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一章 同乡

第一章 同乡

  吴老二算是赖上了我,幸好当初留了个心眼,一千大洋差旅费我留了八百。要不然的话,回奉天的车票怕是都要向奉天会馆的人借钱。

  到手的金子没了,我也没心思继续留在奉天会馆。托会馆的人买了当天夜里的火车票,当天晚上便带着吴老二上了去往奉天的火车。

  第二天早上六点,火车终于进了奉天火车站。帅府派车直接把我们俩接了回来,听了秘书处的人说,我才知道昨晚张作霖开了一晚上的军事会议,天快亮的时候才躺下。不过大帅睡前特意下了命令,嘱咐我会来之后就待在帅府,他睡醒之后要立即见我。

  当下,我和吴老二都被安置在了帅府的会客厅里。因为有大帅的嘱咐,秘书处还让伙房送来了早餐。看着馒头、熬白菜和稀饭端上来,吴老二对着我说道:“你们帅府也不怎么讲究嘛,我还以为这里怎么也得七八个菜。你们大帅吃的要好得多吧?”

  “你想多了,他早、中饭也一起吃大伙房。除非请客吃席,要不晚上睡哪个太太屋里,就吃哪个太太的小灶。”我抓起来一个馒头咬了一口,夹起来一筷子白菜一起塞进了口中。边吃边继续说道:“我来的晚,听这里的老人说,这几年东北有钱了才天天吃细粮。前些年打仗的时候军费吃紧,帅府也是天天大饼子、苞米面糊糊。哪位少爷想吃顿白面馒头都要挨嘴巴,我们这位大帅花钱不含糊,吃饭还真是凑乎……”

  “看你说的那么邪乎,帅府的少爷白面馒头都吃不起?”吴老二撇了撇嘴,也抓起来一个馒头吃了起来。喝下了一口粥之后,继续说道:“外面传你们大帅可传的邪乎,说他早上起来就要喝一碗虎血提神。府里养着紫禁城出来的厨子,天天满汉全席……”

  “那是胡说八道哩,天天早上一碗虎血,那老张我还不得浑身长毛啊……”还没等我说话,会客厅外面响起来张作霖的声音。随后就连大帅披着一件衣服走了进来,我见状急忙从椅子上站了去来。见到吴老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忙把他也拽了起来。

  “坐着、坐着嘛……妈勒个巴子的,谁把你们安排在会客厅的。闹的这么外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北平段祺瑞派来送信的。”张作霖哈哈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吴老二说道:“这位先生就是大侄子你常提起来的吴道义仙长吧?看着就有一股仙气,不是凡人。”

  吴老二陪着笑脸说道:“帅爷您客气了,仙长什么的不敢当,我还俗好些年了。我行二,您管我叫吴老二就行。”

  张作霖哈哈一笑,说道:“神仙就是神仙。怎么能乱叫?我叫你吴老二,是不是你也叫我张老七?”

  担心吴老二真敢和张作霖拜把子,我急忙岔开了话题。开口对着张作霖说道:“他们说您刚刚睡下,可能中午才能醒过来。这才让我们在这里等,也是想这里地方大,我们俩坐累了还能走动走动。”

  “人老了,觉少……开会的时候仗着一股气顶着,会开完这股气就泄了。困的眼睛都睁不开,结果躺在床上又睡不着了。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明白了,做嘛……大侄子你师叔是客人,怎么能站着说话。”张作霖示意我和吴老二都坐下,他坐在了我们俩的对面,看了一眼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回头对着下人说道:“去拿副碗筷来,我早上就这儿吃了。再拿个咸鸭蛋……”

  片刻之后,碗筷送了过来。张作霖也不客气,让我给他盛了一碗粥之后,夹了几筷子熬白菜和在了粥里。吸溜吸溜的喝了几口之后,一边给咸鸭蛋剥皮,一边对着我说道:“听说赵连乙没了?又不是打仗,怎么还死人了?你说说咋回事?”

  回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张作霖的情景,我也不敢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连火车上面那个白化病的黑衣人都没落,大帅从头到尾都没有打断我的话,我一边说他一边吃,等到我说完的时候,他一碗白米粥、两个馒头已经下了肚。

  “罗四维也失踪了……怎么他娘的好像听神话故事似的?要不是知道你小子不会撒谎,还以为这是编故事在糊弄我老张……”说到这里,张作霖看了吴老二一眼。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说这世上真有长生不老的神仙吗?”

  “书上有……”吴老二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世上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也指不定哪个深山老林里面就藏着个妖怪、神仙什么的。个把长生不老的人兴许还是有的,孙子还不语怪力乱神,那就是他不敢乱说。”

  “是啊,说不定那座高山当中就有活了几千年的活神仙。”张作霖表情古怪的看了吴老二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听说吴先生至今还没有结婚,老张我来做个媒。奉天城防司令的小姨子就不错,麻烦先生把生辰八字给我,让他们合合八字。”

  “大帅您真是太仁义了,刚刚见面就给保媒。那什么,我是……”吴老二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我是光绪二年生人,生在海城,丙子年八月十五的生日。今年四十三了,也不指望什么二八少女,老夫少妻的不般配。大帅您看看有没有二三十岁的寡妇,能搭伙过日子的就成……”

  “敢情吴先生你也是海城人?老乡啊……”张作霖哈哈一笑,继续说道:“不过你这口味有点另类,寡妇也好——知道疼人……哈哈哈……”

  张大帅还想要再说几句的时候,他的副官从门外走了进来,在张作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听了副官的话,张作霖站了起来,对着我和吴老二说道:“这一大早上的,北平的徐树铮又来找麻烦。妈勒个巴子的……大侄子,吴先生就住你那里了。等着我办完公事的,再请他回来聊聊结婚的事。奉天城咱老张说的算,什么大姑娘、小寡妇的只要吴先生看上了,我给做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