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七章 试探

第六十七章 试探

  看着吴老二装疯卖傻的样子,要不是我现在动不了,已经跳起来给他一脚了。当下,我抬起眼皮看了罗四维一眼,说道:“老四,你就看着他装傻?”

  “别说这个了,哥们儿我就是说话的声音大了点。他一口沫子就喷在我脸上,不瞒你说,火车上因为他抽疯,我都换个仨褂子了……”罗四维一脸无奈的看了吴老二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吴老二,以前你还能客气客气。现在说抽就抽谁能受得了?听哥们儿一句劝,找个老中医好好看看。不为别的,就为了你的小寡妇。你想想啊,你们俩正要起腻的时候,你喷了人家一脸沫子,多煞风景……”

  吴老二叹了口气,说道:“唉,别提了,这是老病根儿。小时候跟着我那个倒霉师兄去跳水,寒冬腊月的掉进了冰窟窿里。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之后就落下这毛病了......”

  “等会吧,前天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听了吴老二的话,罗四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前天你亲口说是小时候看见惊马要踩踏小孩,结果你拽着马缰绳被拖出去二十里地,就这样……”

  我摇了摇头,接着罗老四的话继续说道:“不对,他告诉我是小时候他后妈下毒。命大没被毒死,醒了之后就这样了。吴老二你那句话是真的?”

  吴老二歪着脑袋想了想之后,说道:“我那么说过吗?那应该是先被下了毒,然后掉进了冰窟窿里,最后拦了惊马才添的抽风这毛病……罗老四,人家洋大夫都说我这是明显的癫痫症状。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以为我是演戏?没事你抽一个,喷个沫子来看看……”

  看着吴老二豁出去不要脸了,我和罗四维也拿他无可奈何。当下我岔开了话题,说道:“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说点正经的。吴老二你是怎么从里面逃出来的?这个总能说两句吧?”

  “知道不就好了吗?”吴老二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就记得地下面发大水,把我们都冲散了。等到我再睁眼的时候就到了岸上,沈炼你倒在我身边,罗四维说我把你吓死了。掏刀就要砍我……”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看了一眼装傻充愣的吴老二,顿了一下之后我继续说道:“那记不记得你被紫蚺咬到?我还背着你一直走……这个也不记得了,嗯……那总记得我背着你的时候,你亲口说你是吕万年派回来看着我的……好像是什么事情和我有关……”

  当时我背着吴老二的时候,他正在发高烧。按着后面罗海山说的吴老二是为了救我,被紫蚺咬了。只是他的身体有古怪,只是发烧却没有死。当时他浑浑噩噩的,我打算趁机诈他一眼。兴许能诈出来点什么。

  “你第一天认识你师父吕万年吗?他派我看着你,亲兄弟明算帐,那就要多少给我点费用了……他一分钱也要把称八掰花的主,舍得花钱让我来看着你?”说到这里,吴老二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要真是他派的我,再次你们爷俩见面,记得让他把这些日子的费用结一下……”

  看到我也诈不出什么来,罗四维过来打了圆场:“你们门户的事儿以后再说,咱们说点眼前的事情吧。办车厢的时候,我给奉天帅府打了电报。把赵连乙死了的消息说给那边听了,怎么这火车的车次也说了。估计到不到北平,奉天那边就能来人上车询问。你们爷俩做好准备,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的先掂量一下……”

  这个我没有想到,不过罗四维做的也没错。不管怎么说赵连乙死了,这件事早晚也要说清楚。只是张作霖会不会相信这么荒唐的事情,那只老狐狸眼睫毛都是空的。说杀人就杀人,别实话说出来他以为是假的。一枪毙了我们几个,那就太冤枉了……

  “那你们俩的事儿了,我又不是你们大帅府的人,到时候你们俩怎么说我附和就好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看了我和罗四维一眼,继续说道:“我回去了,外面车厢里有个小寡妇。都聊哧一天了,兴许我把后面那段马寡妇开店唱完,人家就能跟着我走了。”

  说完,吴老二溜溜达达的向着车厢外面走了过去。看着他的背影,罗四维说道:“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从吴老二嘴里是问不出来什么的。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他没有坏心,总有他装不下去的那一天……”

  又和罗四维说了几句,我感觉到有些劳乏,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再次睁眼的时候发觉列车已经停下,车厢外面一阵大吵大闹的声音。我就是被这吵闹声惊醒的。车厢里面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吵闹声音是从外面一节车厢里面传过来的。

  “误会……这事真不能怪我,我不知道你老婆有男人……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以为她是个寡妇……”对面传来了吴老二带着惊恐的声音,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阵清脆的耳光声打断。

  怎么回事?吴老二被人打了?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那本事跳进蛇窟都死不了的主儿,会被人扇嘴巴?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爬着也要过去看看热闹啊……

  好在吊瓶已经打完,当下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扶着一排一排的车座,来到了车厢之间的衔接处。此时,罗四维和他请的几个佣人都聚在这里。石原莞尔和外国大夫不知道去哪了。这几个人都津津有味的看着面前的好戏,我到了他们身后,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这些人的对面,吴老二鼻青脸肿的跪在了地上。一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揪着他的衣服领子,一边扇嘴巴,一边骂道:“俺让喃耍流氓……喃说对了,这还真是个寡妇!这是俺娘!”

  看到我出来,罗四维吓了一跳,急忙让人拿过来大衣盖在我身上。随后坏笑着说道:“打了五六分钟了,哥们儿你是没看见。刚刚你们家吴老二对人家寡妇说,我想给你儿子当爹,然后这哥们儿就到了。我都快笑岔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