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三章 老熟人

第六十三章 老熟人

  这个收藏书籍的仓库还是老样子,到处都是书架子,单凭眼睛几乎看不出来破绽。不过在空气当中却弥漫这一股骚臭的味道,这股有些冲脑仁的气味刚才进来的时候还没有。这是有人趁着我们在里面关闭机关总闸的时候,偷偷的混了进来……
  
  我举着手电筒对着四外查找的时候,罗四维突然拉了一把我的胳膊,随后古怪的笑了一下,指着地面上一行粘哒哒的脚印。随后做出来一个跟我来的手势。仗着吴老二就在身边,罗老四消无声息的顺着脚印走了过去。
  
  我掏出来手枪。拉着吴老二跟在罗四维的身后,三个人悄无声息的走进了架子堆当中。三拐两拐之后,面前的脚印突然消失。罗四维将手里的电筒抬了起来,见到一个人影趴在了架子上面。
  
  “哥们儿我就猜到可能是个老熟人,怎么样?到底被我猜中了吧?老蔫巴,你在上面干什么?架子高小心再摔死你……”罗老四手电筒照着的人,正是那个和我有点反向的赵老蔫巴。他脚上踩着一双厚底的鞋子,那骚臭的味道就是从鞋底下面来的。
  
  趴在架子上的老蔫巴没有冲着我们三个人苦笑了一声之后,翻身从架子上面跳了下来。随后对着吴老二行礼,说道:“老人家,好久不见了。您还记得沈家堡的赵老蔫巴吧?”说话的时候,赵老蔫巴有意无意的扫了我一眼。这时候,我看到他左手没有了小手猪头……
  
  “赵老蔫巴……”吴老二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记得、记得你还有个寡妇嫂子。那么个大活人,我怎么可能忘的了?对了,你那寡妇嫂子还好吧?重新嫁人了没有?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她挺好的?”
  
  这一段我从沈连城那里听说过,好像是吴老二和赵老蔫巴的寡妇嫂子有一腿,还被人捉奸在床了。后来沈家堡的人用这个当作借口,把吴老二赶出了沈家堡。不过后来知道了赵老蔫巴和吕万年、吴老二是一伙的之后,推测那不过是他们演的一场戏。
  
  可是现在看这两个人的反应,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要这也是演戏的话,那实在是没有什么必要……
  
  “一会你们再叙旧……”看着两个人说起来没完,当下我打断了他们来的话。顿了一下之后,对着老蔫巴继续说道:“先把我们俩的事情说明白,从运城回来的火车上,留下来一根指头的人是你吧?赵年……我记得你在沈家堡的时候叫赵得银。”
  
  “得银是我的字,名字叫赵年”找老蔫巴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留了书信的,那是为了在倒九仙当中,独自逃生的惩罚。当时水淹墓底,我也是怕极了,这才把你丢下的。事后每每想起来你淹死在水里,都夜不能寐。听说你死里逃生,我这才如释重负。不过打错已经犯下,还是要赎罪的。”
  
  “嗯,赎了罪之后,马上就把雷鹏引到我身边。想要借刀杀人是吧?”说到这里,我看了一眼吴老二,向他靠拢了半步之后,继续说道:“我要是真死在了亲家兄弟的手里,那你再赎一次罪?跑到我的坟头上,再断一根手指头?”
  
  听到我说到这里,老蔫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雷鹏的事情,他是找过我几次。不过其他的事情与我无——你刚才管雷鹏叫什么?亲家兄弟……”说到这里的时候,找老蔫巴表情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吴老二。
  
  “你看我干什么?那个亲家不是指我说的。”吴老二翻了翻白眼之后,继续说道:“小蔫巴你知道我的喜好,什么黄花大姑娘?哪有小寡妇知道疼人。”
  
  看着老蔫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我开口说道:“还记得我二叔家的老大沈中平吧?托你的福,雷家大姐已经是他的人了。从我二叔那边论,雷鹏可不就是我的亲家兄弟吗?现在他们姐弟俩就在上面,要不要再见一面?”
  
  老蔫巴似乎有些忌讳雷家姐弟,听到雷隐娘便宜了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之后,他眼睛睁的好像铜铃一般大小,怎么也想不到心高气傲的雷大小姐会下嫁给那个败家子。当下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向吴老二,想从他那里得到佐证。
  
  “沈炼说的没错,沈雷联姻了。”吴老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是有点可惜了,不过也不算什么。姓雷的小娘们一看就是克夫命,我等着她……”
  
  这次地下龙城之行,我和沈中平的关系改善了不少。现在听到吴老二占他的便宜,当下瞪了吴道义一眼,正要说几句的时候,一旁的罗四维等不及,抢话说道:“哥们儿,你们门户的事情有的是时间说,先说点眼前的事情……老蔫巴,我受累打听一下,吕万年早就走了,你怎么还在下面晃悠?”
  
  “赵年正是奉他老人家之命,回来取点东西。”赵老蔫巴说话的时候,紧了紧自己的衣襟。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衣服里面鼓鼓囊囊的,好像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苦笑了一声之后,赵老蔫巴继续说道:“吕师让我不要惊动你们几位,拿到了东西就离开。也是他老人家指了另外一条路,我这才下来的……可惜运气不好,刚刚到了这里,就赶上你们几位下来。我无奈之下,只能躲到那间牢房当中。不注意还踩了一脚的屎尿,要不是这样,你们也发现不了我……”
  
  敢情刚刚我们路过牢房的时候,赵老蔫巴已经在里面了。只是里面的味道太冲,我只是扫了一眼,没有发现牢房里面还藏着个人。不过经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更加好奇,吕万年要赵老蔫巴回来取什么东西了。
  
  当下,我随手打开了手枪保险,另外一只手摊开,对着赵老蔫巴说道:“巧了,我师父和我说了,要你把东西给我。赵年,拿来吧……”




作者有话说:今天还是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