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五章 惊吓

第六十五章 惊吓

  惊慌当中我睁开了眼睛,虽然眼前漆黑一片,不过还是能看到身上缠着一个人影。随着他越缠越紧,我已经有些透不过气来。当下只能在水底伸手去掰他的胳膊,没有想到他的手好像铸铁的一样,牢牢勒在我的脖子上……

  我没有掰开这个人的手,却让他勒的更紧了。这时候,憋着的一口气已经到了极限。当下开始在水里挣扎了起来,我越是挣扎,人影缠绕的越紧。没有多久,我的意识开始恍惚起来。虽然还是在挣扎,却越来越无力……

  就在我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亮光。亮光当中有个人影好像条大鱼一样,向着我这边游了过来。之后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我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头顶上的满月和无数的星斗。我竟然从倒九仙里面出来了……

  此时,我半个身子泡在水里,身处在一条小河流的岸边。我是怎么从倒九仙里面出来的,一点都都想不起来了。缓了半天之后,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喘着粗气看了一眼四周。这里静悄悄的,除了流水的声音之外,再听不到其他的什么声音。

  确定了自己不是变成了鬼之后,我张嘴喊道:“有人吗……这里有人吗……”喊了几声也不见有人回答,当下只能咬着牙站了起来。在河边找了一根树枝当作拐棍,顺着这条河的下游走了过去。

  现在我除了身上这件衣服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罗四维又不在身边,只能顺着河岸一直向前走,希望能找到通往客栈的路。

  这次我们四个人下去,就回来我自己,还是稀里糊涂的上了岸,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脱险的。好像是水里来了个人救了我,至于那个人是谁,又是怎么救的,我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晃晃悠悠的走了一阵子之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光亮。等到光亮近了,我才看两辆大卡车,正向着我的位置行驶了过来。

  看着不像是军队和政府的车辆,不管怎么样先拦下来再说。先把我弄回道客栈,再想办法联络罗四维。想到这里,我急忙迎着这辆卡车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摆手,希望车上的司机能捎我一段。

  卡车到了我面前五六米的位置停下,随后一个圆滚滚的大脑袋从驾驶室的车窗里面探了出来。冲着我骂道:“你这个仍不要命咧!着哈急去投胎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副驾驶位置有人大叫了一声:“哥们儿!你怎么出来的……你他么骂谁?我现在就送你去投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这个人抬腿将司机从驾驶室里踹了出来。

  副驾驶这人正是罗四维,一脚将司机踹倒之后,他这才从车上跳了下来。几步跑到了我的面前,看了一眼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我之后,说道:“哥们儿在运城车站没堵到吕万年他们,实在没有办法。这才雇了三十个劳力,想在千斤石下面打个洞救你出来。想不到不用我,你自己出来了……就你自己吗?”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向着我的身后看了几眼。我明白他在找什么,叹了口气,说道:“别找了,你们家祖宗不跟着我一起出来……”随后我三言两语将佛堂里面发生的事情,对着他说了一遍。

  “你说吕万年到了?”罗四维满脸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说怎么堵不着他,你说他和我们家祖宗一起压在墓室里面了……哥们儿,咱哥俩和亲哥俩没什么不同,你可不能蒙你兄弟啊。实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这时候,我虚弱的快要倒下了。当下有气无力的对着罗四维说道:“我也想知道……有意识的时候就在水里面泡着……就在那边——怎么还有一个人漂着……”说到后面的时候,我转身指向刚刚泡在水里的位置。回头的时候,借着大卡车的灯光,看到了河面上还漂着个人……

  刚才我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也没有看见还有第二个人。他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漂浮的样子,八成应该已经死挺了……

  这时候,罗四维他看到了那个河漂子。不过距离这里较远,加上这人的脸在水下,罗老四的眼神也看不清这是谁。当下回身对着后车厢里的几十个人说道:“都下来!谁过去把这河漂子捞上来,哥们儿给一百大洋!”

  此处已经不是龙口山的水域,听到罗四维开价一百大洋。几十个力工什么都顾不得了,齐刷刷的跳进了河里,七手八脚将河漂子从水里打捞了出来。等到将他抬到了我和罗四维面前之后,才看到这个水漂子竟然是应该死在蛇窟里面的吴老二……

  这时候的吴道义脸上看不到一丝血色,看着只是死人才有的灰白脸色。身体被水泡的有些走样,不过开始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还真是吴老二……”罗四维对发现了他的尸体,并不吃惊。古怪的冲我笑了一下之后,又伸手在吴老二脖子上的动脉测量了起来。不过紧接着罗老四的脸色便变得难看了起来,最后冲我摇了摇头,说道:“这次你师叔是真过去了,你说在水里救你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吴老二死了……”看着一动不动的吴道义,我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我现在都不敢肯定在水下最后的记忆是不是真的……在水里怎么可能会有光?我又是怎么从下面出来的——一点都想不起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极度虚弱的我有些恍惚,当下坐在了吴道义尸体的旁边,喘了口粗气之后,正要让罗四维找人搀扶我上车的时候。一低头突然看到吴老二悄无声息的睁开了眼睛……

  我们俩四目相对,他直勾勾的来了一句:“从你寡妇嫂子那里论,你得叫我一声姐夫……”

  死人说话了——虚弱至极的我再也受不住这个,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吴老二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