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章 威廉.路易斯

第七章 威廉.路易斯

  二郎庙还是之前的样子,不过大殿上已经有了点香火。之前听沈连城说过要请外地的老道来主持,现在看起来人还没到,只是附近的老百姓偶尔来庙里上上香。赵连丙算是尽心尽责了,虽然只有两个手下,可也是把他们分了班,三个人挨个出去站岗。我说话都没用,只能认了自己已经是警察厅副厅长的事实。

  没过多久,沈连城的管家带着人来收拾。上次带来的被褥早就被收走,这次又铺上了暂新的的被子、褥子,就好像提前算到了我又会搬过来居住一样。

  看着在收拾的沈府管家沈德泉,他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对他的感情和沈连城也差不多。当下我让沈管家放下手里的家什休息一会,说道:“德泉叔,我走了之后,沈中平他娘那边是不是骂我了?”

  “她就那样人,沈家堡谁没让她说过?”沈德泉微微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看在你爹和中平的面子上,你还是别和中平娘计较了。我虽然是个下人,也是看着你和中平长大的。刚才闹了那么一下子,让我们家老爷很下不来台啊。”

  “我这不是也后悔了吗,不过中平他娘的话你也听到了。德泉叔你是我不炸火?”叹了口气之后,我继续对着沈德泉说道:“不过是让我叔儿坐蜡了,等着沈中平的喜事完了,我去给他磕头赔罪去。”

  “别,你现在是奉天城的警察厅长,你给我们老爷磕头,还不吓死他?”沈德泉笑了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事谁也别提,两天就过去了。你爹就借了两天房子,明天晚上他们一家子一搬走,你就回家住。现在你是大官了,也让我们沾沾你的官气。”

  “我二十不到的毛头小子,哪有什么官气?”我笑了一下之后,掏出来十块大洋塞给了沈德泉。说道:“当初要不是你和我叔儿,我沈炼早就去要饭了。这点钱德泉叔你拿着。等你们家小子娶媳妇的时候,我再备一份大礼。”沈德泉原本说什么都不收,最后还是被我强塞到了他的口袋里

  把大洋塞进了沈德泉的口袋里之后,我继续说道:“德泉叔,你看看我那个弟媳妇怎么样?她怎么就看上沈中平的?”

  “原本这是你们家的私事,轮不到我说……”说到这里的时候,沈德泉回头看了一眼房门的位置,确定没有外人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不过我也姓沈,咱们都亲戚连着亲戚。有些话我知道了不说也不好……沈炼,你那个兄弟媳妇真不是一般人。有人看见她弟弟去了蛤蟆嘴......”

  当初沈连城回来之后,并没有将蛤蟆嘴的事情透露出去。沈家堡的人还以为那里是龙潭虎穴,走路都要绕着走。可是就在他们姐弟俩跟着沈中平回到沈家堡之后不久,他们俩突然开始打听蛤蟆嘴的事情。

  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大家伙都抢着说,还说了上次我们被朗显生的人马掳到了蟆嘴的事情。雷鹏对这一段很赶兴趣,数次去找沈连城打听那次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沈老爷还是知道轻重的,只是说他年纪大了没有上山。想要知道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只能去奉天找我打听。

  虽然雷鹏没敢来奉天找我的麻烦,不过就在三天之前,有来沈家堡做买卖的货郎说,看见一个外地人在嘴子山下转悠,还向他打听蛤蟆嘴怎么走。这货郎知道蛤蟆嘴的厉害,从来没敢上去过。当下推说不知道匆匆忙忙的跑开了。

  等到这个货郎在其他屯子里做了一天买卖,再次路过嘴子山脚下回家的时候,见到昨天向自己打听蛤蟆嘴的男人从山上下来。

  第二天货郎来沈家堡做生意的时候,和沈连城说起来这件事,生巧看见雷鹏从不远处经过。这个姓雷的男人前天一天一夜都没有回来,这个沈连城是知道的。现在看起来这个外地人是去了蛤蟆嘴。

  最后,沈德泉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们老爷和货郎说了,这件事让他别出去乱传。还给了一块大洋,别看他是做小买卖的,可是知道分寸,不会乱说的。”

  “雷鹏去了蛤蟆嘴……”我对这件事并没有感觉到意外,之前好像听他们俩提到过蛤蟆嘴。这次过去探探虚实也不算意外。

  不过沈德泉会错了意,他以为这件事很重要。当下继续说道:“不止你这亲家弟弟,还有个外国人好像也进了蛤蟆嘴,就是昨天,砍柴的沈老六在虎子山下见到个外国人。用咱们的话打听蛤蟆嘴的事情,老六认生没敢说话,回来和我们老爷说了。他不会说话,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那个外国人说的蛤蟆嘴,他是听得真真的……”

  蛤蟆嘴又开始热闹起来了,这个让我有些意想不到。不过那里的东西早就被张作霖的人搬空了,就算去找也不会发现什么。

  又唠了两句之后,沈德泉看我没什么好说了。当下识趣的继续收拾房子,连火炕都通了一遍,还准备好了晚上生火用的柴火。现在天气冷了别在冻着。

  沈德泉带着人把二郎庙收拾了一番之后,便离开了这里。临走之前说晚上的时候,沈连城会亲自过来看我。让我们爷俩好好唠唠。话里话外的意思,让我别当了副厅长就冷落了当年的恩人。

  沈管家离开之后不久,沈连城又让人送来了整桌的酒席。这些都是沈中平大婚的席面,看样子又是沈连城花的钱。

  当下,我将二郎庙所有的人都叫来过来,几个人围拢在了一起,准备开始吃喝的时候。庙外突然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来:“请问里面有人吗?我迷路了……可以给我点东西吃吗?我可以付钱……”

  听着动静有点别扭,当下,赵连丙放下了筷子了,亲自带着个警察走了出去。片刻之后,老赵回到了饭桌前,对着我说道:“沈厅长,外面是个外国人,说叫什么威廉.路易斯的,想要讨点吃的……”

  威廉.路易斯?这个名字听着怎么这么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