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章 犯案

第四章 犯案

  当听说我坐上了警察厅副厅长位置的时候,吴老二竟然比我还要兴奋。他一把拉过了我的肩膀,说道:“警察厅的副厅长,那可是了不得的大官了。你们张大帅一出手就是大手笔……那什么,你做了警察厅,那是不是就能查到整个奉天的户籍了?帮我个忙……”

  吴老二有事求我,八成是他和吕万年的什么隐秘事情,这是想通过我警察副厅长的势力,去查什么人或者事情。

  当下我好奇心起来,对着他说道:“你吴二爷都开金口了,只要我能做到的,那一定是没话说。是要查哪一段旧档案呢?还是要查哪一年一直没破的悬案?”

  “没那么复杂,就一点小爱好……”吴老二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帮我查查奉天城里哪有刚刚死了男人的小寡妇,二十岁往上,三十五往下的有多少要多少……”

  “呸!”见到吴老二色眯眯的样子,我冲着他的脸啐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这几天大帅要出红差,这么也要枪毙几个师长旅长的。这些死鬼家里的老婆、姨太太一大堆,你自己去寻摸。我丢不起那个人……”

  原本我打算把吴老二的话留在这里看家,带着他回沈家堡的话,估计这老小子能被村民们活活打死。不过现在我突然反应过来,把他留在奉天房子里也不安全。

  吴老二要真不知死活,趁着我回沈家堡的时候,自己去撩哧军官的未亡人。被捅到张作霖那里也不好交代,张大帅不敢去招惹吕万年的师弟,弄不好会把这口气都撒在我身上。虽然不至于枪毙,可是这个新上任的副厅长指定守不住了。还要丢人现眼的挨顿骂,我何苦替吴老二顶这个雷?

  反应过来之后,我对着吴老二说道:“,吴二爷,明天一早,你跟着我回沈家堡——这次有我在,他们打不死你……”

  “你这话说的我更没底了,打个残废也不行啊。”吴老二苦笑着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上次沈炼成打我的伤,到现在都没好。我就别回去了,待在你这里等罗四维回来,拿到那一千两金子之后,我就不在丰田待着了……”

  “二爷,两条路……”看着吴老二嘴里磨磨唧唧,当下我也没客气。对着他伸出来俩手指头,继续说道:“一,你跟着我一起回沈家堡,有我这个警察厅的副厅在,沈连城那些人不敢乱来。二,你自己留在奉天城,不过为了全奉天城的寡妇们着想,我得把你关在警察厅的监狱里。什么时候我从沈家堡回来,什么时候放了你。两条路你打算走哪一条?”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选监狱吗?”吴老二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看在我和你师父的关系份上。千万保住我这条命……”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警察厅派来送我的汽车就到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除了给我指派的专车之外,金厅长竟然还又派了两名警察保护我。说这是警察厅的规矩,到了厅长、副厅长级别的官员,都是这样的配置。

  除了这俩保镖之外,金厅长还将赵连丙一并派到了我的身边。给了老赵一个侦缉队长的职务,他侦缉队三十来人,也都在我的管辖之下。这次赵连丙主动要求护送我来回沈家堡,当下,他亲自开车,载着我们四个人一起回到了沈家堡。

  昨天何玮昌亲自给我们县长打了电话安排,这次他再次带着沈家堡的老少爷们在村口恭候着我。

  汽车到了村口停下之后,县长亲自过来拉开了车门,将我迎了出来:“上次我就说沈厅长你不是凡人,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这才几天的功夫,沈秘书就变成沈秘书长了。轮着职位都在我之上了,这么算着用不了几年,老弟你起码也是个省长、督军啥的。到时候你可要多多关照一下老哥哥……”

  在帅府的时间不长,却认了一大堆的老哥哥。我心里说了一句,同时和县长客气了几句。就在这时,看着站在后面的沈连城脸色不对。回头冲着他目光所及的位置看过去,就见怯生生的吴老二刚刚下了车。

  “叔儿……你先消消火。”当下我急忙拉住了气鼓鼓的沈连城,随后继续说道:“今天是大帅放话让我回来省亲,吴老二也是大帅指名点姓要求陪我回来的。他真有个一长两短的,我回去没法在大帅面前交代。”

  张作霖的名头还是够用的,听到了我的话之后,沈连城虽然有些意外,也只能认了:“大侄子,既然是大帅点名了。那我们这些老乡亲也不能难为你,不过这次他不能离开你。也不能向上次那样去住二郎庙,哎……上次就是没看住了,又让他趁机办了丑事……”

  这几句话让我愣了一下,看到我没听懂,沈连城拉着我走到了一边没人的地方。凑到我的耳边,低声说道:“他上次走了之后,你老七叔留下里的寡妇就怀上了……一个看不见就这样,丢人啊……”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当下对着沈连城说道:“吴老二干的?”

  “不是这犊子还能是谁?”沈连城苦着脸继续说道:“你老七婶自己都认了,说是你们上次回来的那次,吴老二半夜摸黑上了她的床……要不是怕这丑事传出去,我都想让你想办法,在奉天城弄死这瘪犊子。也算是给咱们堡子除害了……”

  不对,虽然吴老二还真有时间,可是当时有雷隐娘那么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不碰,去一个好些年没见的小寡妇家里来硬的?那不是吴老二的风格……

  我这边还没想明白,对面看见我亲爹一家子也从堡子里面走了出来。不过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怎么穿着大红的马褂?还有他身边那个身穿大红夹袄的女人是——雷隐娘?她什么时候把头发染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