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五章 衣锦还乡(上)

第五章 衣锦还乡(上)

  见到这个人冲过来,侍卫们先是一愣,反应过来时候,五六个人将大胖子堵在门口一阵拳打脚踢。看着这人笨手笨脚挨打的样子,哪有一点罗四维的灵巧?别说罗老四了,就是在罗家看到的那些打杂的,也比他的身手好的太多。

  当心心里明白这八成是个骗子,也没心思继续看热闹。嘱咐侍卫们手下留情别打的太狠,一会大帅还要过堂,真出了人命就不好交代了。看着侍卫们收手之后,我才溜溜达达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起来……

  这一睡到了中午才睁开眼睛,收拾了一下正要准备去伙房吃饭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打开,还是何玮昌走了进来。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见到我之后直接说道:“老弟,听说了吗?昨天抓的罗海山是个棒槌,刚刚大帅过了一堂。咱帅爷就问了一句话:你是罗海山呐?那小子直接就在堂上拉裤了……现在警察厅的几个头头都被大帅叫进来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你是没看见……哈哈哈哈……”

  何玮昌和警察厅的正副厅长都不合,现在看到他们挨骂,当下便乐不可支的看起来热闹。

  当下我配合着笑了几声,说道:“那个罗海山最后咋样了?不会真毙了吧?”

  何玮昌回答道:“没有,大帅让人问清楚了。这小子哪是什么罗海山,就是昌图本地的一个盗墓贼。本名叫做廖能,听说了罗海山是盗墓的魁首,就给自己起了个匪号叫做赛罗海山。估计这小子也就听过几段书,人家都是赛罗城、赛秦琼的,他整了一个赛罗海山......”

  “赛罗海山?这名字赶上日本人了。”我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早上看见他瞎闹了,老哥你说这么一个大胖子,是怎么下去盗墓的?”

  何玮昌说道:“你说这个我还想笑……这二杆子自己下不了墓,就花钱雇人下去。这小子的运气也是不错,第二次盗墓就找到了燕国诸侯的大墓。之前他找了一波人,弄上来点宝贝。不过不知道怎么地,那些人再下墓取宝的时候都没回来。于是这个赛罗海山又找了一波人,这次到好,还没等下墓就被警察抓了。

  赛罗海山知道自己在昌图待不下去了,就来奉天打算销赃。东西一样没卖出去,自己倒是动了色心去逛窑子。结果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抓起来了,听咱们帅爷的意思,打算送这小子去俄国边境充军,让老毛子弄死他就得了。”

  听到何玮昌说到俄国边境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我亲爹他们家老大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差不多就想办法把他调回来,一旦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这辈子我就等不了我亲爹和他老婆的门了。

  就在我和何玮昌说得正热闹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人大开。随后就见张作霖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大帅到了,我和何玮昌都吓了一跳。何主任随便从我的桌上拿了一封文件,陪着笑脸对张作霖说道:“我是来取文件……”

  “拿了文件还不走?是不是也想在这里拉一裤子?”张作霖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何玮昌你就嚼老婆舌吧,等着,哪一天我气不顺了就拿你开刀。还愣着干嘛?滚你娘的……”当下,何玮昌讪笑了一声,灰头土脸的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看着办公室里没有外人了,张作霖这才坐在我的位置上,说道:“以后离这种人远点,帅府这点事都是他传出去的。要不是看在他和你八叔张作相的关系好,老子早就把他撵出取了……”

  说到这里,大帅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知道那个赛罗海山的事儿了?妈勒个巴子的……这他么就是个傻子,老子一句话就把他吓拉了裤……原本我也知道这是个假的,不过想着也可能是罗四维家里的亲戚,这才好酒好菜的招待。谁能想到他吃饱喝足了,敢拉在我的大堂上……”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张作霖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还笑……不过话说回来,罗四维那边真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我这还有点事要他办。”

  我回答道:“估计是他们家出了什么事情,把罗老四扣留了下来。毕竟运城倒九仙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就是亲戚说不清楚也不会放的。”

  “我估计也是这么回事,不过现在咱们和老段翻脸了,说开战就开战。也不好再拍派人去北平找,等等看吧……”张作霖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这几天忙着打仗的事情,这事你掺合不了,别再当了谁的枪使……正好你和吴先生刚刚回来,我放你几天假,回家看看。我给你发俩月的响钱,再派一辆汽车送你。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对、衣锦还乡……”

  听到张作霖要放我的假,我急忙说道:“大帅,这时候我怎么能走?您还是留下我吧,不管干什么能守在您身边就行。”

  “是不是以为老张我要开了你?把心放肚子里……”张作霖笑了一下,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说道:“这几天帅府人多眼杂的,什么人都有。你知道他们哪个按的什么心?就几天的事,之后你再回来,还是我的秘书。”

  张作霖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当下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准备收拾一下回老家。

  大帅离开办公室之后,我去账房领了钱,没有想到除了我两个月的薪水之外,连罗四维的那一份响钱也都给了我。这算是多多少少弥补了一下丢失一千两黄金的损失……

  就在我准备交接一下手里的事情,就离开帅府的时候。警察厅的外勤处的处长敲开了我办公室的大门,客气了几句之后,他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沈秘书,我打听个事,你是不是有个叫吴道义的叔叔……中午有人在大街上调戏我们厅长的姨太太,给抓起来了……他说你是他侄子……”

  “不是,我爹九代单传,没这个叔叔。你该打就打,千万别给我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