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二章 赴宴

第二章 赴宴

  从大帅府出来之后,我带着吴老二回到了自己的宅子。自从上次我们家老二出事之后,我亲爹和他老婆也没心思继续住在这里。他们俩回了沈家堡,把房子空了出来。

  个把月没人住,这里到处都是灰尘。幸好我们秘书主任何玮昌听说我从北平回来,为了巴结我这个大帅的‘侄子’,他把自己家的老妈子打发了一个过来,帮我收拾屋子。趁着这个空档,非拉着我和吴老二下馆子……

  当初刚刚进帅府的时候,就是这位何主任以为我没有靠山,让手下的秘书们欺负我。后来被张大帅破口大骂了一次之后,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大学生是大帅的‘亲戚’。说过多少次要摆酒赔罪,都被我推了。这次人家这么帮忙,把自己家的佣人都打发过来。再不去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当下,我和吴老二被他拉上了汽车。

  何玮昌在车里就打听了吴老二的底细,张大帅都叫吴先生了,我也不好再吴老二、吴老二的叫,当下便说这是我一个远方的表叔,来奉天投奔我的。既然是我的表叔,那说不定也和张大帅勾着亲戚,当下何主任竟然也跟着我“二叔、二叔”的叫了起来。

  汽车绕了一圈之后,在奉天有名的馆子宝发园停下。见到帅府的秘书主任到了,掌柜的急忙带着伙计们走出来相迎。何玮昌笑着对掌柜的说道:“今天我在你这里招待贵客,给找个清净一点的包间。我也不点菜了,捡拿手的上。什么时候桌子摆不下了为止,酒要好酒,上次少帅喝的那个就行。和厨子说要显显手艺,吃得好我多给小帐……”

  见到财神爷登门,掌柜的客气了几句,将我们三个人拉到了尽头的包间之后,便下去吩咐走菜了。

  坐好之后,何玮昌说道:“别看这馆子不起眼,可是咱们少帅经常光顾的地方。这里是直隶菜,熘腰花、熘肝尖、熘黄菜和南煎丸子号称四绝。”

  “何主任你说的那么玄乎,我还以为你说的是鲍参翅肚呢。”吴老二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吃这四道菜也能不用走这么远嘛,帅府对面过一条街道就有一家,四个菜加上一壶酒,喝完了酒再每人来碗抻面……”

  “二叔,说的那么热闹,你对奉天很熟悉嘛。”看了还在白乎的吴老二一眼,我继续说道:“连帅府对面的抻面都知道,以前没少背着我和我师父来啊。这是看上奉天城哪家的小寡妇了?”

  “我就那么一说,这几年也来过奉天几次。”吴老二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不比你们这些当差的吃过见过,也就是在小抻面馆对付一口。这次来投奔你,还不是想吃香喝辣的吗?今天开开眼界,看看少帅吃什么喝什么……”

  说话的时候,掌柜的亲自端上来四个菜。正是刚刚何玮昌介绍的四绝,看着四个菜平平无奇,不过动筷品尝了几口之后,这四道菜果然惊艳。该嫩的嫩,该焦香的焦香。这几个月在帅府也混过几道席面,就算是燕翅席也比不过这四绝。就连吴老二吃了也连连称妙。

  上菜的同时,掌柜的又抱过来一坛子酒。打开泥封之后将酒倒进了锡壶当中,我才看明白敢情少帅喜欢喝的是黄酒。将酒水倒完之后,又将酒壶放在热水盆中浸泡。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这是敝号从杭州进的女儿红,正好十八年。每次少帅来捧场都点名要喝这个,敝号的饭菜一般,可这酒真是好酒。一会温好之后您几位一尝就忘不掉了。”

  我没有喝酒的舌头,不管什么酒喝下去都是辛辣的味道。不过喝这女儿红的确有些不一样,喝起来只是觉得温厚,没有什么辛辣的感觉。经何玮昌一个劲的劝酒,不知不觉喝了一大壶,也没觉得这么样。

  酒过三巡之后,何玮昌开始借着酒劲说起来奉天的新鲜事儿。什么警察厅长的小老婆跟人跑了,公主坟晚上闹鬼,有人看见清朝公主坐在坟头上抽烟袋。还有少帅的几件风流韵事,说到最后的时候,何主任突然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的说道:“兄弟你听说了吗?那个大盗墓头子罗海山又出来了。就是你们去奉天办事的时候,昌图那边抓着几个盗墓的。一审才知道是罗海山的人,他们再等当家的罗海山到了动手盗墓。当地有个燕国的诸侯大墓,罗海山就势看中这个了。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玮昌突然卖起了关子。我和吴老二虽然知道这个罗海山绝对不是倒九仙里面那个,不过兴许能从他身上打听出来罗四维的下落。当下都急着追问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主任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可惜啊,昌图那边的人不会办事,结果惊着了罗海山,他再也没出面过。他盗了一辈子的墓,听说家里的珍奇古玩要用卡车拉也能拉一百多趟。兴许比咱们大帅都有钱……”

  “给吓回去了啊,那真是可惜了……”我和吴老二跟着叹了口气,心里都在想罗四维这时候哪去了?他也趁不少钱,应该不至于贪图我们那点金子。不过这个假冒罗海山的人到底是哪位?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傍晚,帅府来人找何玮昌,说张作霖要找什么公文。他这才结了帐,匆匆忙忙的赶回到了帅府。

  我稍微有些上头,当下和吴老二一起从馆子里面走了出来。在包间里面什么事情都没有,没想到出来一吹风,我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走路都走不了直线了,吴老二比我也好不了多少。

  我晃晃悠悠走出馆子十几步,才发现身边的吴老二没影了。回头才看见他正坐在宝发园的大门口,哇哇的大吐了起来。原本我还想过去扶他起来,没想到真迈腿的时候,想的是对面的馆子,却走进了隔壁的杂货铺。

  最后还是宝发园的掌柜实在看不下去了,找了俩伙计又雇了两辆人力车。这才把我们俩送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