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章 衣锦还乡

第二章 衣锦还乡

  我醒过来之后的第三天,秘书主任何玮昌终于从昌图回来了。他一共带回来了足足二十卡车的物件,之前已经通知帅府腾出来三间大仓库。将运回来的东西都存放在了里面,然后他亲自带着人看守。
  
  听赵连丙说,大帅的五姨太听说家里来了宝贝,想要进仓库看一眼,都被何玮昌拦住了。为了避嫌,他甚至都没有通知回来了。既然何玮昌不言语,我就装作不知道。省的有人借着这个机会,去告我的黑状。
  
  直到后来张作霖回到了奉天之后,他才将三个仓库的钥匙交了出去。作为帅府的秘书主任来说,已经算是十分的尽责了。
  
  又过了十几天,奉军战败的消息传遍了奉天城。根据帅府参谋说的,是中了段祺瑞的调虎离山之计。十二万大军被皖军分成了几段,张作霖的结拜五哥张景惠阵前倒戈,最后十二万人马只有少帅的两万保持了建制,护送张作霖退回了关外。剩下的人马大多被皖军俘虏,此战之后,奉军的元气大伤。
  
  张作霖回到了奉天帅府之后,我也不好意思继续待在家里,当下恢复了帅府秘书的身份。配合着其他秘书,开始编整这次奉皖大战的资料。
  
  这段日子里,张作霖天天召开东北最高军事会议。这次大败让他感觉到奇耻大辱,开会之后先骂个把小时的街。什么“妈勒个巴子,x他娘……”的脏话满天飞,骂过了瘾之后,这才开始认真总结这次战败的原因。
  
  这段时间里,我家里突然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团长、旅长和师长一个一个来串门,谁来了都不空手。进门就喊兄弟,然后就是几千几千的大洋本票往我身上招呼。这些人也不把话说透,基本上都是一个意思,交我这个兄弟,以后有什么事情求到他们,都挖心挖肺的帮我……
  
  两三天的功夫竟然收了八万大洋,心里也明白这些人的意思。他们都是这次大战各军战败的主官。这是知道我被张作霖高看了一眼,走我的门子想要保住自己的职位。
  
  不过我还是知道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个‘闲事’可不是个小秘书能管的,当下,我趁着军事会议休会的档口。将八万大洋的本票,连同记录送钱人的姓名、官职的册子,一起送到了张作霖的面前。
  
  “妈勒个巴子的,现在想起来后路了?跟段秀才打仗的时候干什么去了?晚了!老子不杀你们几个的人头,就跟你们的姓……”张作霖看了一眼这些人的姓名之后,对着我说道:“大侄子,你这件事做的很好。这个不是你能掺合的,不过估计这些天还能有人去烦你……这样,给的大洋咱们照收不误。你把人名记下来给我,正好在老子的生死薄上再添几个人名……”
  
  听着张作霖说的血腥,我那里还敢再收钱?当下,陪着笑脸说道:“大帅,这事您老人家就别难为我了。这钱上都挂着人命,我这辈子没杀过活人,更不敢想有人因为我而死。要不我还是辞了这个秘书的差事,您放我回家种地吧。”
  
  听到我要辞工,张作霖噗嗤笑了一下,说道:“大侄子,你这是嫌老张我给你的官小了。也是,你是我恩人的徒弟,一个小秘书是屈才了。不过你的岁数太小,真给你个省长、军长的也干不了……这样,跟着我身前历练两年,等你娶了媳妇之后,我先放你个奉天市长当作大婚贺礼……”
  
  “我不是这个意思……”见到张作霖会错了意,我急忙继续解释:“大帅,我能在您身边做个秘书已经很知足了。我一没有战功,二没有资历的哪敢去想什么奉天市长。您饶了我吧,这个沈炼我想都不敢想。”
  
  “我都不怕你折腾,大侄子你怕个六?”张作霖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到时候再说,上次说的事情你小子要是能替我张作霖办成了。别说省长、军长了,老子让你做东三省的副总司令……”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作霖顿了一下。点了根香烟之后,他继续说道:“奉天市长等你大点再说,先说说眼目前的事情。大侄子既然你嫌烦,那就找地方闭两天。等着我出个红差,把该杀的杀了,该撵走的都撵走之后。奉天的水清了你再回来,要不去哈尔滨吧,那边老毛子多,听说还有什么沙皇的公主和娘娘在那里避难。要不你去开个洋荤?不过咱们可说好了,你玩闹归玩闹,可千万别娶个老毛子的公主当老婆。”
  
  说这,张作霖又是一阵大笑。我跟着讪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大帅,现在天冷了,哈尔滨还是算了吧。要不我还是回老家看看,听说我弟弟要去弟媳妇了。我正好回去看看……”
  
  “你弟弟娶媳妇?就那个熊玩意儿?”张作霖想起来当初沈中平差点害了我一条命那次,当下古怪的笑了一下。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行吧,那你就回家看看……不过这次不能像之前那样回去了,知道什么叫做衣锦还乡吗?咱老张今儿就让你衣锦还乡。你把何玮昌叫进来,我有命令要下达......”
  
  我不明白张作霖想要干什么,不过他的命令不敢不遵。当下出去将正在秘书处安排工作的何玮昌叫了进来……
  
  见到何主任到来之后,张作霖坐在沙发上,对着他说道:“你记录一下,原东北保安司令部秘书沈炼做事尽心尽力,为人正直不阿。即日起,暂任沈炼为奉天警察厅副厅长……”
  
  张作霖的话还没有说完,正在记录的何玮昌哎呦了一声,随后苦着脸对大帅说道:“笔尖扎手上了……最后一句话没听清,麻烦大帅您再说一遍……”
  
  不止是何玮昌,我自己也有点不相信耳朵。奉天警察厅副厅长——谁?是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