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章 衣锦还乡(中)

第六章 衣锦还乡(中)

  让吴老二在警察厅里待一阵子也有好处,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报了昨晚我站了半宿的仇。而且还能逼他出手,就凭他在火车上的本事,真急眼了的话,奉天城找不出来能拦住他的人。

  一直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之后。我才溜溜达达到了警察厅,听说我是帅府的秘书,值班的处长还以为是帅府下了什么文件,急忙出来迎接。

  客气了几句之后,我说到了正题:“中午刘处长来问我,是不是有个远方叔叔。当时我正在给大帅办差,忙的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刚刚才想起来好像是有个出了十几伏的一个远方叔叔,好像是叫吴道义什么的……”

  虽然我不过就是帅府的一个小秘书,不过整个奉天官场都知道我是张大帅的远房亲戚。我的亲戚还不就是张作霖的亲戚吗?当下,这位警察厅的处长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这个表情还吓了我一跳:“你们不是把我叔叔打死了吧?”

  “没有!”处长一嗓子吓了自己一跳,随后解释道:“怎么可能呢,人现在就关在厅里。原本想着吓唬吓唬就放了,不过问他的底细,什么都问不出来。我们厅长这才打算关几天,等到问出您叔叔的底细再放的。”

  看着处长的额头已经吓出了冷汗,当下我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个叔叔和大帅不是一支的,放心,只要没出人命就责怪不到你们的头上……”

  等到吴老二被拖出来的时候,我差点没认出来这个一身血的人就是他。吴道义这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我一个劲的哼哼。原本我还想着借这个机会逼他出手,想不到被打成了这样,他竟然都咬牙忍着。我就不明白了,瞎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还瞒着有意思吗?

  处长看到我的脸色不对,急忙解释了几句:“这都是误会,中午我们厅长陪着姨太太去吃饭。就在他上厕所的功夫,沈秘书你这位叔叔就凑到如夫人的身边。说她五行克夫,还说他们俩有缘。现在联系一下,什么时候厅长死了,他好赶紧补上这个缺。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厅长方便完,就站在他身后……”

  “我叔叔什么德行我知道,该……”

  当下,警察厅出了一辆汽车,将我们俩送回了家。我特意请了大夫看了吴老二的伤势,好在看着血次呼啦的,却只是伤在皮肉,并没有伤到筋骨。总算是不幸当中的万幸……

  送走了大夫之后,我回来对着还在床上哼哼的吴老二说道:“几个警察就把你打成这样了?你的本事都哪去了?实在不行你就抽一个给他们看看,我就不信了,你都抽过去了,谁还好意思打你。”

  我的话刚刚说完,吴老二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伸出来三根手指头,费了好大劲才说道:“他们真打啊……我抽了三次,抽一次他们打的更狠一次……我一边抽,他们一边打……还把抽风打回来了……可要了命了……”

  看着吴老二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心里突然开始犹豫了起来。在火车上的时候已经认定了他是扮猪吃老虎,不过现在看吴老二满身是伤,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心里多少有些怀疑之前的想法。那么有本事的一个人,会被几个警察打成这个样子。要还是装的,这得下多大的本?

  吴老二虽然白白净净的,不过也是皮实,第二天早上便能下地活动。这时候帅府送我回老家的车已经到了……

  原本想着我自己回去,让吴老二住在这里。给他留五十个大洋,够他吃香喝辣的了。没有想到听说我要回沈家堡,吴老二说什么非要跟着一起回去。说多少年没回去了,心里实在是想那里的乡亲们。

  我心里话:你是想乡亲们家的寡妇吧……

  当下,我带着吴老二上了回乡的汽车。没有想到的是,车尾箱里面装满了帅府准备的礼物。很多都是大帅收的礼物,这样的东西在奉天城有钱也买不到。

  折腾了几个小时之后,汽车终于到了沈家堡的村口。就见这里站了几百号人,见到汽车到了,竟然有人放起了鞭炮。吴老二见状对着我说道:“这是迎接咱们的?不能够吧?他们是怎么知道你今天回来的。看这架势县长到了也用不着这样吧……”

  这时候,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我们俩说道:“沈秘书您还不知道呐,昨天帅府就给你们县长打电话了。说您代表大帅到沈家堡视察,代表大帅啊……我在帅府开车四五年了,也就是去年春天大帅身子不舒服,少帅代表大帅去阅兵,再没听说过谁代表过大帅……”

  没想到张作霖竟然还有这么一出,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车子到了村口停下,我们县长王德广亲自过来拉车门。想当年他去沈连城家吃席,那时候我还在一边帮忙侍候。想不到这才几年过去,竟然有个这么大的变化。

  我一走下汽车,县长便拉住了我的手。满脸通红的说道:“沈秘书,知道您代表大帅前来沈家堡视察,我谨代表个人,以及沈家堡的老少爷们欢迎您……”

  “大侄子,我就知道你有出息。没辜负了我的栽培,今天住叔家,叔把东厢房都给你腾出来了……”

  “沈炼啊……昨晚二郎爷给我托梦了,说你们俩的父子缘分已断,要我把你领回去。从今天开始咱们还是按爷俩处……别说什么叔叔、侄子的了,让别人笑话……”

  “沈炼,我,你三哥……听说你在奉天城混整了,给三哥谋个差事呗?不用太大,奉天市长就成……”

  县长身后站着沈连城,后面是我的亲爹和他老婆。被这些多人恭维着,我还真有些不大习惯。就在众人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说着什么的时候。吴老二从车上走了下来……

  片刻之后,人群的注意力便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