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章 沈副厅长

第三章 沈副厅长

  刚刚在帅府做秘书的那会,仗着大帅的势力,并没有将奉天警察厅放在眼里。可是随着在帅府当差的日子久了,慢慢的也就知道这个奉天当地除了帅府之外,第二个厉害的衙门了。

  按着当时的章程,奉天警察厅长不受奉天省长、市长的统辖,只听他张作霖一个人的。甚至还请了当时奉天第一能人王永江为奉天警察厅长,他几个把兄弟也想争厅长的位置。无奈张作霖死不松口,一直将警察厅控制在自己手里。

  奉天警察厅代管整个东三省的治安,厅长有权向关外任何地区派往警察,不需要向除了张作霖之外的任何人打招呼。这个就连总参谋长杨宇霆都羡慕不已,曾经有一度,警察厅还兼了陆军军法处的差事。连张作相、孙烈臣这样的奉军大员都对警察厅头疼不已。就算是现在,除了军队的事情之外,奉天警察厅有权处理东三省任何的刑事案件。

  从奉天警察厅建立那一天开始,一个厅长,三个副厅长都是张作霖亲自任命。一个多月之前,其中一位副局长退休,少帅想安排他的小舅子接替这个位置。大帅听说之后,将他儿子妈了个狗血淋头。随后撵走了那位外戚,想不到这么重要的位置,最后能轮到我的手里。

  “大帅,这个位置我真干不了……”反应过来之后,我连连摆手,继续说道:“奉天警察厅副厅长那是个要职,我做个秘书,有何主任在一遍帮衬着还行。可是去做警察厅的副厅长那就真不行了,我可不能耽误了警察厅的大事……”

  “有个屁大事,你小子刚才不是还挺大胆的吗?妈勒个巴子的,现在胆子让狗吃了?”张作霖笑骂了我一句之后,继续说道:“别看警察厅吓唬人,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破案、维持治安不用你,有专门的人负责。大侄子你就负责和帅府这边对接,小事找何玮昌,大事找我。这总行了吧?”

  虽然张作霖都这样说了,我还是不敢接警察厅副厅长这个位置。最后大帅瞪起来了眼睛,说道:“小瘪犊子你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我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先做起来,真不行的话不用你说,老张我就把你这个副厅长撤了……别墨迹了,滚吧……”

  最后无奈之下,我只能硬着头皮接了这个副厅长的职位。转身刚刚要走的时候,突然被张作霖叫住:“大侄子,你等一下再走。听说赵连丙最近和你走的挺近?那正好把他调给你们警察厅,一会你带着赵连丙去警察厅报道……最后再说一句,赵连乙和秦武海这俩人都死在你手里了——别争辩,就那么一说,又被说被你弄死的……你手下留情,不能再死我老张的军官了,赵连丙要是也保不住的话,就只能把我家的小六子交给你了。说完了,去警察厅报道吧……”

  虽然明知道张作霖是在开玩笑,不过我还是有些尴尬。赵连乙和秦武海都是被我连累的,现在轮到赵连丙,真的不敢再死人了……

  这边刚刚走出了大帅的办公室,那边何玮昌就开始给我道喜:“兄弟,我跟着大帅半辈子了。还是头一次看见咱们做秘书的混到你这个份上,要不你把老哥哥我也弄警察厅得了。给个科长我就知足——连丙,正好说到你了,过来……我传大帅的命令,即日起你被调到警察厅了。这位是警察厅的沈炼沈副厅长,以后你就跟着他做事。”

  何玮昌刚刚说到这里,便看到赵连丙从对面走过来。当下直接叫住了他,将刚才大帅办公室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是张作霖亲戚的事,帅府早就传遍了。可就是这样,他也没有想到我一个二十岁的半大小子,竟然会坐上奉天警察厅副厅长的位置。愣了一下之后,看到何玮昌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才反应了过来,向我祝贺了一番之后,继续说道:“以后就靠沈厅长您栽培了……”

  见到生米煮成了熟饭,我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别闹……咱们自己家兄弟,加上我和你哥哥的关系,还要靠着你帮衬。”当下,我带着赵连丙先去了何玮昌那里办手续,随后何主任又亲自安排帅府出车,带着我们俩去了警察厅报道。

  现在的警察厅长叫做金子正,也是帅府出来的。不过他的出身是侍卫旅的副旅长,也算是张作霖嫡系当中的嫡系了。刚刚大帅亲自给金厅长打了电话,这边刚刚放下电话之后,我便过来报告了。

  “大帅已经和我说了,兄弟你也不是外人,上次我送去的文件,还是过了你的手,才被大帅批下来的。”金厅长笑呵呵拉着我的手,亲自带着我去了副厅长的办公室:“这就是兄弟你的屋子了,要是觉得不满意,咱们俩的办公室就换换。千万别和哥哥我客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金子正安排手下去置办一身我能穿的副厅长制服。随后继续说道:“大帅刚才在电话里都说了,今天你来报道。明天就开始休假,什么时候休息好了再来办差。让我不要催你……”

  “是,我家里有点事要处理一下。”我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以后就在金厅长这里混饭吃了,还请厅长多多照应一点。”

  “兄弟你就是客气,啥照顾不照顾的?”金厅长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明白大帅的意思,放你下来锻炼一下。一年半载的就回去,说不定一年之后再见面你就是奉天省长了。到时候我还要靠你照应……”

  客气了一番之后,金厅长原本要设宴招待我。让我以家里有事推掉了,最后金子正带着我在警察厅里到处走了一圈,熟悉了一下这里的环境。来警察厅的报道之旅就算是完成了。

  从警察厅出来之后,我回到了房子里。看见我新换上的警察制服,吴老二楞了一下,说道:“这怎么个意思?看你这身行头,不像是个小警察。怎么?换衙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