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十八章 破绽

第四十八章 破绽

  罗玉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喃喃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怪物就在周围伺机动手,你不去动它,看我的背囊干什么?”
  
  看着抓着背囊死死不松手的罗玉,我开口说道:“我就想见识一下罗家人的背囊,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心里好奇你们的背囊里面都有什么。别那么小气……”说到最后的时候,我顶着罗玉太阳穴的枪口一偏,随后突然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枪响,子弹贴着罗家人的头皮飞了出去。下的他一哆嗦,松开了抓着背囊的那只手。秦武海见状,立即将它从罗玉的身上扯了下来。随后当着我的面,将背囊打开,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了架子上……
  
  不出我的意料,背囊里面只有一个小巧的罗盘和算盘,还有那只小葫芦,再见不到什么其他的工具。秦武海担心背囊里面还有夹层,当下将它撕烂,也没有找到其他的什么物件。罗玉叹了口气,说道:“你还担心这里面有什么吗?你见到的东西都在里面了。”
  
  “我担心找不到其他的东西……”我说话的同时,再次将枪口对准了罗玉,随后冷冷的说道:“你们罗家人什么时候这么能掐会算了?带的工具这一路上用的正正好好,一件不多,也一件都不少。有这本事去算命好了,干嘛还要怎么拼命出来淘沙……”
  
  我说出来这两句话,罗玉明白自己的破绽出在哪里。脸上那点笑容开始僵硬了起来,闭上嘴巴不在说话。趁着他沉默的时候,我对着秦武海说道:“老秦,你让人搜搜他……有些东西不好放在背囊上,却可以藏在身上。”
  
  秦武海没用自己的兵动手,他亲自在罗玉身上搜了起来。最后在他的衬衣里面摸出来一个大拇指大小的小瓷瓶来,这个瓷瓶挂在内衣里面的暗扣上。如果不是老秦动手摸,根本发现不了这个小东西。找到了瓷瓶之后,秦武海立即将它递给了我。
  
  我拔掉了上面的塞子,将瓶口放在鼻子下方闻了一下。一股腥臊作呕的野兽味道直冲脑仁,胃口连带着抽搐了几下,差一点将里面所剩的东西呕吐出来。
  
  “这是虎尿,对吧?我记得你们谁说过猫猴子最怕老虎的。你带着虎尿在身上,防着被它们误伤。”将塞子重新塞好之后,我对着罗玉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你知道了沈中平发现你假装晕倒,实际是为了监视吴老二。担心自己露底,这才把廖能叫出来,让我们误以为就他一个奸细。还有,你根本就不是罗家人……”
  
  “小看你了……”罗玉突然抬头冲着我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我这一路上光顾着防吴道义了,想不到被你钻了空子……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你是怎么怀疑我的?是我说自己是罗家人的身份吗?”
  
  “你凭什么问我?”我盯着罗玉,随后对着秦武海说道:“老秦,想个办法,别让他乱动。”
  
  我的话刚刚说完,秦武海已经举起来驳壳枪,对着罗玉左腿膝盖就是一枪。“啪!”的一声枪响之后,这人惨叫了一声,从架子上面跌落了下去。随后又被两名士兵将他重新拖到了架子上面来……
  
  我原本是想让秦武海将罗玉绑起来的,不过再一想想老秦做的也没错。这个‘罗玉’有些本事,一旦绳子绑不住他。趁着我们这些人不注意的时候挣脱了绳子,说不准还会留下几条人命。倒不如一枪废掉他万无一失。
  
  我在此打开了装着虎尿的瓷瓶,把它交给了沈中平保管。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知道瓷瓶的重要,当下紧紧捂着它,小心翼翼跟在我的身后。有了这一小瓶虎尿,也不用担心猫猴子过来偷袭了。
  
  看着士兵将罗玉仍在了我的面前,我叹了口气,对着他说道:“还需要我问吗?说吧……”
  
  罗玉此时疼的额头上密密麻麻都是冷汗,他到抽了一口凉气之后,说道:“我是被廖能花钱雇来的,他花了五千大洋,让我配合他演场戏。说只要把吴道义引到这里来,再给我一万大洋……”
  
  “我这耳朵听不得假话,老秦,想办法让他说点真话。”没等罗玉把话说完,我摇了摇头,对着秦武海继续说道:“这场戏明明他是角儿,怎么配合一个跑龙套的演戏?”秦连长二话不说,蹲在罗玉的身边,伸手指头扣在了罗玉的伤口处。随着他手指头在伤口里面一阵搅和,姓罗的这个人嘴里发出来杀猪一般的惨叫声。
  
  这惨叫声我听着心里都发颤,不过现在这里我最大,只能硬挺着看罗玉疼的在地上抽搐。旁边的沈中平连看都不敢看。看着我没事人一样,当下冲着我举起来了大拇指,说道:“老大,这次我服了。要么说你有本事给大帅当秘书呢,看在咱们哥俩都是一个爸爸的份上,以前得罪你的事情,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看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一眼,说道:“端好你的虎尿,别学人家拍马屁。你得罪我的事情,都记得一清二楚。还有,我爸爸是杨二郎。别乱攀亲戚……老秦,你先松手,他晕过去了……”
  
  和沈中平说话的时候,罗玉疼的一翻白眼,竟然晕了过去。想不到他的嘴巴挺硬,疼的都说不出人话了,就是不松口……
  
  “先别管他了,咱们一起去找吴老二。”看着罗玉脸色惨白的好像雷鹏一样,当下我暂时放过了他,对着秦武海和其他人说道:“要是吴老二真有个三长两短的,罗玉,我就……”
  
  我的狠话还没有说完,周围的架子突然一面一面的倒塌。随后,一阵野兽嘶吼的声音从东南西北各个方位都传了过来。我们这些人纷纷举着手电筒和枪支到处瞄准的时候,廖能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放了周初一,要不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原来你叫周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