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七十一章 活神仙

第七十一章 活神仙

  张作霖说到这里的时候,站起身来走到了办公桌前,从抽屉里取出来了一个档案袋来。他并没有把档案袋打开,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之后,将它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随后继续对着我说道:“大侄子,说出来也不怕丢人了。当时我吓得差点尿了裤子,那黄鼠狼子的嘴已经贴着脖子了。妈勒个巴子的,老张我从出娘胎里生出来到现在,就数那次最凶险了。还是老八你最舒服,眼睛一闭什么都不用管了……”

  “七哥,别整那些没用的,我和咱大侄子都在等你继续说呢。”听张作霖的诉说,张作相紧张的连烟斗都忘了抽,抽空猛嘬了两口之后,继续说道:“后来呢?后来咋样了?我的七哥诶,你倒是快点说啊,你可急死我了……”

  张作霖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讲后面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看着眼前所有的黄鼠狼都死在了道装男人的手里,张作霖死里逃生之后,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给男人磕头。嘴里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道装男人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将长剑重新塞回到了腰间的软带当中。随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把锋利的小刀,将地上毛皮还算完整的死黄鼠狼抓了起来。当着张作霖的面,把这些黄鼠狼的皮剥了下来。

  小心翼翼的剥掉了皮毛之后,它带着血的一面反复用雪搓洗。最后将黄鼠狼的血肉骨骸扔掉,只留下一张张毛皮小心翼翼的收拾好。完全不顾身边还有一个大活人在不停的磕头。

  最后还是张作霖磕的头昏脑胀,实在是嗑不下去了。拜年的话说了一车皮都没有反应,他另辟蹊径爬起来走到了道装男人身边。也不说话抓起来一只死黄鼠狼,掏出来自己随身携带德短刀也开始剥起来皮。

  看着张作霖剥起来黄鼠狼的皮竟然有模有样,道装男人有些意外的说道:“看不出来啊,你小子有点本事。下刀的时候小心点,千万别糟蹋了这好东西……这一张好皮子怎么也能卖二两银子,可惜刚才为了救你,浪费了两张……那两张皮子特别顺眼,卖给识货的能值五两。五两啊,一二三四五的五两……”

  说话的时候,道装男人对着张作霖举起来巴掌,在他面前不停的比划着。看样子如果不把这五两银子给他,这个救命恩人能直接伸手去张作霖怀里逃。这男人突然开始给张作霖算账,让这位日后的大帅有些迷糊,难道这位活神仙不是为了救自己来的?他就是单纯的想要这几十张黄鼠狼皮……

  当下,张作霖识趣的将身上莫财主给的七十多两银子一股脑都掏了出来,一把塞进了道装男人的手里,同时陪着笑脸说道:“出门的时候急了,没多带点银子出来。老神仙,要不您老人家抽空跟我回绺子。多了不敢说,三五百银子总是能拿出手的。”

  “啥三百五百银子?说的好像我是奔着银子来的。”说话的时候,道装男人掂量了一下手里的七十多两银子,随后继续说道:“差不多也就是五六两,就算我占你了一两半两的便宜。行了,咱们爷们儿两清了。要是心里不过意的话,把剩下几张皮子帮我剥出来。就当你的孝心了。”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张作霖幼年时候给屯子里的皮匠当作几天学徒。当年学的手艺还在身上,当下配合着道装男人将这些黄鼠狼的皮都剥了下来。用雪擦干紧的血污之后,都塞进了道装男人的包囊里。

  将最后一张黄鼠狼皮收好之后,道装男人脸上终于见到了一点笑模样。对着张作霖说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真有点手艺,行了,带着你的人下山吧。现在太阳都出来了,再没有什么山魈地怪出来吓唬你们了——你这是干什么?”

  道装男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张作霖突然再次跪拜了下去,随后“邦邦邦……”就是三个头。这次他也豁了出去,磕的脑门上都见了血。男人见到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身避开了张作霖的大礼。

  “老神仙,这次多亏了你救命,我们哥俩这才捡了一条小命。您老人家再开开恩,收了我这个徒弟吧。”这时张作霖认准了道装男人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要不哪有这样的本事,一出手就了解几十个成了精的黄鼠狼?这本事也就是西游记里的孙大圣有过,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只要摆在这位老神仙的驾前,运气好的话,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变成和他一样的活神仙。不比在山上当胡匪要强的多吗?

  “你说你有这么好的皮匠手艺,不好好在家里干活挣钱,给我做的哪门子徒弟?”道装男人这次根本不受张作霖的头,避开了他磕头德方向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才走了这条路。你说你有胳膊有腿的,干什么不吃饭?非要给我做什么徒弟?”

  说到这里的时候,道装继男人顿了一下。随后续说道:“再说了,你的后福厚泽无边。给我做徒弟是大大的屈才了,回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转过年来你的机遇就要到了,到时候你还有几天天下之主,不能浪费在我这里。还有,我不过就是多活了几年而已,可不是你口中的神仙。切记不要出去乱传,也不要刻意找我。否则对你不利……”

  说完之后,道装男人背着装满了黄鼠狼皮子的背囊转身离开。向着山下走去。原本张作霖还想要阻拦,不过看着男人明明走的不快,可是他使劲了吃奶的力气,也还是不能追上。

  最后张作霖惦记着张作相的安危,这才回来将他带下了山。这便是以往的经过了……

  此时,我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猜想这个道装男人是谁。不过嘴里还是说道:“大帅,这个活神仙听着耳熟,可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那我再给你提提醒……”说话的时候,张作霖打开了档案袋。抽出来一个道装男人的画像,看他的样子、神态和服饰,不是我那位老恩师吕万年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