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三章 小夜曲

第三章 小夜曲

  怎么回家的,我是完全记不得了。等到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家的床上。吴老二倒在了床下,看样子刚才他好像和我躺在一起,不知道怎么滚到了床下。此时吴老二正在说着梦话:“翠儿啊,咱俩没有这个缘分,你男人还活蹦乱跳的……不行!那咱俩不就成了西门庆和潘金莲了吗?听话……下辈子我高低等着你,到时候我去卖炊饼,你在家看家。没事别鼓动窗户……”

  还行,还知道自己这辈子作孽太多,下辈子要遭报应。看着梦话连篇的吴老二,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是馆子掌柜派人送我们回来的,也不知道大门关好了没有。虽然我家就在帅府对面,不过一旦有个把歹人进来偷东西。临走再给我和吴老二一人一刀,这个可受不了。

  想到这里,我忍着天旋地转的感觉,晃晃悠悠的走到院子里。今天虽然不是满月,可是也月朗星稀,月光照射在院子里面,看上去竟然有了一种天亮的错觉。月光将我身后的房子倒影照射在了地上,看到了这样的月光,刚才那酒后上头的感觉也舒服了许多。

  就在我向着大门口走过去的时候,面前的房顶倒影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还在酒醉当中的我反应了一下之后,才明白了过来,当下急忙回身向着房顶上看去。果然在屋檐上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衣人……

  一身黑色长衫之中,包裹着白色头发和皮肤,就连眼珠都是白色的。正是我在火车上见到的那个白化病人,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一身冷汗瞬间冒了出来。之前眩晕、呕吐的感觉也消失了大半。

  和黑衣人目光相对,我的身体好像被定住了一样,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这个人也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我。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我甚至听到了门外帅府侍卫巡逻的声音。

  这时候,我心里还是怀念赵连乙了。要是再这样的一个愣头青进来,说不定还能再救我一次。可惜门外侍卫只是围着我的房子转了一圈,他们的声音便越来越远,直到彻底消失……

  侍卫们离开之后,黑衣人好像一根羽毛一样的从房顶跳了下来。轻飘飘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我,说道:“又见面了……上次在火车上有人护着你,现在那个人在哪里?说出来赵年的下落,就当你睡着了说的梦话被我听到的。就算以后……”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里面房屋的大门突然打开。随后就见吴老二闭着眼睛,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我想要喊叫让他惊醒过来,不过任凭我怎么长大嘴巴,始终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这时的吴老二好像还在酒醉当中,迷迷糊糊的走到了我和黑衣人的面前。脑袋撞到黑衣人之后,嘟嘟囔囔的说道:“行了,就这儿吧……上了几岁年纪怎么就憋不住尿了……喝点水就起夜……别急啊,这不是急的事儿……尿裤子还得洗……”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竟然解了裤腰带,当着我和黑衣人的的面,将裤子褪下,对着黑衣人的裤管尿了起来。而黑衣人竟然一动不动,任凭吴老二将一泡尿都撒在了自己身上。他凌厉的眼神转到了吴道义的身上,似乎心里也在避讳什么。不敢轻易动手对付这个人……

  片刻之后吴老二尿完,他哆嗦了一下之后,伸手在黑衣人的身上蹭了蹭。说道:“尿手上了……幸好这里有个柱子……到底是奉天城的房子,还给柱子穿上衣服了。真他么讲究……”

  擦干净了手之后,吴老二提上了裤子,闭着眼睛晃晃悠悠继续回身向着卧室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唱道:“我本是太平府正经的人家……无奈父母早亡只得投身了勾栏……今日里王公子要与我私会啊……”

  几句唱完之后,吴老二已经进了卧室,随后里面传来了他的呼噜声……

  听到了呼噜声之后,我心里开始大骂了起来:你出来一趟就是为了尿尿的吗?能不能顺便解决掉这个黑衣人。对你来说,也就是唱两句的事……

  既然吴老二回去了,那我差不多就要回老家了……不过面前的黑衣人也有些古怪,他依旧保持着刚刚吴老二在自己身上尿尿的样子。瞪着眼睛,看向吴老二刚刚所在的位置……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孙子是不是和我一样,也动不了?

  虽然暂时躲过了危机,不过我自己也一动也动不了。当下,我家院子里的两个人保持着一个古怪的姿势,我盯着黑衣人,他盯着身边的空气竟然一直坚持了几个小时,直到天亮……

  一阵雄鸡报晓的鸡鸣声传了过来,黑衣人身上的定身法瞬间被解除了。他的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随后黑衣人挣扎着爬了起来,看样子还想要对我做点什么。这时候,屋子里面再次传来了吴老二的声音来:

  “这哪?我怎么睡在这里了?有人吗?哪位姑娘收留的在下?”

  听到了这个声音,黑衣人好像被雷击中一样,打了个哆嗦。随后他不再理会我,两条腿一拐一拐的走到了大门口。随后当着我的面,开门走了出去……

  这时候,我的身体也恢复了自由。身体保持一个姿势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身体能动的同时和黑衣人的一样倒在了地上。这时候我才明白刚刚黑衣人那别扭的姿势是什么原因——下半身都站麻了……

  就在我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吴老二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我趴在地上,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当下急忙跑出来把我搀扶了起来:“这是怎么个意思?着急买早点摔着了?不是我说你啊,沈炼你太客气了,咱们去帅府吃馒头就行……怎么了?你瞪着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