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三章 昏睡

第七十三章 昏睡

  张作霖要是直接说长生不老的话,我也有办法应付。他当着神话说,我当着神话听就好。毕竟长生不老做神仙这样的事情太玄,谁也不会太当真。可是增几年寿命这样的话是个大夫就敢说……

  一旦多嘴替吕万年许出去十年的寿命,我师父再真有点本事,从我身上抠出来十年寿命挪到张作霖身上,那这个亏就不是吃的太大了吗?别人或许干不出来坑徒弟的事情,吕万年真不好说……

  就在我动脑筋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外面大会议室那边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随后办公室大门再次打开,满头大汗的张作相再次走了进来:“雨亭,你出来看看吧,都打成热窑了。老四、老六动手了——要不是我按着,现在都动枪了……”

  张作相算是把我救了,张作霖听到自己俩结拜兄长动了手。当下气的胡子都哆嗦了起来:“妈勒个巴子的!当年那点破事还没完没了……什么省长、军长的还是当年做胡匪的操性……大家伙都别消停!现在就开拔……按着之前军事会议部署好的来,汤二虎跟着我去山海关,孙占鳌留在奉天看家。”

  说话的时候,张作霖已经起身向着会议室那边走去。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对着我说道:“大侄子,没让你替你师父做主。看见你师父的时候替咱老张问一嘴就好,成不成的你师父的恩典,这个我张作霖是有数的。还有九年——你指定还有机会见到你师父。”

  说完之后,张作霖冲着我挤了挤眼,随后走出了办公室的大门。随后,大会议室那边传来了大帅笑呵呵的声音来:“这是干什么?大家老兄老弟的咋还翻脸了?还在我这里闹起来了,四哥,你把椅子放下来,黄花梨的市面上可没有几把了……六哥你把烟灰缸也放下来,还让不让我抽烟了?有这气都攒着,发到他段秀才身上去……”

  张作霖几句话,就把汤玉麟和孙烈臣的火气都压了下去。刚才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还以为一进会议室大帅就要放几枪压住对面二人的火气,想不到这三言两句的可比子弹管用多了。

  化解了自己两位结拜兄长的矛盾之后,张作霖立即下令司令部开拔。现在大军已经集结在山海关了,就等着他这个总司令到达之后开战了。

  该收拾的早就送到列车上了,当下,张作霖带着手下的将领们离开了帅府,连夜乘车浩浩荡荡的向着奉天车站行驶了过去。转眼之间,刚才还乱哄哄的帅府一下子冷清了下来。只剩下秘书处的几个人,加上留守的侍卫在收拾残局。

  今晚听到的信息太多,我一时半会有些接受不了。从张作霖的办公室出来之后,溜溜达达的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边刚刚进来,身后便响起来了罗四维的声音来:“哥们儿,你说进来点个卯就走。这个卯长点吧……”

  听到了罗四维的话,我这才想起来他和吴老二还在帅府外面等我。当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有些歉意的说道:“老四,刚才大帅叫我,吩咐了我件事情。把你和吴老二忘了,不好意思啊。走,我先带你们俩去伙房吃点东西……”

  说话的时候,我回到了门口叫住了一个杂物兵。打算让他出去将吴老二一起叫进来,先去伙房吃口饭,然后再回我那房子休息。

  “哥们儿你别费事了,你以为吴老二向我这么实诚吗?”罗四维拉住了我,随后继续说道:“你前脚刚走,他就去街对面你家了。说什么年纪大了精神头不行,要去你家睡觉。那啥,要是有吃喝的让你回去请他过来……”

  “吃喝?子弹有的是,他吃的动吗?”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别管那个老东西,咱哥俩去吃点……”

  罗四维拦住了我,随后继续说道:“哥们儿,先别急着喂脑袋,我那里还有个死人呢,得先想办法把我们家大爷爷送回族宅去。出了这么大的事,家里一定急疯了。再不回去的话,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

  这下子罗四维给我出了难题,他要带着罗永烈的尸体回北平。可是现在正打仗呢,几十万人马都堆在了山海关。刚才回帅府的时候,我听到了通往关外的火车已经停运,所有人都不能出关。除非有张作霖的手令,否则一只苍蝇也出不了山海关。

  无奈之下,我只能拉着罗四维到处找人帮忙,直到天亮才通过驻守奉天孙烈臣的关系,要了一辆卡车。让司机绕过山海关,从蒙古绕路到北平。虽然绕了一大圈,可也是现在唯一能去往北平的路线了。

  罗四维也来不及休息了,直接抱着他大爷爷的尸体上了卡车。一路绝尘离开了奉天。送走了罗老四之后,我的困劲上来,当下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也不管还在呼呼大睡的吴老二,回了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之前在昌图便是嫉妒的劳乏,加上昨晚一夜没睡,这一觉睡下去之后,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了起来:“这都几天了?我儿子怎么还没醒?吴老二你给他吃了什么?是不是你谋财害命……”

  “别胡说吧,你儿子一个大小伙子,我好端端的害他干什么?他也没娶个媳妇,死了又不会添个寡妇。我害他还不如害你……”

  “吴老二你往哪看?飞什么眼……你害死我儿子,还要霸占我的……”

  被这一阵吵闹声吵醒,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站在我的床头——睡迷糊了,反应了一下之后,才明白过来是我亲爹。今天这么那么客气管我叫儿子了……

  “醒了……总算醒了,你都睡了三天三夜……”我亲爹拉着他老婆,过来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沈炼你没事吧,可吓死我了。醒了就好,中平他娘,还愣着干什么?去下点面条。咱大儿子睡的太久了,喝点稀的顺顺肠胃……沈炼啊,你弟弟回家了,咱们还领着那个白头发的女人,说是他媳妇……我可记得,那个女的在二郎庙和你不清不楚的,可不能把你的旧鞋扔给你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