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六章 火车上

第六十六章 火车上

  “今晚你要守寡就守个清静啊……你要是守不住就应该明媒正娶另配夫……”一阵二人转的唱声将我吵醒,睁眼之后才发现自己躺在列车的车厢里面。身上面密密麻麻缠着绷带,手臂上还扎着吊针。

  我这是在哪?前面一阵闹哄哄的,只是我平躺在座位上,看不到那边发生了什么。

  “呀,哥们儿你醒过来了。别动、别动,好不容易给你接上的骨头,千万别乱动。别说话……那个谁,去、去把洋大夫叫过来,就说病人醒了……”罗四维端着个罐头走了过来,看到了我睁眼之后,他急忙将罐头放下。擦了擦嘴角的油花之后,伸手将我脑后的枕头抬了抬。这才继续说道:“好家伙,你烧了四天一直这么昏睡着……找个几个老中医看,十个里面有八个让给你准备后事。后来哥们儿我急眼了,直接从太原的洋诊所里抢了个洋大夫来。给了打了几针盘尼西林,这才退了烧。见你好了一点就不敢在那小地方待着了,咱们会北平……”

  罗老四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一个四十来岁的洋人匆匆忙忙走了过来。见到我苏醒过来之后,急忙开始检查我的身体。这时,后面又走过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向罗四维翻译洋大夫的话:“罗伯逊医生说你朋友恢复的很好,好的出乎他的意料。不过盘尼西林还要继续使用,在到达北平之前,病人不要做大幅度的动作……”

  折腾了好一阵子之后,总算是检查完毕了。听到我没有大碍之后,罗四维哈哈一笑,从怀里摸出来一根金条,塞在了外国医生的手里,随后回头对着翻译说道:“石原,你和这个洋哥们儿说,只要我哥们平平安安的到了北平,一天给他一根金条。”

  那名叫做石原的翻译对着洋大夫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阵,洋人脸上露出来欣喜的表情。拉着罗四维的手,“三秋、三秋……”的说个不停……

  罗四维包下了两节车厢,洋大夫等人都被安置在另外一节车厢里,当下罗老四受不了洋人这么客气,让他先回去休息。送走了大夫之后,他回来笑嘻嘻的指着翻译说道:“这哥们儿要好好介绍一下了,他可不是咱们中国人。这是日本满铁的石原莞尔课长,来山西考察铁路的。我去太原请大夫的时候,正赶上中国翻译请假。没招呢,幸亏有石原主动帮忙。要不然的话你就凶险了……”

  “罗先生客气了,我们都是亚洲人,应该相互帮忙的。”这个叫做石原莞尔的日本人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对着我说道:“我也是罗伯逊医生的病人,那天正巧回诊,看到罗先生满头大汗的说不清楚,我这才帮个小忙。一点微薄之力,您不用挂在心上。”

  听到石原莞尔说到这里,罗四维也跟着笑了一声,随后他开口说道:“说起来石原也不是外人,帅府那个叫菊池的日本顾问你还记得吧?他们俩也是熟人……”他故意的提到了那个叫做菊池武夫的日本顾问,在帅府当差的时候,大帅曾经不止一次的暗示,那个日本顾问不是什么好饼,让我们这些秘书别什么话都和他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偏了偏头。避开了石原莞尔的目光,冲着我使了个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有气无力的说道:“那真是麻烦石原先生了……我有点晕……”

  “沈先生赶紧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石原莞尔冲着我和罗四维微微一点头之后,转身便离开了这节车厢。

  看着这个日本人离开了车厢之后,罗四维冷笑了一声,对着我说道:“这个小鬼子也不是好人,知道哥们儿我是帅府的顾问,就开始一个劲的打听。我们来山西干什么?来了几个人?是不是奉了帅爷的命令来见阎锡山的……你小心着点,估计这一路上他还要过来烦你……”

  我这边刚刚醒过来,罗四维说了这么一大堆有些听不进去。当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老四,倒九仙里面怎么样了?找到我师父和罗海山了?”

  听了我的话,罗老四叹了口气,说道:“别说倒九仙了,整个龙口山都塌了。黄河水把里面淹满了,那里一直传闹水鬼,除了葛家爷们儿没人敢下去查看。我坐船在上面看过了,整个龙口山都没了,就是大罗金仙也逃不出来。哥们儿,节哀吧……”

  听到了罗四维的话,我沉默了起来。当时我是亲眼目睹的,整个地面都塌了下去,后来又灌进去了河水,他和罗海山不可能逃得出来。不管怎么样,吕万年都是我的师父,人虽然抠了一点,对我却没有什么坏心眼。想到这样他就没有了,我心里一阵难过。

  想到了吕万年,突然又想到了他的师弟。当下我抬头对着罗四说道:“那吴老二呢?老四,我记得好像是被他吓晕的。他是诈尸了,还是压根就没死?我刚才好像听到他唱二人转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厢大门再次打开。就见吴老二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怎么?刚刚我去上便所这会功夫,沈炼就醒过来了?外面小日本说他醒了……沈炼,我就说你不是短命鬼。罗老四说是我把你吓晕的,差一点让我给你偿命了……躺着、别起来,好好养着……”

  看着吴老二走到了我的身边,我急忙抓住了他的手臂,说道:“在水里,是你救了我吗?你能救我,我师父呢……”

  “我救你?也可能吧……”吴老二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继续说道:“我迷迷糊糊的好像是救了个人……对,我想起来了,沈炼你好像是脚被石头缝卡住了,我游过去把你的脚掰出来……不是脚?那就是我记错了……反正指定是我救的你,要不就是你救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