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一章 败闻

第一章 败闻

  被亲爹两口子这么一闹,我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原本还追回他们俩,把那笔钱要回来。不过吴老二劝住了我,说道:“你现在是帅府的大红人,别为了一两千大洋和你爹闹生分。再让别人看了笑话,不就是钱吗?小钱不出、大财不入这个道理你都不懂?”

  我白了吴老二一眼,说道:“你这话说的好听,忘了在北平的时候那一千两金子没有了,你寻死觅活那会儿了?他们一家三口占了我一辈子的便宜,这次不能这么……”

  这两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帅府方向走出来一个提俩着食盒的侍卫,向着我房子这边走来。远远的对着我打起来招呼:“沈秘书你醒了啊,这都睡几天了?帅爷在前线还没忘了你,专门打电报询问你醒过来没有……”

  这侍卫叫赵连丙,是原先赵连乙的亲弟弟,老赵死在了运城之后,他便被编进了帅府守卫当了个小队长,算是取代了他哥哥当初的位置。因为赵连乙那一层关系,他和我也不错。见到赵连丙走近之后,我连忙迎了上去:“刚刚醒的,有劳大帅惦记了……老赵你提着食盒,这是给哪位姨奶奶送饭去?”

  “四位姨奶奶都在帅府后宅,送饭也送不到府外。再说了,我这样的身份哪敢去后宅?”钱合生笑了一下之后,举着食盒继续说道:“这是按着帅爷的吩咐,伙房特意给你做的,正好我有功夫就跑一趟。里面四个菜一个汤,都是特意给你做的。”

  见到赵连丙这么客气,当下急忙让他让进了屋子里,说道:“赶紧屋里坐……随便找个杂役送饭就好了,怎么还麻烦你这么大的侍卫队长来送?”

  赵连丙不像他哥哥那么不近人情,将食盒放在了桌子上之后,他笑着说道:“这不是咱们哥俩近吗?吴二叔也不是外人。从我二哥那里论,你们都是和我二哥出生入死的兄弟……”

  “辈分乱了啊,你们是兄弟,我是和你哥哥出生入死的叔叔。”吴老二笑嘻嘻的说了一句之后,打开了食盒看了一眼,随后打了个哈哈,继续说道:“嚯……怎么今天送的饭菜这么好?栗子焖鸡、溜肝尖和猪肉炖粉条,加上个肉丝炒蒜苗,还有一盆三鲜汤。昨天还是大饼子就熬白菜……不过了?”

  赵连丙笑着说道“这是帅爷电报里吩咐的,不瞒你们二位,帅爷自己平时都没有这样的饭食。白天吃大伙房,晚上在姨奶奶那里吃饭,也就是两荤两素四个菜……这是听说吴二叔您在沈秘书家里,这才命我们按着军团长的标准准备饭食。趁热,下面还有俩白面大馒头……”

  就知道这一桌子饭菜不是给我准备的,我刚刚醒过来帅府还不知道。这是张作霖想起来还有一个吴老二,才特有的巴结一下当年活神仙的师弟。这还是想再添十年的寿命……

  这时候,赵连丙将食盒里面的饭菜一一端到了桌子上,随后陪着笑脸对吴老二继续说道:“帅爷有话,吴二叔您想吃哪一口尽管说。帅府能做的就给您老端来,要是想吃个鲍参翅肚啥的,也能外派到奉天城的酒楼。咱奉天有会烹制海鲜的四大楼,味道不比北平大馆子差……”

  原本刚才被我亲爹两口子气的一股火顶在了胃里,没有了饥饿的感觉。可是一看到这连汤带菜的摆出来,当下饥火顿时冒了出来。当下也顾不得吴老二,一把抓起来个大馒头,就着桌子上的四菜一汤大吃了起来。

  “你三天没吃东西了,别吃的那么猛,胃口受不了……少吃油腻的,把猪肉放下……喝点汤,把鸡骨头先吐出来……”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吴老二苦笑着在一边劝阻。长着年轻底子好,桌子上的饭菜吃了一大半。原本还能吃的,可惜最后吴老二让赵连丙将饭菜都收了下去,这才算停下了筷子。

  赵连丙收了饭食之后,笑着对我说道:“沈秘书,听二叔的。他老人家走的桥比你走的路多,你睡了三天三夜,可不敢一下子就造了这么多饭菜。”

  既然不让吃了,那就只能转移一下注意力了。我答应了一声之后,对着赵连丙说道:“不吃就不吃,老赵,现在前线那边打起来了吧?大帅亲自督军,咱们奉军十多万主力倾巢而出。还不干他段祺瑞个人仰马翻?”

  “沈秘书,不提了……”赵连丙嘬了嘬牙花子,随后继续说道:“前线的战事不怎么好,原本驻守奉天孙殿臣孙六爷今天早上去山海关增援了……我听帅府的几个参谋私下议论,说张作相都被打拉了胯……张景惠在战场了倒戈了,帅爷气的差点吐了血。也就是咱们少帅的人马齐整,拖住了段祺瑞的主力。要不然的话,段祺瑞能打到咱奉天来。兄弟,这个咱们哥们儿私下说说还好,千万不敢出去乱说。”

  “明白,我嘴严,老赵你放心。”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开始一个劲儿的翻腾。想着三天前的晚上,张作霖雄赳赳的样子。大有借着这次战役统一全国的意思,想不到这才过了三天,就输成了这个样子。

  “打仗嘛,不是输就是赢,没啥了不起的。”吴老二插了一句嘴,冲着我和赵连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大帅的好日子还没到,真到了张作霖起了时运的时候,这一半的天下怕都要跟着他姓张。”

  “二爷,看不出来啊,你除了会撩哧小寡妇之外,还会看相。”我笑着看了吴老二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你看看我,我的时运到了会怎么样?”

  “你的时运……”吴老二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我,随后笑嘻嘻的继续说道:“好啊,你后半生大富大贵。还有几分成仙得道的运气,小子,到了那一天的时候,在天上多多保佑我这个挂了名的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