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三章 猫猴子

第二十三章 猫猴子

  一阵枪声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被车大灯照射的位置。好像是打中了什么东西,不过由于距离太远,加上被杂草堆挡住。就算是用大灯照着,还是看不清打中了什么。

  当下,我们小心翼翼的继续向前走去。走了几十米之后,在草丛中发现了一具残尸。这具尸体的上半身已经没有了,只留下了小腹之下的屁股和两条腿。从残留的衣物辨认,正是那个二杆子,赛罗海山的廖能……想不到还真被他自己的话言中了,死在了山上也没留下全尸。

  吴老二混在人堆里看了一眼死尸之后,慢悠悠的说道:“那怪物的胃口不小,刚刚那死鬼的肠子、肚子还上心肝肺也有个二十来斤吧。加上这半扇少说也有百十来斤吧,估计它是吃饱了,不会再找麻烦了。”

  刚才看了个被剖开肚子的死尸,现在又是这个半扇尸体。我心里一阵恶心,正打算让秦武海带人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听到他说道:“这是什么血……黑色——不是,这是紫色的血……”

  我顺着秦武海手中电筒照射的位置看过去,就见在残尸堆不远处,干枯的草堆里发现了一滩血迹。这鲜血红的发紫,要不是秦连长刚才提示过,我也以为这是一滩黑血。

  看到了黑血之后,秦武海举着手电在周围寻找着什么。同时将手里二十响的驳壳枪调到了连发的档位。找了一圈之后,他突然看到了什么。举枪对着手电筒照射的位置就是一梭子子弹……

  “哒哒哒……”随着枪声响起来,见到自己的连长开抢。剩下十个当兵的都将手里的手电筒对准了秦武海开枪的方向,在这些电筒的照耀之下,看到几十米外的树林当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正是之前遇见的怪物。

  它差不多两米多高,浑身上下都是一身黑毛。这怪物脖子以下好像是个巨大的猴子,腔子上面却顶着个猫脑袋,眼眶里面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被秦武海打中之后,正呲牙咧嘴的惨叫着。

  看到了这个怪物的形貌之后,剩下带枪的士兵这才反应了过来。举枪对着这个怪物射击,可惜他们慢了半拍。被秦武海打伤之后,怪物转身便向后跑去。身子晃了一下之后,便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我打中它了!最少三枪……”秦武海大叫了一声之后,一边换了个弹夹,一边举着手电向着怪物消失的位置追了下去。我们几个人跟在后面一起跟了下去,虽然怪物身受枪伤,不过身法还是异常的迅速。三晃两晃之下,终于在我们面前消失……

  没等替自己手下的兵报仇,让秦武海有些耿耿于怀。见到彻底失去了怪物的踪迹之后,他懊恼的大叫了一声。随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回头看着我说道:“特派员,刚才你看到这怪物的样子了吗?这是个什么怪物……”

  这些人里面,除了沈中平之外,就数我的年纪小。你问我这个?当下,我看了身边气喘吁吁的吴老二一眼,说道:“人家问你呢,刚才那个是什么怪物?”

  “知道我就是茄子……”吴老二擦了一把汗水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是四十多奔五十的人了,耳聋眼花的。刚才是看见了有个人影一闪就过去了,眨么眼的功夫,眼一花就过去了。谁能看见是人还是鬼?”

  “我看清了,是猫猴子……”这时候,手里捧着大灯的士兵说了一句。哆哆嗦嗦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他继续说道:“没错了,就是吃死孩子的猫猴子……猴儿的身子,猫头可不就是猫猴子吗?”

  猫猴子是北方大人吓唬孩子的一种怪物,每当小孩子不听话的时候,爷爷奶奶便会把这个怪物搬出来:“还不睡觉!再不睡觉的话,一会老猫猴(猫猴子)来把你拖走……”“赶紧吃饭,要不一会猫猴子就来抓你了……”猫猴子并不局限于北方,甚至安徽、江苏一带也有用它来吓唬小孩子的。

  “你吓糊涂了?把你爹妈吓唬你的妖怪都想起来了。”秦武海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我说道:“特派员你别听孙连喜胡说,这小子胆儿小,刚才吓着了……”

  “猴子身体,猫头……两米高的身子,连长,这不就是猫猴子吗?”那个叫做孙连喜的士兵还有些不服气,当下继续说道:“我家是猎户,小时候跟着我爹上山打猎挖参,见过一次猫猴子……和刚才那个长得差不多,拖着一只三百来斤重的野猪在树上来回窜。一只手把野猪舌头拔出来,就那么吃了……我爹没敢吱声,拉着我悄摸出溜的就走了。下山了才告诉我那个就是猫猴子,在山上遇到了那没个跑。这怪物怕老虎,说是猫猴子遇见老虎,就和青蛙遇见了蛇一样。可是在山上遇见老虎也跑不了……”

  难怪廖能说山上有吃人的野人了,这‘猫猴子’远远的看一眼,真好想没开化的野人一样。不过三枪都没有打死,这已经不能说它是野兽了吧?

  被孙连喜这么一说,的确好像是小时候吕万年吓唬我的猫猴子。不过不是说猫猴子只吃小孩吗?这个和传说的不一样。

  这时候,一直紧紧跟着我的罗玉也开了口,说道:“可能真和这位兄弟说的一样,这怪物真是猫猴子。我们罗家的先祖在山东章丘挖过一座古墓。墓里面陪葬了一本介绍山怪的古籍,猫猴子叫犰狨。原本山神的侍从,负责在山神之间传递信件的。后来有的山神死了或者离开了高山,这些犰狨没人管便成了山妖……它们开始偷吃百姓家的小孩,不过犰狨生性惧怕山神的侍卫老虎。只要家里摆一张老虎的年画,它们便不敢进门偷孩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玉看了我一眼,说道:“人死不能复生,这几个兄弟已经不在人世了。咱们还是顾及一下活着的人吧……再说那犰狨起码中了三枪,也应该支撑不了多久了。也算是秦连长你替兄弟们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