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八章 亲戚

第八章 亲戚

  见到女人的一刻起,我的酒劲突然醒了,冷汗瞬间浸湿了我的衣服。就在我要拔枪的时候,女人冲着我苦笑了一下,指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左脚,说道:“小道长,你看……要不是这样,我也不好麻烦你们出家人……”

  虽然都是黑衣白化病人,不过这女人明显和我之前遇到的那位不同。想想也是,不能说天底下的白化病人都想要我的命吧……听了她的话,看这女人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顿时有些心软。当下让出了大门,对黑衣女人说道:“我不方便扶你,你自己进来吧……我不是什么出家人,也是来借宿的。你先在这里休息休息,明天早上我去沈家堡给你找个大夫瞧瞧……”

  “那真是麻烦你了,原本以为要露宿野外了,想不到还能遇到你这样的好心人。”女人冲着我鞠了个躬,随后有些费力的走了进来。边走边继续说道:“今天是我男人生祭,白天去给他上坟烧纸。没想到在坟地哭晕了,回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走错了路,还伤了腿。要不是遇到你,我怕是要遭罪了……”

  还是个小寡妇……刚才光顾害怕了,没仔细去品这女人的相貌。刚才的惊吓让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时酒劲已经过去。再看这个女人虽然生了白化病,不过相貌却可以说是姿容秀丽,放在哪里都是一等一的美人。

  可惜她男人没这个福气,放着这个漂亮的老婆,自己却先走一步了。看他们夫妻俩的感情应该差不了,要不这小寡妇也不能哭晕在坟头——等一下,这是个寡妇——坏了,里面还有个吴老二……

  吴老二已经晕倒大半天了,看他这架势怎么也要明天才能苏醒过来。我刚才自斟自饮半天,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要是被吴老二见着这个小寡妇长得这么上头,还不得想方设法的把她弄到手?认识吴老二这些日子,他拿不下的小寡妇还真不多。

  现在就盼望着吴老二别那么早醒,最后明天送走了这个小寡妇之后他再醒过来。要不可惜了这那女人和她亡夫之间的感情了……

  当下我没敢带着女人进我和吴老二的房间,好在二郎庙重建之后,比之前大了很多,也多出来几间房子。我把白发女人带到了西厢房当中,点亮了油灯之后,我对着女人说道:“这位大姐,一会我把被褥拿过来。你今晚凑合一宿,出门在外的你要小心一点,晚上把门闩差好,外面不管有什么声音,都不要开门。”女人再次对我鞠了一躬,客气了几句。

  从这里出来之后,我回到了和吴老二的房间。正准备把他的被褥拿去给女人的时候,昏迷多时的吴老二突然哼哼唧唧的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想起来自己的经历,当下坐了起来,对着我哭诉道:“沈炼啊,你可是亲眼看见的,你们沈家堡几百个人打我一个……还有王法吗?你说说我怎么了?不就是看上了几个小寡妇吗?用个新词来说这就叫自由恋爱……这是把我往死里打啊,要不是——你端着被货干什么?这是哪?还有什么人吗?”

  “我说吴老二你怎么那么难死?”怎么这个不要脸的这个时候醒了?我皱了皱眉头,还是继续说道:“这是二郎庙,前两年这里塌了。沈连城花钱在原址重新盖了一座二郎庙,沈家堡的人说了,你敢回沈家堡他们就弄死你,没办法我只能和你住这里了……那什么,桌上的吃喝你随便。我有点事儿,一会就回来。”

  “端着被货你说有事儿?沈炼,小小年纪你不学好啊……”吴老二咯咯一笑,擦了擦脸上早已经凝结的血痂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哪个相好的来看你了?你二叔我是过来人,什么都明白……不过你可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力壮就可劲折腾,要细水长流……”

  看着吴老二色迷迷的样子,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当下冲着他说道:“长流个屁!你和谁俩二叔呢?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和你似的?呸!牙碜……”

  就在我继续骂人的时候,屋子外面响起来了那女人的声音来:“里面的小哥,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寡妇门前是非多,我不能给你添麻烦。明天一早我就走……”

  “寡妇……”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吴老二的眼睛都亮了。他身子一跃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看这动作哪有一点受了重伤的意思?当下我一个没拦住,吴老二直接冲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随后两个人同时一声惊呼:“啊!鬼……”“啊!美人儿……”

  吴老二浑身是血的样子吓了外面的女人一跳,而女人的美貌也让吴老二有些吃惊。

  “这怎么话说的?家里来且了怎么能站在外面说话?进来说、炕上暖和,炕上说嘛……”说话的时候,吴老二主动拉过了女人的手,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拉着女人就进了屋内……

  “你干什么?松手……”女人好像被吴老二吓到了,她有些无助的看了我一眼。感觉这个白化病女人快要哭出来了,当下,我急忙走过去分开了他们两个人,瞪着吴老二说道:“你这辈子是不是听不得寡妇两个字?你上辈子是让寡妇亏的吗?这是我家亲戚……敢说你要和我攀亲戚,我就弄死你……”

  “还急眼了,没劲了啊……卧槽!这谁啊……”吴老二臊眉搭眼的看了我一眼,无意当中看见了柜子上摆着的照妖镜面当中的自己。顿时也被他一脸血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后看见屋子里还有一盆水,急忙在里面洗了脸。我看的清楚,盆里面的水是我刚才烫脚的……

  这时候,女人这才缓过来一点,她哭丧着脸对我说道:“我还是走吧……小哥,别难为你了。我再忍忍,能走到沈家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