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章 雷家的传说

第六章 雷家的传说

  吴老二这是话里有话啊,我正想要问几句的时候,却被县长亲自拉上了台。被强按到了行礼的我亲爹和他后老伴的身边,听他们说话的意思,一会是要一起接受新人跪拜的。别人是拜天拜地、拜父母,今天改了规矩,加了一个拜兄长……

  自古起来,从来没有听说过爹妈在世的时候,新人结婚还要拜大哥的。这时候,听到亲爹后老伴对着她那边的亲戚说道:“我这个后妈可是天下难找的,沈炼他妈走了之后。我就把他当成是自己亲生的一样一样……什么好吃的我们两口子舍不得吃,都让给这孩子吃了。那真是冬有棉、夏有绸的,不亏心的说,我对亲生的沈中平都赶不上对他大哥上心。要不沈炼能一早就赶过来参加他弟弟的婚礼吗?孩子刚刚当了奉天警察厅的厅长,怕给他添麻烦,我们都没敢说他弟弟结婚的事——啥?你问这个警察厅长是个多大的官?和张大帅平起平坐,或许还比大帅爷高半级……”

  这娘们儿胡说八道的时候,跟着我回来的俩警察低头憋着笑。站在身后的赵连丙都替我尴尬,老赵一个劲儿的咳嗽,示意俩警察别笑出声来……

  当下我实在坐不住了,也不理会身边跟着起哄的那些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之后,直接向着院外走去。沈连城正在帮着我亲爹照顾客人,急忙拉住了我,说道:“大侄子,中平大喜的日子,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都看你爹和我了……”

  “叔儿,他们儿子结婚,你说我这个当邻居的凑什么热闹?”我拉开了沈连城的手,继续说道:“今天我会二郎庙住,明天再过来给您老磕头赔罪。今天我真待不下去了,怕一会老天爷打雷收人,我沾了连累。”

  这几声说的虽然不大,不过这院子里的人都听得真真切切。原本热热闹闹的场面一下子冷清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看着我这边。知道底细的人都明白我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心里都在替我打抱不平。

  知道我继续留在这里,只能闹的越来越僵。当下沈连城叹了口气,也不在留我,吩咐了管家带上两个人,跟着我去二郎庙布置。然后回去推说我还有紧急的公务处理,要先走一步。

  我这边刚刚从沈连城家出来,后面便响起来一阵喊打喊杀的声音来。随后,衣服被撕烂的吴老二也从里面逃了出来。他两边脸颊各留着一个巴掌印,身后原本还有十几个大小伙子追出来。见到他到了我身边,知道这次又不能报仇了,当下只好悻悻的回去。

  看着吴老二眼泪都被打了出来,看着他说道:“我就纳闷了,二爷你是不是把沈家堡的女人都睡了一遍?要不这都多少年了,你还能这么遭人恨。”

  “我说我冤枉你信吗?”吴老二拉了拉被撕烂的衣服,挡住了他那一身白肉之后,继续说道:“刚才你也听到了,沈家堡只要有个寡妇和人好了,这笔账就要算在我身上。我是好小寡妇不假,可也不是只要是个寡妇我都想睡一觉。刚才我看见沈老七家的寡妇了,那老娘们有三百斤吧?我眼瞎了那么不挑食?只要是个屎盆子就要扣在我头上……”

  “那还不是你的底子就那么样,屎盆子不扣你身上扣谁身上?”看了吴老二一眼之后,我将身边的人散开。看着他们走开之后,低声继续说道:“说正事,刚才你说那姐弟俩的胆子大,是什么意思?”

  “我也是以前给你师父做师弟的时候,听他说过雷家的人因为相貌太明显,经常要依靠宗门大族生活。”吴老二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之后,继续说道:“他们会把自己家的女人嫁到这些宗门大族当中,靠着夫家的势力生存。沈炼,我给你道个喜,雷隐娘估计是看中你的势力了。不过你师父绝对不会答应这个婚事,她索性嫁了你弟弟……”

  这个回答让我有些诧异,随后继续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你开玩笑吧?雷家姐弟俩那样的本事,还需要依靠别人活着?我现在手里端着机关枪,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这事就要怪雷家的祖先不知道低调了,听你师父说,当年有人造谣说想要长生不老的话,就要抓住有雷家血统的人,用他们的血肉炼制丹药,服下去就可以产生不老。那时候雷家人虽然也有本事,可是架不住对头的人多。而且他们的外貌特征实在太明显的,就算染了头发和皮肤,也容易被人说发现。

  那个时候,雷家人几乎死绝了。后来家族当中出了一个绝世美女,把自己送给了当时的皇帝。借着皇家的势力,将仇家杀了个干净。不过吃了雷家人,就可以长生不老的传说还是流传了下来。

  后来改朝换代,又有雷家人被杀掉吃了。无奈之下,又有雷家的女人嫁给了当权者,或者有本事的修道之人。这才把雷家血脉保存了下来,幸好雷家女人长得一个个都美若天仙,要是像沈老七家的胖寡妇,那早就绝户了……”

  想不到雷家还有这一段,我刚想要再问几句他们家史。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当下对着吴老二说道:“那现在雷家是不是还有什么大仇家?他们姐俩不是打算把祸水引到我这里来吧?”

  “雷家的传说只要还在一天,他们就不缺仇家。”吴老二说到这里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沈连城家的方向,见到雷鹏没有出来,这才继续说道:“别小看这姐弟俩,我前些年闯荡江湖的时候,好几次听说有人花大价钱要抓他们俩。结果这姐弟俩还在,花钱抓人的都进了棺材。”

  说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汽车边,上车之后,我对着吴老二说道:“那么有本事,还要找个势力靠着,那这姐弟俩背后的仇家不是更不得了吗?二爷,你还知道什么可早说,要不就和大爷商量一下,让他没事出来遛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