天的警察,你不是迷路了吗?回去我找人带你去,只要是奉天地界,你想去哪就去哪……”

  这位威廉教授在北平也见过这么劝酒的,这下没有什么好说的。端起酒杯又是三杯下肚,这三杯酒下去之后,两个小警察轮番上来敬酒。这一圈下来,威廉已经有些迷糊了。

  最后轮到我了,趁着两个小警察敬酒的时候,我将酒杯里倒上了白水。准备把这个外国人喝倒了之后问话,这个时间掐的未免有些太准确了。我刚刚回来,他人就到了。说不是为了特意堵我,我怎么都不会相信……

  只是我的酒杯还没端起来,威廉突然捂住了嘴巴,随后转身向着门外跑去。只是人还没跑出去,已经张口将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又一股脑的吐了出来。

  “看看,怎么喝多了?”吴老二笑嘻嘻的走到了威廉的身后,忍着恶心拍打他的后背。一边拍打一边继续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吕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