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十章 野人的传说

第二十章 野人的传说

  昌图距离奉天并不算太远,三四个小时之后,火车便停靠在了昌图站。这里是个小站,此时却挤满了人。见到火车停下之后,当地的县长、警察局长等人齐刷刷的走到了车门前。

  吴老二第一个走下了火车,等着迎候特派员的众人一拥而上。当地的县长陪着笑脸说道:“是沈炼特派员吧?在下昌图县长何复生带领鄙县科长以上官员在此恭候特派员。帅府的电报没说明白具体事情,只说特派员全权处理昌图公务。让我等配合……”

  吴老二不嬉皮笑脸的时候,也是人模人样的。他也不否认,笑眯眯的等着县长把一大段话说完之后,才回头指着我说道:“你认错人了,后面那个年轻的才是你们的沈特派员。等了半天,还以为能有啥见面礼。这么长的时间,白瞎了……”

  怎么说这个何复生也是一县之长,听到自己费了半天劲,敢情还不是正主。忌惮后面的我,他还不敢翻脸,当下木着脸笑了几声,对着被吴老二挡在身后的我说道:“沈炼特派员吧?在下昌图县长何复生带领……”

  “行了,你这话我都听到了,不用麻烦再说一遍。就当刚才是对我说的……”下了火车之后,我看着后面车厢的一连士兵都下了车。那两辆卡车也从车皮当中开了下来,这才继续对着何县长说道:“这次兄弟我是奉了大帅的命令,来昌图视察匪患的。何县长与各位官员不用陪我,需要你们的时候,我会派人去县府的……秦连长,你带着廖能和罗玉上车,让他们俩指路……”

  现在也不知道罗四维那边这么样了,早一点过去他和罗永烈便多一分希望。当下我也懒得和县长他们废话了,看着士兵上车之后,便拉着吴老二和沈中平上了第二辆车,勉强和司机挤在了驾驶室里。

  也没时间和昌图官员们客气了,带来的人都上车之后。我便示意按着廖能和罗玉所指的方向进发,将摸不着头脑的何县长这些人都晾在了车站。两辆卡车刚刚从车站行驶出来,我突然想到了雷家姐弟俩。刚刚忙乎出发的事情,还要应付几句昌图的官员,我怎么把他们俩忘了。当下我打开车窗,看向车站的位置。

  我的举动被吴老二看出了意图,他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不用看了,雷家姐俩就在我们这辆车上。刚才你昌图县长瞎客气的时候,他们俩已经上了车。之前他们姐俩在车上和那些当兵的混了个眼熟,他们都以为是你默许的,也没人去赶他们俩下来。”

  原本我也想着带上他们俩的,这次明摆着他们姐弟俩也是冲着二龙山的墓穴去的。墓穴里面是什么我不关心,只是想着从他们俩的嘴里打听出来吴老二的底细来,还有吕万年和赵老蔫巴,这姐弟俩知道的起码比我要多。

  从昌图车站一路形势了两三个小时,最后两辆汽车都停靠在了一座高山的山脚下。看着前面车上秦连长带着罗玉和廖能下车,我也跟着开车门跳了下来。这时候,罗玉指着上面两个山头当中的夹缝说道:“就在那里,从这里上山一直往前走。夜里十点左右就能到……”

  罗玉的话刚刚说完,旁边的赛罗海山廖能直摇头,说道:“晚上不能上山,这山上有野人。白天没事,晚上野人就出来了……你们找当地人打听打听,这里的猎手和参客十个里面有九个在山上见过被野人啃了一半的死人……反正晚上上山你们谁爱上谁上,我就是不上,打死也不晚上上山……起码还能留个全乎尸首,有本事你们就在这里毙了我。”

  这廖能浑浑噩噩的,话也说不大清楚。我就纳闷了,这样的二杆子是怎么能找到帮手的?不过经历了蛤蟆嘴和倒九仙之后,我也自诩见过点世面。瞎眼男人和大蛇都见识过了,野人算个屁。我们一百多人,十几条枪加上一个吴老二,我还怕什么野人?

  没等我说话,秦武海连长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在廖能身后,一脚踹在这个二杆子的腿弯上。随后一招手,十几个当兵的冲过来,对着廖能一阵拳打脚踢。别看二杆子说话浑,却也知道疼。没打几下他便捂着脑袋大声喊道:“上山!什么时候我都上山……饶命啊……你们都是我爹!这行了吧……都是我爷爷……我不敢了……”

  看着廖能挨打,吴老二苦笑了一声,说道:“打两下行了,你们和这个二傻子叫什么劲?”秦武海知道吴老二和我近,见到他发话,急忙叫住了自己的兵。

  这时候,吴老二才冲着我说道:“话说回来,当年我还在二郎庙给你师父当师弟的时候,听说过昌图的什么什么山闹野人。之前还有一伙绺子准备占二龙山立柜儿,十几号人一夜之间都被野人弄死了。半年之后才发现,说人都被野人吃了,一地的死人骨头,啃的那叫个干净……”

  “不止十几号人……一共二百多……”廖能满脸是血的站了起来,这样他也闭不上嘴。一边擦血一边继续说道:“你去我们屯子,随便找个人问问。都知道二、三百个骷髅头……有尸首骨头都咽肚了,就剩个脑袋瓜了……”

  “放屁!一共就仨人,一个当家的,两个喽啰。”这时候,秦武海打断了他的话,随后对着我说道:“特派员,这事我知道。没他们说的那么邪乎,二龙山那件事当年是我叔叔当营长的时候剿匪。的确在山上发现了死人骨头,就三个人。从留下来的遗物认出来是流窜的匪首冯大拿,和两个没名的喽啰。也不是什么野人,我叔叔后来说了,这山上野兽多,死了三个人,没两天就剩一把骨头了。”

  “管他什么野人、野兽的,咱们这么多人,还带着枪,怕什么野人、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