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六章 人情世故

第六十六章 人情世故

  “那你是高抬我吴老二了……”吴道义蹲在地上,他两只手插在袖筒里,看着面前的大火,笑眯眯的继续说道:“我既不是你师父,也不是我们家老大,哪有那个心眼算计你?你和罗四维不算计我就不错了。”

  见到吴老二不认账,身边也没有外人,我直接点题说道:“二爷你就别客气了,这把火要是不烧起来。里面的东西那就要归张作霖了,谁知道这当中有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烧了好啊,烧干净一了百了……”

  听了我的话,身边的罗四维哈哈一笑,正要接着我的话头说几句的时候,突然“诶?”了一声,随后他原地转了一圈,这才继续说道:“老蔫巴呢?这事是他挑起来的,现在火都烧起来了,他死哪去了?”

  被罗四维这么一提醒,我也跟着到处寻找赵老蔫巴。这时仓库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虽然何玮昌的士兵已经控制住了局面,不过偶尔会有从火堆里面冲出来的怪物。这些怪物身上都着起了大火,多数冲出火堆之后就倒在了地上抽搐,任由士兵们在它们身上补枪。

  就在我继续寻找老蔫巴行踪的时候,那位帅府秘书主任何玮昌走了过来。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对着我说道:“老弟,今天老哥哥我是真开眼了。你放心,我在大帅身边待了这么多年,知道什么话该问,什么不该问。你放心,下来的都是帅府侍卫旅的老人,他们知道规矩也有分寸。一会事情结束之后,老哥哥我去下封口令。让他们把看见的事情都咽肚子里,一个字都不让说出来……”

  “还是何主任会办差,我还是年轻,就没想到这个。”我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情要麻烦老哥,刚才你们冲进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个蔫头耷拉脑的人出去?这人三十来岁,和我身量差不多。”

  何玮昌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我带着兄弟们冲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怪物了。除了你们爷仨之外,就没见过其他的活人了。老弟,用不用上去让老龚他们把山封了?要是有什么人跑了的话,应该是没走远。今天的事情不小,要是有什么人出去瞎说八道的话,传出去对大帅不利啊……”

  “不用了……”我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一个小角色,掀不起来什么风浪。再说了,这里的事情说书先生都不敢这么说,他出去乱说也不会有人信的。老哥,麻烦你现在开始安排人,把这些还没烧毁的书籍都运到帅府去。这里的事情机密,不要在电话里面说,我回去之后,自然会向大帅他老人家解释。”

  何玮昌说道:“临出门的时候,大帅亲自吩咐过要我们这些人都听你的。老弟你是特派员,你说咋办就咋办。不过老哥哥我还有件事要说两句……”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主任左右看了一眼,见到除了吴老二和罗四维之外没有其他人,这才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刚才老弟你们下来的时候,我们谁也没看见,拿了什么东西也就拿了。可是现在这人多眼杂的,他们可都是大帅的侍卫。谁知道哪一天大帅突然问起来今天的事情,它们会不会当作笑话说给他老人家听。到时候说一句沈特派员拿了个什么玩意儿,揣自己兜里了。那兄弟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咱们老兄老弟的都是自己人,我看见了就要说一句。日后老哥哥我昏聩了,哪件事有个什么照顾不到的,老弟你也提醒提醒我……”

  难怪老何能坐上秘书处主任,他真是把张作霖的心思都摸透了。这是算到我下来还要藏点什么东西回去,现在我是张作霖身边的红人,可是哪一天张大帅真不待见我了,这就是一条罪名。他点了这一句,算是保了我的周全。日后老何有什么把命落在我手里,念着今天的这点情分,我也不会把他捅出去。

  何玮昌的话算是彻底打消了我再去拿黄金的念头,点了点头之后,我对着他再次说道:“多谢老哥的提醒,我这边的差事算是办完了。剩下的就麻烦老哥了,这下面的东西都要运到帅府。我们几个就不跟着添乱了,一会我就带着他们俩回奉天。老哥,这里的事情我会向大帅汇报的,除了清点物品之外,你不要作任何的记录……”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突然咳嗽了一声。我看了他一眼,明白当中的意思,当下继续对着何玮昌说道:“老哥,还有件事情要麻烦你。罗顾问的爷爷死在这里了,尸首我们要带回去。我会向大帅禀告,这个你是可以向帅爷汇报的。”

  “明白,老弟你这是为了我好。”何玮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样,尸首你们带走。我再拍四个人护送你们回奉天,老哥哥我可没有别的意思,现在咱们正在和北平的段祺瑞打仗。奉天到处都是细作,有北平的,山西的还有日本人和俄国人。你是大帅的心头肉,老哥哥我可不敢让你回家的时候出什么意外。”

  这话虽然说的好听,可还是派人监视我。看起来何玮昌出门的时候,张作霖还嘱咐了其他什么话。这时候我也不在意这个了,何玮昌亲自陪着我们几个回去收拾好了罗永烈的尸体之后,他又选了四个侍卫,护送着我们下山。

  现在奉天忙着向关外运兵,已经停了民用的火车。我们几个人上了汽车,向着奉天城进发。

  因为多了四个侍卫,人多嘴杂的我也不好对着吴老二和罗四维说什么隐秘的话。只是说了让罗老四负担了秦武海他们十一个人的卖命钱,毕竟我们这次是奔着救他的目地去的。他们罗家有钱,这笔金子还是能拿出来的。

  一路无话,汽车傍晚的时候回到了奉天大帅府。这时候的帅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听说张作霖明天一早就要赶往前线,我有些犹豫要不要现在去打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