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九章 黑衣人

第六十九章 黑衣人

  就在我和罗四维说话的时候,车厢大门再次打开。头上裹着纱布的吴老二走了进来,他边走骂:“罗老四你就看戏吧,是不是我被打死了,你才……怎么这么客气?不就是没帮忙干架吗?也不用切手指头谢罪——我晕血……”说到后面的时候,吴道义感觉自己说漏了嘴,当下借口晕血转身向车厢外走去。

  “吴老二,你怎么知道断指谢罪这典故的?”见到吴老二转身要走,罗四维嘿嘿一笑,翻身跃过了几个座位,拦在了吴老二面前,继续说道:“话都没说完,着什么急走?来见见你的老熟人——赵年的手指头……赵年就是老蔫巴,人家嫂子和你睡过觉……”

  “老蔫巴嘛——我想起来了……”听到罗老四说到自己曾经的风流事,吴老二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他嫂子是不错……那什么,我在沈家堡的时候,赵年还是个大半小子。整天捻头耷拉脑的也不爱说个话,要不是你们说,我都不知道他和吕万年打连连。”

  “两句话就把自己摘出去了,吴老二你行啊……”罗四维嘿嘿一笑,拉着吴老二的胳膊,将他带到了我的面前。两个人坐在对面的座位上,我将赵老蔫巴留下来的血书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呀,赵年那孩子还真来了?水底贪生,险害贵友,断指谢罪……这两笔字也不行啊。”吴老二有些厌恶的将血书从自己的眼前挪开,随后继续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断指谢罪是跑江湖的规矩,反正我给吕万年当师弟的时候,他是没有这个规矩的。”

  “那是,单凭一条搞破鞋就能把你的脚趾头都切干净。”罗四维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吴老二你想装就继续装下去,我们哥俩就当看戏了。不过有空的时候和你师兄说一声,赵老蔫巴这是什么意思?吓唬谁呢?断指没有诚意,有本事把头断一断……”

  “罗老四你怎么还冲我来了?就好像这手指头是我的……”吴老二当下有些不满的看了罗四维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有刚才那件事,你就看着我挨打?要是挨打的是沈炼,你还能看笑话……”

  “我又没当着人家孩子的面,调戏人家妈。凭什么打我?”我被吴老二气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还有件眼前事,倒九仙也去过了,老四那边估计也用不上你了,吴老二你怎么办?是去天津找你的小寡妇呢,还是跟着我去奉天?”

  “那还用说嘛,去天津啊……”吴老二没有丝毫的犹豫,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对着罗四维说道:“真没我什么事儿了?那就不客气了。到了北平之后先把金子还给我,然后咱们就各奔东西。到时候我找我的小寡妇,你做你的罗海山。”

  看着吴老二满面红光的样子,罗四维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还真是不念一点旧情,也罢……不过罗海山哥们儿是没兴趣了。沈炼,回族宅交代了这次的事情,我也去奉天找你。后半辈子就在帅府混日子了,吴老二,你要是再被寡妇的儿子追杀,记得来奉天投奔我们哥俩。有我们家一口肉,就有你一口稀粥……”

  呸呸呸……哪会向这次这么倒霉?”吴老二说话的时候,车厢门再次打开。石原走出来说道:“罗伯逊医生在车站买了好酒和熟肉,他请罗先生和吴先生一起用餐。沈先生,你还需要休息,这次就不惊动你了……”

  石原说话的时候,吴老二已经将断指和血书都收了起来。冲着我笑了一下,说道:“那个洋大夫说他是加拿大人,不过这喝酒的劲头怎么像老毛子?哥们儿你在这里继续休息,我去陪‘老毛子’坐会。”

  吴老二也不想陪着我这个病人在这里待着,当下两个人都被石原带走。过了半晌,罗四维花钱雇的佣人端过来了没滋没味的白粥。我喝完之后又吃了药,躺在座位上准备再睡一会。可能是之前睡的太多了,这次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听着对面车厢里面划拳的说笑声,勾得我更加睡不着了……

  不睡了,我也过去凑凑热闹,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折腾多久。当下,我睁开了眼睛,正要坐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对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衫,头戴黑色礼帽的青年男人。他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如果这个人要杀我的话,这时候我已经身死多时了……

  此时,男人手里拿着赵老蔫巴的断指和血书正在看着,血书挡住了他的相貌,我的角度看不到这个人的样子。

  听到了我这边的响动,黑衣人这才收了血书。和我四目相对之时,我看到了一张白化病人的脸。白色的头发和白色的皮肤,在黑色长衫的对比之下,我就好像是在看黑白照片一样……

  “醒了?我说错了,你应该一直都没有睡着。”黑衣人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将手里的血书举了起来,继续说道:“水底贪生,险害贵友,断指谢罪——这是什么意思?赵年为什么给你写这个?

  看着面前的黑衣人,我强压下去了震惊,盯着黑衣人反问道:“你是谁?火车已经开了,你是怎么上来的?”

  “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倒是反问我。真是没礼貌……”说话的时候,黑衣人突然抬手,闪电一般在我的脖子上面点了一下。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点,不过我的脖子好像被大铁锤砸到了一样。一阵剧痛让我误会脖子是不是断了,当下张嘴想要呼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哑巴了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到我无法说话,黑衣人从身上掏出来一支钢笔和笔记本。递给我之后,再次说道:“你和赵年什么关系?写在上面。你想耍什么花招的话,我就真把你的脖子掰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