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往事

返回首页民国盗墓往事 > 第六十三章 化身

第六十三章 化身

  随着“轰隆”一声响,千斤石碎成了数十块。随后一个男人从碎尸堆里面走了出来,正是我那位在罗家火烧藏经阁的师父吕万年。

  走出乱石堆之后,吕万年根本不搭理我。他掐着罗海山的脖子,直接将罗四维这位祖宗逼到了墙角。这时候,我有些厌恶的赵老蔫巴从他身后走了出来。看到了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我,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走过来将我搀扶了起来。

  这时候,罗海山还是一脸惊讶的样子。现在是他最不愿看到的场面,如果自己的身份被揭穿,将会给罗家带来奇耻大辱。虽然脖子被掐住,不过罗海山还是拼命的挣扎。嘴里同时大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想要把我李猪儿怎么样……我是大燕御前李猪儿!”

  “我的确是来找李猪儿的,可惜你不是他……”说话的时候,吕万年的脚尖踢到了罗海山的膝盖。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了出来,子弹都打不死的罗海山顺势跪在了吕老道的面前。

  吕万年看了一眼还在咬牙挣扎的这个人,说道:“罗海山,我以为你早就死了,想不到这么多年是你一直站着李猪儿的活死人墓。”

  听到面前的老道叫出来自己的名字,罗海山好像被雷击中了一样,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这一瞬间,自己努力隐藏的秘密被人知道,他心里翻江倒海一样。最后只剩下一个念头:为什么自己不早点死……

  被赵老蔫巴搀扶着靠在了石壁上,我对着吕万年说道:“我师叔吴——道义死在他的手里,被石窟里面的紫蚺吞噬。估计找不到尸首了……”

  “别提那个色鬼,你没有什么师叔。”吕万年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虽然十几年没有正经见过面,我心里还是对他有些怵头。不过他这么说吴老二,我心里不免对我这师叔有些不值。当下硬着头皮说道:“也别那么说,你不待见吴——师叔,他可没说过你的坏话……”

  这时候,吕万年终于回头看了我一眼,不过他没有回答我的意思。随后转头回来继续对着罗海山说道:“既然李猪儿已经不在了,那就只能着落在你的身上了。把你修炼的功法交出来……”

  “我就是李猪儿,大燕御前李猪儿……是我一刀剖开了安禄山的肚子,就是他阉割了我,变成了这不男不女的怪物……我就是李猪儿,大燕御前李猪儿……”不论吕万年怎么说话,罗海山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现在他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以李猪儿的身份离开这个世界。

  “对,你是大燕御前李猪儿。”看到罗海山变的癫狂起来,吕万年顺着他继续说道:“我就是来找李猪儿的,你是御前本人的话,一定知道他修炼长生不老的功法。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就是罗海山假冒的……”

  这句话直接掐在了七寸上,罗海山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开口说道:“我知道!这是当年我和安禄山一起在仙人墓里面找到的,就在上面一层的宝盒之内……”

  “宝盒……是上面一层据中大殿里面,在六块千斤石之下的宝盒吗?”吕万年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看来我是问错人了,你不是李猪儿,那你是谁呢……”

  “我是李猪儿……是我记错了,功法在这一层罗海山的棺椁里。只是出口被千斤石堵住了,我们不能从这里走,还是要从水路绕到上面,走其他的通道……”现在的罗海山好像刚才的我,在吕万年手下没有一点反抗的手段。现在他只能拖延时间,自己还有机关,运用得当的话,还是有翻盘可能的。

  “不用那么麻烦,我这里有化石散……”吕万年说话的时候,赵老蔫巴已经走到了那块砸死了葛雄的千斤石旁边。他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皮口袋,将里面的粉末小心翼翼撒在了巨石上。随后又逃出来酒壶,将里面的酒水倒在了上面。

  接触到了酒水之后,刚刚洒在上面的粉末便变成了气泡。随后酒水好像硫酸一样的冒烟,还没等我明白过来,水印便不停的蔓延。只是十几分钟的功夫,这块巨石便被浸透。

  这时候,赵老蔫巴拔出来短刀,好像削木头一样的削着巨石。片刻的功夫,这块千斤石被削干净。只剩下面葛雄被砸成肉酱的身体……

  我终于明白吕万年怎么会一拳打穿千斤石了,敢情这大石头已经被药水泡酥了。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罗四维从第二层摔下去那次,地面一碰就碎,应该也是被这种药水浸泡透了。

  吕万年好像没有看到葛雄那一摊身体似的,冲着罗海山说道:“带路吧,李猪儿……”

  刚刚被吕万年踢碎了膝盖,罗海山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看了面前的老道一眼以后,说道:“拿到了功法之后,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吕万年回答道:“你要跟着我一起走,功法有什么看不明白的,还需要你来解答。”此时此地,罗海山已经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结果了。只要面前这个老道不揭穿自己,那就索性以李猪儿的身份离开这里。

  当下,罗海山也不再犹豫,一瘸一拐走到了地道口。时候在赵老蔫巴的搀扶之下,顺着地道爬了下去。下去之后,还不忘提醒头顶上的几个人,说道:“下来的时候各位小心,千万不要去踩左边的沙地。下面埋了毒针,都是紫蚺之毒。中毒无解……”

  这是他刚才返回是开启的机关,只是我们几个人的运气好,谁也没有中招。

  看着我没有力气站起来,吕万年对着赵老蔫巴说道:“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和李猪儿拿了功法之后就回来。”说完之后,吕老道跟着跳下了地道。随后两个人的声音慢慢走远……

  看了一眼留下了陪我的赵老蔫巴,我开口说道:“能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吗?”