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二章 雷家

第十二章 雷家

  是黑衣人白化病人……看到他不在地上,我的神经已经紧绷了起来。将腰后别着的驳壳枪掏了出来。
  
  黑衣人轻飘飘的落在了我亲爹的身后,随后整个身子弓起来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身后多了个人。倒是看见了我手里多了一把枪,当下再次开始要死要活起来:“你还敢杀人灭口吗?畜生啊……来,你打死我……你谁啊?”
  
  我亲爹一边骂一边向着身后退去,只退了一步便碰到了身后的黑衣人。回头正要再说几句的时候,黑衣人的手变戏法一样出现了一根钢针。随随便便将这只手扣在了我亲爹的脸上,只要他的手轻轻向下一按,针尖便会刺破我爹脸上的皮肤……“别动!”我们俩几乎同时喊出来这两字,随后我继续对着我亲爹喊道:“二叔你千万别动,这犊子手里有毒针,一旦刺破了点油皮人就交代了。”
  
  原本我亲爹还要和黑衣人撕吧,听了我的话之后,身子瞬间瘫软,随后对着我说道:“老大啊,看在我养过你几年的份上,救救你爸爸……别让我死在他手里,有什么话你们俩单说,被难为我这个老头子了。”
  
  这时候,我发现黑衣人这边也好不了多少。他满身的大汉,躲在我亲爹的身后,呼呼的喘着粗气。看这架势,都不用我开枪,过不了多久他自己就能晕倒。
  
  我这边也有顾忌,这把驳壳枪的后坐力太大,要是没有我亲爹挡在前面,兴许我还敢动手搂一火。现在看着我亲爹哆哆嗦嗦的样子,我心里有些后悔之前没有狠心一枪打死这个黑衣人了……看着我投鼠忌器,黑衣人喘了口粗气之后,说道:“把枪扔了……我手里的钢针见血封喉……你把枪丢了,说出来赵年的下落。我就放了你们父子俩……”
  
  “赵老蔫巴的事情我不知道,想让我丢枪没门……丢了枪我们爷俩才算真正在交代在你手里。别做梦了……”看了一眼呼呼之喘的黑衣人,我继续说道:“我也不和你计较了,把我二叔放了,你走你的……走晚了,小心吴老二回来弄死你……”
  
  听到我说吴老二三个字的时候,黑衣人突然好像大了鸡血一样的亢奋了起来。冲着我大声喊道:“还有他!他把我姐姐弄那里去了?要是我姐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那么一个亲姐姐,她要是……要是……”敢情之前那个女人是他的姐姐,不过为什么看上去好像比他小似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大鹏你闭嘴!我什么事都没有。你放了他吧,这个姓沈的什么都不知道。”
  
  说话的时候,和吴老二一起失踪的黑衣白化病女人出现在了门口。她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对着黑衣人继续说道:“赵年骗了你,他根本就不知道千机草的下落,也许压根就没有什么千机草。这个就是赵年杜撰出来的……走吧,我们这条路走错了。”
  
  原本看到了自己姐姐,这个叫做大鹏德黑衣人脸上露出来欣喜地表情。不过听到了这几句话之后,他又好像疯了一样,对着女人大声吼道:“胡说!事情已经到了这里。没有千机草的话,你怎么办?我又怎么办?雷家又怎么办?一定会有化解的办……”
  
  一句话没有说完,大鹏突然摇晃了几下,鲜血喷在我亲爹的后脑勺上,随后身子向后仰面栽倒在地。他倒地的同时,手里的钢针在我亲爹脸上扎了一下。以为自己被毒针扎到,我亲爹吓得大叫了起来:“他扎了我一下!他扎了我一下……晚了……我要死了,儿啊,你可要给我报仇啊……”
  
  这时,女人冲到了大鹏的身边。确定自己弟弟没有什么大碍之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随后竟然将大鹏抱了起来,冲着我点了点头,说道:“不是毒针,我弟弟的毒针真扎到人的话,那个人没有说话的时间。他的毒针你要妥善处理,不能溶水也不能深埋。只能交给铁匠重新练成铁水,这样才能化了当中的毒性……”
  
  她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我亲爹脸上扎着的只是一根普通的缝衣针。我亲爹听了女人的话,自己伸手把钢针拔了。看到流出来是通红的鲜血,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回了肚子里。
  
  看到我亲爹没啥大事之后,我对着女人说道:“你没事了,那吴老二呢?你把他怎么样了?”他们俩是一起失踪的,现在女人回来了,那吴老二八成是阴沟里翻船。落入这女人手里了……听我说到了吴老二,女人脸上闪过一道飞霞。瞪了我一眼之后,说道:“记得和吴道义说,今天之耻,我雷隐娘一定十倍奉还。这已经不是我和他的恩怨,是我们雷家和他们祖庭的仇了……”
  
  说完之后,女人抱着自己的弟弟,转身向着门外走去。我举着驳壳枪追过来,对这姐弟俩的背影举起来手枪,说道:“站住!你们把话说清楚,什么雷家,什么祖庭的?你们之前认识?”
  
  女人理都不理我,好像我手里拿着的是烧火棍一样。已经走到了大门口,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出了大门。我举枪瞄了半天,还是没有开抢杀人的勇气,最后只能看着这姐弟俩从二郎庙里面走了出去。
  
  看着这姐弟俩走后,我亲爹擦干了脸上的鲜血,随后也凑到了我的身边,看着俩姐弟的背影,对着我说道:“老大,你就看着他们俩怎么走了?我白白挨了这一下?你的给我报仇,你也得扎他们哥弟俩一人一下……要不你给我俩钱儿吧,我年纪大了又受了这么重的伤,你给二百大洋,我自己治治伤……”
  
  看着他脸上的小血点,现在已经不流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就是个痣,现在你讹上了亲儿子……钱是小事,我现在想不通的事,这姐弟里到底是什么来路?这个谜底只能等到吴老二回来才解释清楚,现在还有个问题,怎么能让吴老二不再装傻?还有,你这么耻雷家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