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十一章 纳兰述

第十一章 纳兰述

  这就是欺负我不敢杀人啊……火气上来,我扳开了驳壳枪的保险,只是在扣动扳机的时候还是犹豫了起来。我现在是帅府的秘书,张作霖的‘侄子’,打死个把刺客谁也不能说我什么。不过我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毕竟是条人命……

  虽然不敢闹出人命,不过吓唬吓唬他,还是做的出来。当下,我将枪口偏了偏,枪管贴着黑衣人的脑门开了枪。“啪!”的一声枪响,子弹几乎贴着他的肉皮飞了下去。打在地面上溅起来的石屑在黑衣人脑门上划出来一道口子,鲜血瞬间顺着眼窝流淌了下来。

  见了血之后,我和黑衣人都吓了一跳。我没想到真会见血,黑衣人以为自己被打死了……他原本脸色就是惨白惨白的,这下子更一点血色都看不到了。黑衣人被吴老二制住,身体一动也动不了。现在枪响了,自己的脑门上流血了。身子无法动弹之下,谁都会以为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黑衣人也顾不得豪横了,一翻白眼竟然晕倒了过去。

  见到黑衣人晕倒,我急忙去查他的脉搏。感觉到了寸关尺微弱的跳动之后,这才放下心来,别稀里糊涂的在手手上闹出人命来……

  趁着黑衣人晕倒,我开始在他身上翻找了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和他身份有关的线索来。先是在他的腰带内衬当中发现了数十枚钢针,这些钢针五枚一排,每排的针尖颜色不同。有的上面泛着蓝洼洼地光泽,有的针尖上泛着红光,还有五枚钢针针尖上是墨汁一样的颜色。

  当年给吕万年做弟子的时候,听他说过绿林当中会有人在兵刃上面淬毒,这样的兵器一般刃口上会冒蓝光。可是这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是什么意思?

  我小心翼翼将这些钢针都取出来之后,继续在黑衣人身上翻找,又在衣服里面的暗兜当中,发现了十几块大洋,两张明天北平去往天津的火车票。又发现了一张画在绢帛上面的地图。图中景象好像在水面上的高塔,只是每层塔的宽度都不一样,看上去古怪的很……

  这张图中的景象怎么这么熟悉?我将地图调转过来,这不就是倒九仙的地图吗?敢情黑衣人已经去过哪里了,不过他晚到了一步,倒九仙已经坍塌,沉入到了黄河当中。现在就算拿着这张图也没有办法下去了。

  这地图是罗海山后来重新布置的,也是我和吴老二、罗四海一起经历过的。里面所有的布局但凡我经历过的都分毫不差,不是说那里是罗海山自己费劲了心里重新打造的吗?为什么这个黑衣白化病人身上会有一张地图?看起来,那天罗海山还是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至少他隐瞒了和白化病人之间的联系。

  当下,我将这张图收好。继续在他身上搜查,最后在长衫另外一侧内衬的暗袋当中,发现了一张红底金字的名片。上面只写了上下两行六个字——兴宝斋,纳兰述。

  这个纳兰述又是什么人?这么不要脸敢用烫金的名片。奉天不兴这个,不过我在北平的时候,见过几位大学教授的名片。不过就是白色的硬纸板上面写着xx大学xx教授,这红底金字的听都没有听说过。

  将地图和名片收好,其他的东西都扔到了炕头柜的抽屉里。现在就等着吴老二回来,让他解释一下我喝醉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吴老二没等回来,我亲爹倒是先来了。他坐着沈连城家的马车,到了二郎庙门口叫了几声:“我的儿,你起来了没有?看看爸爸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这都是你妈天不亮都起来给你做的。好不好吃都是我们老两口的一番心意,你快点出来接一下,干的稀的不老少呢……”

  该来的不来,这不该来的怎么来的……我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这场面可不能让我亲爹看见。趁着黑衣白发人还没有醒过来,赶紧把他打发走吧。

  当下,我从炕头柜里面将刚刚在黑衣人的身上翻出来的十几块大洋都拿了出来。出来之后急忙来到了大门口,大开大门之后,没等我亲爹说话,我一手将手里的大洋塞了过去,另外一只手接过了亲爹手里的食盒。

  看我没有让他进来的意思,我亲爹先是一愣,随后反手便给了我一个嘴巴。另外一只手将大洋塞进了怀里,嘴里却骂了起来:“你这是跟谁俩呢!我是你爹!你亲爹!当年我不是每年两升高粱米供着你师父,小王八犊子你早饿死了。你个小白眼狼别说当了大帅的秘书,就是你当了大帅,我还是你爹!”

  这一巴掌把我打蒙了,加上我亲爹真上了火,手上没有什么分寸。竟然打的我眼前一黑,耳边一阵“嗡嗡……”之声没,差一点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亲爹竟然已经自己走了进来。

  等我明白过来的时候,我亲爹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口。我急忙丢下了食盒,几步窜到了他的身后,拽着他就要往门外拉:“二叔……你先出来,吴老二还没起来。有什么话咱们就……”

  说到一半的时候,我看到原本黑衣人倒地的位置只剩下几根断掉的绳子。除此之外,哪里还有什么黑衣人的影子。就在刚才我去接人这点功夫,他已经醒过来又逃走了?这一点声音都没有,形如鬼魅一般……

  这时,我亲爹望了炕头一眼,随后对着我说道:“小白眼狼你又胡说八道了!哪有什么吴老二?你连你爹都——我的儿啊,吴老二是不是昨天就被他们打死了?我就看不是个事,打的很血葫芦似的。你当时可看见了,我可没动手,都是沈连城他们打的......回头大帅那边问起来,高低把你爸爸我摘出来……”

  我亲爹的话还没说完,房梁上跳下来一道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