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四章 我不是罗海山

第四章 我不是罗海山

  “以后多喝点水……你他么上火了!”瞪了吴老二一眼之后,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昨晚这事百分之一万是吴老二干的,我恨的不是他装设充愣,恨的是你把黑衣人定在外面就完了?再把我弄回屋里不行吗?多走两步能死?现在虽然还只是初秋,不过奉天冷的早。一早一晚也是凉飕飕的,昨晚冻了我半宿,八成要病一场了。

  我也没心思搭理吴老二,简单洗漱了一番之后,换上了衣服便去了帅府。折腾了半宿也没心思吃早饭了,不过我还是去伙房让人煮了一碗姜汤,随后来到了办公室。听说大帅还没有起来,赶紧趴在桌子上补一觉回回精神。

  我这边刚刚闭眼,门口便响起来有人敲门的声音。随后办公室大门被从外面打开,昨天一起喝酒的何玮昌端着姜汤走了进来:“老弟,听说你着凉了?先把这个喝了,一会我让人给你整几片阿司匹林来,那玩意儿老好了,头疼脑热的吃两片就好了。”

  见到是何玮昌亲自端来了姜汤,我急忙起身接了过去:“怎么敢劳主任你的大驾?找个人送来就行了,你堂堂秘书处的工作主任亲自送来,让我这个小秘书怎么敢喝?”

  何玮昌哈哈一笑,说道:“啥玩意儿秘书主任,咱兄弟们还不都是侍候大帅的?又不是秘书长。你赶紧把姜汤喝了,趁着大帅没起再搂一觉。这几天都在开会,听说要和皖系的段祺瑞开打了,这几天都是军事秘书在忙,没你什么事。这办公室就你自己一个人,睡一会也没人知道……”

  听了何玮昌的话,我一口气将姜汤喝光。擦了擦嘴之后,对着他说道:“老哥,昨晚你酒都没喝完就被大帅叫走了,也是为的这打仗的事儿吧?”

  何玮昌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你还真猜错了,昨天警察厅的人抓住了罗海山,已经送了过来,现在就关在一进门的偏厦子里。大帅过堂之前我要整理好卷宗,这才逃席了。等着忙完这一阵的,老哥我再请一次,这次咱们明湖春吃燕翅席……”

  “哪能老吃主任你的?这次我请,不能打兄弟我的脸……”假模假样的争执了几句之后,何玮昌这才点头答应。随后后他让我赶紧抓时间睡一觉,这才离开办公室。

  何主任走后,我也没有心思睡觉了。虽然明知道昨晚抓住的罗海山是假的,不过心里惦记罗四维,怎么也要过去看一眼。如果是他们罗家的人,看看能不能疏通一下,毕竟大帅自己说过他也没有真想难为罗海山的意思。

  想到这里,我端着空碗走出了办公室。溜溜达达的到了伙房,打算先去还碗,再去看一下那位罗海山。把空碗放下之后,突然看到大师傅们刚刚做好了四个菜——扒鸡、焦溜肉段、猪肉炖粉条和烧茄子。还有四个热气腾腾的大馒头品字形的摆在了盘子上。

  指着这几个菜,我对伙房的大师傅说道:“今天什么日子?一大早就整这老些硬菜,哪位太太过生日?”

  “沈秘书你还玩笑了,太太们都有自己的小灶,从来不在这里搭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师傅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听说昨天抓到大盗墓头子罗海山了吗?大帅亲自下的令,不能饿着他,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不止这四个菜,还有一壶老烧锅,不就是个偷坟掘墓的嘛?照我说一枪毙了得了……”

  “大帅的事别瞎说,再让人听见……你也别诉苦了,我那还有几包外国烟卷。一会忙完了去找我拿。烟多抽几根没事,话说多了小心惹麻烦。”说话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看了大师傅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正好我要去见识一下这个罗海山,就这几个菜是吗?我端过去了。”

  大师傅见到我要端托盘,当下急忙喊过来手下的小伙计,说道:“怎么好麻烦沈秘书你?老六你过来搭把手……”

  当下,小伙计端着装慢了菜肴的托盘,我拿着一壶酒一起到了一进门的偏厦子。门口把手的守卫和我也说得上话,客气了几句之后,我便顺着门缝,看了一眼里面那个自称是罗海山的人。

  这个人三十来岁,是三百来斤的大胖子。一脸的横肉下面长着络腮胡子,虽然坐在椅子上,不过看着身型也有小两米多。看到了这副尊容之后,我心里开始嘀咕:这样的又胖又壮的大个子淘沙也挺费劲吧……

  看到我对这个罗海山感兴趣,看守的侍卫头笑着说道:“沈秘书,不用看了,这是个假的。罗海山那是什么人物,咱大帅通缉了十几年都没抓到。你看看这小子的德行,自己穿衣服都费事,还淘沙盗墓?”

  “我看也不像是真的……”我笑了一下之后,对着侍卫继续说道:“警察厅的人也是二虎蛋,这一眼就看穿的事情,他们还敢把人送到帅府来?看吧,大帅知道了之后还指不定怎么骂他们这些废物呢。”

  侍卫头跟着我笑了一下,说道:“这个也不能怪警察厅的人,这小子昨天去怡红院嫖娼,给不出钱来,就掏出来一块鸡血石来顶账。老鸨子以为鸡血石是假的,这小子要吃白食。就报了警察厅。结果没打两下他就自称自己是罗海山,又去了他的住处搜查,结果床底下满满一箱子的宝贝,都是地下面起出来的。盗墓的又自称是罗海山,不管真的假的,警察厅都要送来让大帅看看。”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大帅的贴身侍卫走了过来。冲着我点了点头之后,对着侍卫头说道:“帅爷起来了,你们准备一下。开完军事会议之后就要审这个人,到时候我让人来传话,你们把罗海山送到三进的东暖房。”

  他这几句话声音大了点,被里面的大胖子听到。当下这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过来喊道:“我不是罗海山!我真不是罗海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