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八章 搭车

第十八章 搭车

  根据罗玉所说,发现了藏在夹层里面的半张墓图之后,罗永烈便感了兴趣。他以为吕万年是奔着这张图的,好在这张墓图只烧了一半。还能看到几处关键的地名,当下查看了剩余的墓图和古今地名对照之后,确定了那座古墓就在昌图……
  
  因为墓图被烧毁了一大半,根据推测墓图所在地是战国时期燕国重镇百阳。不过这样一来,这张墓图便和罗家无关。为什么会藏在罗家墓图的夹层当中,这就让人费解了。不过罗永烈想拧了,他以为这个才是吕万年要毁掉的墓图。确定了墓图所在地之后,没有惊动罗家其他的人,只身一人来到了昌图。
  
  好在他临走之时,叫来了平素和罗四维交好的罗玉。如果罗四维他回来的话,让他立即到昌图汇合。经过了那晚火烧藏经阁的事情之后,罗永烈已经做好了要将罗海山的名字让给罗四维的准备。
  
  罗永烈离开罗家三天之后,罗四维便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听说了自己大爷爷交代的事情之后,他也翻出了祖宗留下来的典籍,想要在当中查出来一点线索。想不到这一查下来,竟然发现了乾隆二十年,奉天将军阿虎派人联络罗家,请他们去昌图挖掘古墓。
  
  罗家人得罪不起奉天将军,正要收拾行囊准备远去奉天的时候。阿虎突然得了急症一命呜呼,罗家人当即便取消了奉天之行。不过当时的罗海山还是感觉有些蹊跷,奉天将军不愁吃穿,他是一品大员,关外的土皇帝。什么样的古墓能入他的法眼?
  
  好奇心驱使之下,这位罗海山单人独骑去了关外。过了差不多一年之后,断了一条胳膊的罗海山才回到罗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怎么断的胳膊,不管是谁问,罗海山一个字都没提。
  
  他回来之后不久便让出了罗海山的名字,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以罗海山之名下了一道禁令,罗家子孙不可以动关外古墓。后来直到后来咸丰年,罗家人撅了世仇元朝阿明王的坟墓,这个禁令才算是解除。现在想想,藏在墓图夹层的这张图,八成就是那位罗海山所为了。
  
  那位罗海山也是位不世出的人物,他那样的身手都留下了一只手。罗四维自己可不敢托大,那墓不是罗家的手艺,而且墓图烧毁了大半。就算自己和罗永烈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趟明白。
  
  因为这墓图机密,罗四维没有直接找我和吴老二帮忙。他想了个馊主意,第二天便潜回了北平,将自己藏在住处的金子都藏到了别的地方。这样一来,找不到黄金的话,吴老二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原本他就有暗中保护我的意图,这下子正好找理由,赖着我这个做大帅秘书的师侄。如果罗四维去了昌图发现不对,赶紧去奉天请吴老二救命还来得及。
  
  把后路安排妥当之后,罗四维这才带着罗玉和其他几个同族的兄弟,上了去往昌图的火车。好不容意找到了已经打好盗洞的罗永烈,见到他们这些后辈到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一起钻了盗洞。只留下了一个本事最差的罗玉在地面上看守……
  
  临下盗洞的时候,罗四维私下找过罗玉。叮嘱他如果长时间他们都没有回来,或者还遇到了什么异常的情况。罗玉马上去奉天找吴老二,奉天找不到就去沈家堡。左右不过就是这俩地方,一定能找吴老二。到时候只要说这个墓和剩下的六家有关,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吴老二听到之后,一定会来救他们的。
  
  他们罗家人盗墓淘沙,在墓里带上三两天都是经常的。罗四维他们下去之后两天没上来,罗玉开始也没觉得怎么样。后来无意当中发现别处还有人再打盗洞,而且已经有东西带上来了。这时候他觉得不对了,罗家人正在下面淘沙,怎么可能让别人在眼皮子底下盗墓?
  
  罗玉正要抓人盘问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两处盗洞竟然同时垮塌。罗玉这才慌了神,正巧没有去往奉天的火车,无奈之下他只能抢了匹马,跑了一天才到了奉天,一打听我带着吴老二回了老家沈家堡,这才慌慌张张的到了沈家堡请吴老二出山。
  
  听罗玉说完之后,场面先沉默了片刻。还是我先开口说道:“你们罗家是盗墓的魁首,你们大爷爷又是做作一人罗海山的。什么坟墓你们没见过,还能吃这个亏?”
  
  “我们罗家是行家人,可是那几个棒槌不是啊。”罗玉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家大爷爷他们下墓两天都没事,说明他们正在按部就班的寻找墓径。可是那几个棒槌不知道啊,弄不好开始沾了我们家大爷爷的光,这才拿到了东西,不过二次下去的时候,还是触发了机关,连累了我们家大爷爷和罗四维他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玉看了一眼吴老二,说道:“只要吴先生你能救得了我们罗家人的话,我家藏宝阁你任意去拿中意的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对面的车厢门大开,两个身穿黑衣的白化病人走了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手里提着一个长条包袱,他们俩正是前天晚上出现的雷家姐弟俩。这火车是大帅特意在满铁调来的,只有前后两个车厢,加上后面挂着的车皮,压根就没有他们俩上车的机会。
  
  后面的车厢里还有一百多的工兵,工兵也是兵。有他们给我壮胆,加上还有一个装傻的吴老二,大白天的我也不怕这姐弟俩。当下,我站了起来,对着他们俩说道:“我不去找你们,你们还敢来欺负我?真是欺负上瘾了是吧?”
  
  这两个人根本不理我,他们俩走到了距离我们十米远的时候停下来脚步。随后当姐姐的说道:“我们姐弟俩也要去昌图,不介意搭个车吧?这个算是前天晚上的赔礼……”
  
  姐姐说完,当弟弟的将手里的包袱稳稳当当扔到了我们几个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